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160923


我會言簡意賅的!

 

掐指一算我和N子也有五十年沒見面(是有幾根指頭)。

說起來真不可思議,當初串聯起我們的事物如今都不在了(其實還是有些殘渣剩下,但真的,只是殘渣),我們各自也找到了下一個幸福的歸宿,但還一直有在保持聯絡真的好神奇,這種細水長流的友情真是令人動容,忍不住要潸然淚下,奇怪惹明明說好要言簡意賅,為什麼又不小心講了這許多廢話。反正這是要回應N子敲碗的文章,她就是很喜歡這樣囉嗦的在下(人家沒有說),那我就適當地囉唆下去好惹。

總之就在我們逢年過節經常各種邀約但都只是嘴砲,說要去吃高老師牛肉麵結果我也沒去她也沒繼續講,正所謂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所謂的朋友也不是說一定要每天見面才是朋友,每天見面的那種東西叫作同事,好像也不對周休二日我也沒見到同事,而且同事也不是東西,天阿要什麼時候才能說到重點。好總之我就和N子約好要趁中秋連假去喝下午茶,她也不曉得怎麼找的找到了一家開在北投的咖啡店。全台灣有多少咖啡店就算不把範圍擴及台灣台北少說就有上萬家(不太確定),但卻偏偏找到北投去,這是為什麼呢?母上也感到很疑惑,她直覺認為我倆是要去抓寶。

順提之前北投公園腦餒滾滾的時候,母上曾經發下豪語倘若我也成為那群追著快龍跑的喪屍其中一枚她就要跟我斷絕母女關係云云所以我雖然很想要快龍但也只好忍耐,再順提昨天我和兩位M子一起去林森北路吃飯時,店員告訴我們昨天店門口出現了快龍,那一個當口全體店員迅速拋下手邊工作衝出去抓快龍,我問快龍,不是,我問店員說什麼鬼阿你們怎麼可以拋棄工作呢這樣用餐的客人怎麼辦,結果店員說客人都跑出去惹哪需要服務,話是這樣說的嗎我真搞不懂現在的90後,雖然如果是我可能也會丟下工作跑出去抓一下快龍就是惹。總之昨天那頓飯吃得我們弎如坐針氈,無法專心吃飯只想看快龍出來了沒,當然這是補充資訊,快龍它最後也沒出現,我們只看到了店員昨天抓到的CP兩千多的超強快龍,好令人嫉妒好想把店員的手機砸碎。

回到正題,就不能來個誰拿一把尺來讓我好好走在直線上不要一直拐到其它地方去嗎這樣要寫幾千字才寫得完,明明那天的行程就很普通!好總之反正我們就約了禮拜天要去喝下午茶。禮拜天真是約得呱呱叫,因為中秋節一堆颱風只有禮拜天很安靜。雖然禮拜六其實也沒啥風雨,但我看氣象局怎麼好像也沒被罵得很慘……好總之我們就是在禮拜天的時候去喝下午茶惹!

 

儘管五十年未見,我們居然依舊超有默契搭了同一班捷運,在月台上相遇的那一瞬間我心想天啊好激動ㄛ這種歡喜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我明明連N子的本名都不知道卻還這麼ドキドキわくわく,這不是愛,那什麼才是愛呢!但我太想尿尿了,所以第一時間只想拉著她直奔廁所,在無事一身輕後,我們往咖啡店邁進。

咖啡店相當文青,屬於我家母上說的那種蛤這種店怎麼可能有人會光臨明明就沒有義大利麵套餐阿這樣怎麼吃得飽呢的那種文青極了的咖啡店,到店時感覺人少少的,點了感覺滿好吃的貴蛋糕和貴紅茶之後我們聊了起來。

在不相見的這五十年間,許多事情都發生變化,我終於拿到畢業證書而N子的感情人生也不太平靜地持續開展,當然N子的戀愛史非常值得大書特書,但因為當下我發了毒誓而且這遊記大概也只有她會看所以我就不要多說惹。在我身邊沒男人的這一百年間,我想大家已經習慣我對時間的誇飾,我就不需要再多作解釋。總之這一百年間,我不只身邊沒男人,甚至連聽聞戀愛巴哪喜的機會都少之又少,我上一次跟朋友徹夜暢談戀愛故事已經是五千年前的往事惹……好吧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和朋友徹夜暢談戀愛巴哪喜的經驗,因為我超過12點就會自動倒地不起,根本無法和任何人徹夜暢談任何事情。總之N子的戀愛故事聽得我嘖嘖稱奇,感覺好像在三小時內看完了粉味人生。順提這個粉味人生是我家母上看了乾為人生之後說怎麼乾為都不見了,根本就不是乾為人生,而是粉味人生阿,我覺得好有道理,結果也跟著看起了粉味人生,怎麼會這樣,我的人生是怎麼了,粉味人生看一集跟看一百集都是一樣沒內容阿!

