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150504



ㄧ、天上掉下來的-1

 

不是餡餅。

 

總之就在我每天運用食指快樂地敲打LOVE LIVE,沒體力的時候就上PTT看一下阿宅們的迷之發言,時間來到4月下旬的某一天。我發現版上有人說螢光棒到貨了,請大家依規定面交云云。為什麼要買螢光棒呢,我記得她們今年在日本的演唱會已於1月的時候結束,這其中必有蹊蹺,嗅出了一絲不尋常味道的我四(認)處(真)調(爬)查(文)之後終於得知了μ's(遊戲中主角們組成的偶像團體,3次元中則由聲優組成)4月底因為Lantis Festival(簡單的說就是動漫歌曲演唱會,但並不是每一首都是ACG的主題曲,也有一些是聲優們自己的單曲,我研究不深,不能確定)要來台灣的消息。

對於都已經想要飛去日本參戰的我一看到有這可以省錢的機會立刻事不宜遲地開始尋票,於此同時赫然發現我PTT帳號上一次寄站內信也是為了求NEWS演唱會的票。天啊這都已經是民國幾年的事情,更可怕的是就連再上一次也是為了求一個不知到什麼展覽的入場券,我的PTT帳號難道就只是為了四處求票而存在的嗎。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立刻發了超多封站內信出去然後整天就心神不寧地在等候回復,最後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當天晚上有一位人超好的阿宅先生回復我,我們愉快地相約隔天面交。

面交當日他八成沒想到我會是個女的,那當下他和他的小伙伴那張錯愕的臉我至今永難忘懷,但反正不管是公是母,我們都是熱愛LL(其實我不太確定)的小伙伴。他熱烈地告訴我他是因為有了更前面的位置才讓票的,我也很興奮地說天啊你會不會太好運了,是一樓嗎!?他囧臉地表示痾其實也沒那麼前面,純粹就是他本來只徵到一張票,但後來他的小伙伴說想跟(我猜就是當天跟他一起來面交的小伙伴,他們之後一定是要去進行阿宅活動真令人羨慕),所以他只好又去徵兩張連號,然後也皇天不負苦心人地求到了,所以他就想把這一張釋出,我嗯嗯嗯地頻頻點頭,兩個人相互勉勵(?)一番之後就分道揚鑣。

雖然我不斷重申阿宅大部分都是非常好的人,而且我跟那位阿宅約在下午五點的忠孝復興站內面交到底會有什麼危險我倒真想知道,但阿母才不管我是在哪裡面交對方又是多好的阿宅在下已經三十好幾到底誰會理我重點是套句阿J的話對阿宅而言只有台上和螢幕裡的那些才是女人,我們這些旁邊的人根本沒有性別之分頂多就是路人和小伙伴的差別而已,她就是堅持要陪我去。等面交完畢走在回家的路上,阿母問我跟對方很熟嗎,我說沒有啊第一次見到,那是PTT上讓票的阿宅我哪可能會認識。

 

「但你們看起來就一副很熱絡的樣子啊!」

「所以我就說了阿宅大部分都是好人嘛!」

 

雖然拿到票了,但是版上螢光棒的團購活動已經結束,我只好自己上網買,然後被那價格給著實地嚇了一大跳,現在想想加你死的演唱會周邊還真是便宜,更何況那螢光棒根本也不是什麼周邊只是人人必備的一把王劍,但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而且我到時候是孤身作戰,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還是應該把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

一直到要去演唱會的前一天,我都還會搞混人物的代表色,而且CALL(歌曲中呼口號的時機和手勢說真我不懂,阿宅為什麼一定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也記不住,但真的有人能把所有CALL都記住嗎,那個人的腦子裡是都裝CALL嗎,如果是那樣的話幹嘛還需要CALL本(把所有CALL集中起來的一本小冊子,阿宅非官方的愛的聚合物),重點是我最後也沒拿到。

 

總之時間來到了演唱會的那一天,開演時間是下午四點,三點就可以進場,阿宅現場備有珍奶只要你敢當眾喊出一個羞羞的口號。我雖然想拿但根本來不及,這都要怪我中午還去健身房,等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都已經兩點半,衝去國際會議廳都已經快要四點。等我衝上四階,剛把背包放下來,拿出水壺,燈就暗了。

