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150724


這件事我覺得應該要記錄一下。

 

我家位在一條死巷的末端,是屋齡40年以上的公寓,和後面棟之間的防火巷本來就已經很窄,加上住戶均往外增建,更是近到跳一步就能跳進後面住戶家裏的後陽台的程度(當然因為大家都有裝鐵窗,所以基本上是跳不過去)。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一天,有一隻黑喵忽然出現在我家和後面棟住戶中間,三樓往外張出去的遮雨棚上。

 

順提我家樓下,自從今年一樓新般來兩戶住戶,就忽然多出很多喵。本來我家這邊就有不少野喵,但最近更是多到一不小心就會踩到喵,不經意把目光放到旁邊的汽車或摩托車上,就會看到喵在曬太陽的程度。以前N子讓我看過一幢附喵的公寓的租賃網頁,我還跟她講說我家這條還是附喵的巷子呢。就是這麼多喵,堪比侯硐。

 

從上禮拜五開始我家廚房後面就一直有喵喵聲,喵了一整夜,害我隔天禮拜六完全精神不濟(雖然我合理懷疑有一部份原因是和同事晚上去吃飯,我一時鬼迷心竅喝了平常我絕對不會喝,菜單上強力推薦的鴛鴦奶茶),偏偏又必須很早起床,下午還得跟R子和阿J去看電影。

天知道那天我早上整個就跟死了沒兩樣,即使在捷運上也放著讓所有遊戲都溢體,不管怎麼補眠都還是想睡覺。到了下午更不用提,簡直是拼死撐著在看按沙轎事,二宮氏的聲音真是非常有辨識度,所以說續集會請他出演沙老濕的人類時代嗎?

 

起初我們以為是後棟住戶家裏養喵,但喵喵成這樣都不管未免也太無情了吧?而且禮拜六晚上,那喵還是一直喵,實在受不了的我和母上,終於在禮拜天的時候決定找出真相。結果不找還好,一找就發現我家和後棟中間卡著一隻喵。

 

那是一隻黑色小喵,我猜牠是從五樓頂加和隔壁棟的縫隙中掉下來的,白天大家煮飯的時候,牠就被抽油煙機嚇得狂喵,晚上的時候,就因為肚子餓還是孤單之類的理由悲情地喵。母上想把牠救出來,我也表示贊同,但我純粹是覺得有隻喵死在那裏很晦氣而已,但我媽就真的是母性光輝強烈發射,開始擔心那隻喵擔心到不行。

 

喵從禮拜五喵到現在,幸好中間都沒下雨,R子我把你的饅頭(就是那個起司模樣作物)剝了3個分成6塊丟下去,牠超級捧場立刻就吃掉了。

 

如果三樓遮雨棚下面是實心牆,我就跳下去把喵抓住也可以(不過仔細想想,喵會不會乖乖讓我抓其實是個問題,這完全是個有勇無謀的策略),但是打了電話給三樓阿姨,阿姨說遮雨棚下面沒牆。我可不想為了救喵慷慨赴義。

 

阿姨不多久又打電話上來,問我們說問這個幹嘛,我們就告訴她喵的事情,結果也觸動了阿姨的母性,她一直擔心煮飯排出的油煙會傷害、驚嚇到牠,建議我們立刻找消防隊來處理,但是那時候已經八點,天色相當暗,在兩戶家長的對話中我感受到一種越來越不耐煩的氛圍。後來大家總算達成共識,明天先請一樓身手矯健的水電行老闆上來看一下有沒有計可施。

說也奇怪,不知是否吃了R子特製起司饅頭,小喵體力充沛足以跳出牢籠,總之牠不見了。反正不管牠是怎麼逃脫,總之不在那裏就好,我們也算鬆了一口氣,我家母上也終於不用三天兩頭就要看一下小喵還在不在那個夾縫中活得好好。

 

結果這事還沒完。

 

昨天我媽按對講機,我就開門然後回到房間,結果她一上來打開門就放聲大叫,我以為發生了性騷擾。結果衝出來一看,發現有一隻喵如箭從門口用光速射進來,如同一道黑影瞬間殺進廚房。那一霎那,只聽得廚房乒拎乓啷摔鍋砸碗聲不絕於耳。