但我覺得N子很了不起,她的人生經驗好豐富,整個波濤起伏波瀾壯闊,瞑目的時候心裡一定會感覺很充實,而我瞑目的時候眼前只會出現一台計算機,告訴我這輩子總共氪了多少金,要我下輩子當女工好好懺悔。總之就在聽完了很多的戀愛巴哪喜我也貢獻了我的陳年老巴哪喜,然後在心裡盤算要把N子的故事套用到下一個文裡,然後因為講起工作的事情不知怎的血壓上來活力下降忽然感到好生疲倦,時間也來到傍晚。我們相偕離開了不知何時人忽然變得好多的文青咖啡廳。

 

我倆走向新北投捷運站,也就是那傳說中的喪屍勝地,當看到感覺和新聞畫面很像的斜坡時,我感覺自己像被打了一針禁藥一樣整個活起來。

 

「這就是為有源頭活水來的感覺!」

「你能恢復精神真是太好惹!」

 

好興奮喔怎麼回事。說起來那部喪屍電影,就是那部傳說中的喪屍電影,主角逃得好累最後還變成那樣,說到底把襯衫脫掉蓋到喪屍大叔頭上他不就不會動了把拔不也就不會被咬了嗎,但那時候那麼溫情誰想得到這件事,我猜導演應該有想到但為了各種大人的理由不能那樣阿,而且我確實也哭了,不只我整個電影院大家都在開衛生紙。要不是中秋節烤肉那天表哥說起了正確的脫襯衫方式我才恍然大悟,對阿為什麼?我的眼淚又白流了嗎?人的一生到底必須流掉多少白流的眼淚呢?但在三十年後的今天,至少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對哀斗所有能流的眼淚已經在這十年內流光了,從今以後我不會再為哀斗哭泣惹。奇怪惹剛剛不是在講新北投嗎!

 

總之我和N子在兩千字的廢話之後終於來到了新北投。新北投真不愧是新北投,就和傳說中一樣是個新北投,也和我大概七年前來過的新北投一樣已經不是那個新北投。確實七年可以改變很多事,但我想就連新北投本身也沒想到它會變成這個樣子。

總之新北投它就是個到處都在飄花的仙境,但這仙境裡的每個人都像喪屍。為什麼這些人都不回家呢?大家在等待什麼呢?快龍嗎?說起來那天噗浪上有人發了一條噗:「我家已經第五次出現快龍了,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嗎?」當然奇怪阿,噗主居心不良,就是想要人家誇獎噗主家比新北投還要厲害,因為大部分人的家裡只會出現可達鴨或者綠毛蟲之類的東西,噗主這樣秀真是不應該,她最好不要洩漏她家的地址然後被發現其實根本就住在北投公園裡。總之我和N子沿著已經不是當年的新北投了的新北投的人行道,沿著許多已經不是家鶴屋也已經不是圖書館的地方走了一圈,一路上遇到了好多可達鴨,大家到新北投是來抓快龍和卡比獸的,但人生中充滿可達鴨的人即使到了新北投也只會遇到可達鴨,最後我只抓了一隻伊布就離開了傳說中的新北投回家吃水餃,被N子說我簡直不懂出來浪的真諦,出來浪就是要浪一整天吃三餐阿,這話說得也沒錯但我想回家吃水餃阿,在外面浪三餐要錢,回家吃水餃不要阿。

總之愉快的聚會就這樣結束,下次見面又要是五百年後,希望我們的人生都能開花結果,遠離可達鴨,走向快龍的新境地。結果一點都沒有言簡意賅太令人失望惹。

 

補遺:

在咖啡店時,不知怎地說起了哀鳳的話題,最開始我說之前跟L子去看喪屍列車L子說最初的喪屍出現在惡靈古飽時移動的速度相當緩慢,因為喪屍們的關節都跟空姐一樣頂叩叩,很顯然喪屍列車的喪屍們是進化過的,但說到底喪屍列車裡的喪屍和惡靈古飽裡的喪屍到底是不是系出同源彼此之間又是不是有什麼因果關係呢?雖然放諸四海誰都知道生物的祖先全部都是藍綠藻,但這難道不是又說得太遠去了嗎?總之我說如果我在那班列車上一定會立刻衝上去給喪屍咬,跑來跑去太累了阿,而且親朋好友都變喪屍了我還當個活人要幹什麼呢,然後不知怎地話題就跳到如果有天我被截肢(這中間到底經歷了怎樣的跳躍),還能不能使用哀鳳並氪金這件事。

 

「如果只要有皮膚就能觸控。」

「那麼手腳以外的地方一定也可以!」

「腳趾絕對沒問題。」

「那鼻子呢!」

「鼻子!」

 

我當下立刻試了,我們是多麼有實驗精神的二人組。

 

「可以ㄟ!只是因為距離太近,眼睛看不見不知道自己按到什麼!但總之很順利的打開了算帳的APP!」

「那舌頭呢!」

「舌頭算皮膚嗎!?」

「舌頭上面的不是皮膚的話,那不然是什麼呢!它就是比較潮濕的皮膚阿!」

「快點試試看!」

「怎麼可能在外面試試看!」

 

北投分局就在附近阿!因為舔螢幕的神秘舉動而被抓去北投分局這樣可以嗎?而且剛剛經過的時候還看到了SNG車阿!北投分局的轄區是又發生了什麼事嗎?大家是嫌他們忙著維持抓寶交通還不夠忙嗎!?

 

……總之回家之後我試了。

 

「可以ㄟ!!!」

「真的假的!!!」

「比鼻子還好用,因為可以看得清楚自己在幹嘛!只是說螢幕變得溼答答的!」

「真的假的!!!!!!!!!」

 

END


2016.09.23 |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紀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