事前我一直擔心全場只有我一個女的,阿J還說我可能會被阿宅的音浪晃到撞在地上,但顯然這擔心根本就是多餘到不行。那天有鈴村健一,還有喜多修平,現場大概有1/4是女生。坐在我旁邊的則是一個看起來很冷靜的女孩,但她也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冷靜而已,當音樂響起的時候她整個人像被雷打到一樣地瘋狂。

順提鈴村實在有夠會唱簡直嚇死人,我為什麼一直記得在歌王子的時候感覺還好難道是因為谷山實在太威的關係。另外那位喜多先生,就是唱過夏目和世(界第)一(初戀)某一季主題曲還片尾曲的先生,因為歌手們演唱動畫的歌曲時,螢幕上就會出現動畫的片段,於是當他在唱世一的時候,螢幕上便出現了世一的動畫。現場的男子們都一臉不知所措改由的樣子,讓我好生同情好生尷尬又好生覺得好笑到不行。

雖然我試著很努力地跟著嗨,但我實在年紀大了,重點是中午還激烈運動了一個小時,午餐就只有衝向國際會議廳時硬塞進嘴裡的一個本丸(不是X劍亂舞的那個本丸),而且我突然想到我的螢光棒,買來之後看會亮,就忘記帶著備用電池,演唱會全長四個小時(事後阿母一直說這真是個對阿宅極不友善的時長),μ's又在下半場,我實在很擔心我的體力和螢光棒的電力不能撐到他們上場,所以只要燈一暗我就癱坐在椅子上。大概是有這每一節之間短暫的休養,然後也幸虧我的身體和螢光棒沒有辜負我的期望,等μ's倒數第二個上場的時候,我就忘記所有的疲勞盡情吶喊搖擺尖叫。

因為會場時在太吵的緣故,所以我想就算喊錯CALL也沒人會發現,而且等到他們上場我才想起我忘了帶望遠鏡,看前面的叔叔舉著望遠鏡我只差沒伸手把他搶過來而且我敢打包票就算打起來他也不是我的對手,但能見生人我已經一本滿足,此生無憾接下來只要在去日本參一次,我就心滿意足惹……

 

散場之後,回程路上,都還沒躺上床我就已經疲憊到不行,大概是因為身邊沒有小伙伴支持的關係,孤軍奮戰果然需要更多的力量。這時我就很慶幸當初沒有因為前一場有鈴木達央而連參兩場,否則現在可能就死掉了,不管是身體,還是錢包。

 

二、天上掉下來的-2

 

各種術語有,不懂請無視。

 

不是餡餅。

 

總之年初時,我和M子去了CWT,當天的情況,我已報告過,就不多贅述。刀男1月開服,那一場CWT辦在2月,就已經有人出本,現在想想還真可怕。當時因為我們兩個都沒有玩,所以也只能殘念地離開。之後雖然都會固定公布開放新伺服器,可每次都等我下班回家伺服器就已經爆炸,所以也只能一直在門外觀望,我真的覺得它總有一天會跟艦娘一樣變成要用抽選,簡直太瘋狂。總之四月的伺服器要開時我和M子就嚴陣以待,最後總算平安無事成為嬸嬸。

雖然是嬸嬸,但每個嬸嬸都有不同的宿命,有非洲來的嬸嬸,也有住在歐洲的嬸嬸,在發現登陸信用卡很麻煩還要用樂天帳號轉來轉去之後我就立志不課,我只要有床單就夠了,只要把它練到99級我相信什麼城管什麼減肥都不會是我的對手,雖然我玩到現在根本都沒遇到城管,難道我家這邊是屬於無法可管的地帶嗎。

大概是因為不課金而且本身膚色也比較不白,我真的一直都在當非洲人,但就算都市傳說明確指出騷包女高中生才是著名刀匠我也不會放棄床單,我還是堅持要床單來侍(打)寢(刀),不管它給我打出多少把聖鬥士打到我都懷疑它們是不是有姦情,我還是不放棄。另外都市傳說又說如果想要打出什麼刀最好就出一下相關的作品,但我寫不出來,我都沒看過爺爺他人我哪寫得出來!那就跟明明沒去過阿里山就沒辦法好好描述日出沒去過日月潭就很難解釋茶葉蛋的美味一樣,我哪寫得出來!!!