我媽放下手裏的炒麵,我抄起陽台的掃把,兩人一起衝進廚房,結果連個屁都沒看到。因為我家廚房東西太多,根本找不到喵。

把所有東西都挪開,就看見喵龜縮在瓦斯爐旁,我立刻拿掃把揮了牠一下,牠狂喵一聲再度如光射出,一路撞上我家廚房門,然後順著逃生路線衝出我家門。

 

「喔,媽,你怎麼沒把大門打開啦。」

這下好了,喵變成卡在陽台了,牠在外面淒厲的不知道在哭喊什麼,但這麼一搞我們簡直身心俱疲,既然是喵,應該有從4樓回到地面或任何地方的本領吧,總之別在家裏就好。

「說到底還不都怪你,開樓下的門就好,為什麼要連陽台的門都一起打開,妳就等我按門鈴再開門會怎樣?喵走路無聲無息,我怎麼會知道牠一直跟在我後面。」

 

怪東怪西怪來怪去都沒用,真要怪就該怪那些要餵野喵,又不肯養在自己家的混蛋。現在好了,喵跑進整條巷子對牠們最無感的一戶人家裏了,存心找碴。

 

這事居然還沒完。

 

我昨天頭痛欲裂,10點多就上床,隔天凌晨1點多的時候,突然聽到客廳傳來東西砸碎的聲音(順提,我家客廳東西也多到要死,要是我再胖十公斤就沒路可走了),但我睏死了,根本懶得理。不多久客廳燈光大亮,母上殺氣騰騰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昨晚睡前,她就說隱約還有聽到喵聲,我那時太累,就說應該是陽台那隻或者妳神經過敏,爬上床就呼呼大睡。

 

結果,客廳沙發底下居然真的還有一隻。

 

這下好了,三更半夜我們就在那裡挪東西,搬沙發。是說喵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生物,旁邊動靜已經這麼大,牠們居然還能以不變應萬變,繼續龜縮在一角。

等東西全部挪開,牠心知大勢已去,再度如箭射出。速度太快,我也搞不清楚到底跟廚房那隻是不是同一隻,又到底跟卡在兩棟樓中間的那一隻是不是同一隻,我管牠是哪一隻,我睏死了,頭又好痛,整個就是很不爽。

喵如光箭,企圖衝向我房間,我都快煩死,只想請牠滾蛋,便如河東獅般朝牠怒吼,牠一愣,撒開四腿狂奔,先是猛撞上鋼琴,接著又大唧地一聲衝向陽台。

 

「喔媽,妳為什麼又沒開大門……」

 

不過陽台本來那隻喵跑到樓下了,現在牠們樓上會同樓下,在那裡大合唱。

母上更是怒不可遏,她拿著掃帚和抹布,氣呼呼地開始掃客廳,我又累又睏,消耗過度,立刻又飄回床上去。

 

早上醒來,完全沒有睡到的感覺,頭痛欲裂,渾身虛脫,但我家母上更是徹夜未眠,她頂著兩個黑眼圈,坐在客廳裏,把我嚇得醒了八成。

 

「我整個晚上都覺得,好像還有聽到喵的聲音,根本就睡不著。」

「……結果後來陽台那隻喵呢?」

 

以下是母上的補述。

 

後來喵跑到陽台,但已經氣壞了的母上怎麼容得下陽台上有一隻喵,就像容不下眼中有一粒砂。她拿出香茅油,朝牠躲的地方噴了兩下,然後抓起掃帚一揮。

這一揮把牠揮到了三樓的遮雨棚。這時,一樓再度出現一大一小兩隻喵,牠們望著上面,面露驚惶,開始喵,三樓喵也喵,霎時大喵小喵落全巷,總之就是喵喵喵。

 

這時,一樓大喵狂喵一聲,似是已不耐煩,牠令小喵壯起膽子,表現出牠的LP,然後就見那隻喵,像阿兵哥一樣,順著貼在牆上的竿子(水管),一寸一寸往下滑。

 

當靠近一樓的時候,那喵就猛地一跳,和大喵與小喵會合了。

三喵在一樓停了一會兒,似是驚魂未定,不多久,才在月色下(其實我不太確定昨天晚上有沒有月亮)悠然離去。

 

廚房那隻和客廳那隻都有和我對上眼,算是可愛的喵,但休想叫我養。

 

「我真的受夠了。」我恨恨地說,硬是擠一大坨牙膏出來。

「我下午要請假,我睏死了。」母上悠悠地說。

 

「我也睏死了,那我也要請假,回家睡搞搞。」


2015.07.24 |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