雖然我很喜歡爺爺,但拿不到就是拿不到,大概床單跟爺爺就是沒緣分,看來我該死心改站別的CP諸如鶴一期,但這兩把我也是一把都沒有講這麼多有什麼用呢!

而且地圖推到後期根本資源不足刀裝狂噴,我又堅持不課,我為什麼要這麼堅持,眼看著WB上一個我很崇拜的大大都果斷課金,我幹嘛不追隨她的腳步,試著用錢來申請歐洲的簽證。可是我就算把刀帳都收集完整又怎樣,永遠都會有新刀,就跟不管怎麼減肥體重都還是會上升一樣。可這都是在自欺欺人,我不但是非洲人,而且還住在比較窮困,無法可管的那一區。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堅持用床單來打刀,還是堅持讓騷包女高中生跟他的腹黑小伙伴一起去遠征,但我漸漸死心了,漸漸覺得可以激起嬸嬸嗜虐心的狸貓也不錯,乾脆圈養一窩起來多的還可以煮來吃。

雖然根據不知道哪來的醫學報導指出,同時使用兩個以上的3C裝置會使人癡呆,但我使用3個應該可以避免這樣的情況。總之就在有一天我一邊滑著手機一邊看著平板的時候騷包女高中生帶著資源回來了,當時接近上床時間,我身心都已經很疲憊,把資源交給床單,我一度想在刀匠轉身時點火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這時候我的平板也打得如火如荼,等告一段落,準備就寢,當我正伸手拿牙間刷的時候順便瞄了一眼筆電,這才赫然發現這次的刀不是一點半而是四點。

 

於是我就得到了爺爺。

 

那一霎那,我的腦中浮現了好多P站和WB上大家在山裡搜尋迷路爺爺的過往,當他開口的時候我又立刻想起其中一則嬸嬸頻頻打斷爺爺的自我介紹然後大喊誰不知道你是三日月宗近的條漫,然後我又想起了中之人說雖然他配了好多遊戲但其實骨子裡是爺爺手機到現在還是智障機的事情。總之我握著牙間刷定格在那裡大概有十分鐘之久,明明心裡想著要按一下保存螢幕可是一伸手卻按了enter

 

然後我的筆電就當機了。

 

果然,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情,一切都是夢,我還是住在非洲,雖然心裡清楚,可是等我的筆電重開完畢之後,我還是飛也似地點進網頁,爺爺還是端坐在那裡。

我總算安下心來,可是在安下心來之後,又開始覺得很不安,那是一種很像把畢生的好運都在這瞬間用光,接下來都會一直倒大楣的那種不安。

因為實在太不安了,所以把爺爺裝滿之後我就立刻去睡覺,可是怎麼都睡不著,只好賴M子。

 

我:「我打出爺爺了!」

M:「(歡呼的兔子)(歡呼的兔子)(歡呼的兔子)」

我:「可是我太害怕了,所以趕快上床睡覺(只是因為時間到了)!」

M:「這種激動我同事都不懂!」

我:「我的激動也只有你懂!」

 

這種感覺誰會懂,這種根本非世俗的價值觀。就像雖然我課金了收集了整本刀帳(重點還不是課了就能收集齊全)可明天一覺醒來還是要報稅,也很像我上次帳號消失雖然沒課但還是很惆悵結果明天還得去上班,也很像上次跟同學吃飯我一邊吃冰淇淋一邊滑珠珠結果被懷孕的同學說你的人生怎麼這麼虛無快找個男人嫁了一樣……

 

一覺醒來,LV1的爺爺還是在那裡,我瞬間又想起了某則LV1的爺爺攻倒床單的條漫……雖然離組成爺爺的男人隊的那一天還很遠,但我還是會繼續努力找男人的(遊戲的意味)。

2015.05.04 |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紀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