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170301


 

時隔一年,我終於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那悲慘的命運,靜下心來,看看照片,旅行的回憶果然很快樂,只是,看著照片中,那個穿著已經再也不會回來的洋裝的我,心兒依舊悠悠痛了起來。

 

結果L子居然把那張照片做成了明信片!還送給我!

 

20160524

 

我和L子相約去日本。本來安排京阪四天行,後來發現這樣太趕,乾脆把行程定在京都。L子說她想住一次膠囊旅館看看,我說我也想耶好巧,於是我們真的訂了膠囊。說真的我寫過那麼多次京都如何如何怎樣怎樣,實際上卻壓根沒去過,懷抱著莫名的憧憬以及即將巡禮刀刀神社的雀躍,我們即將啟程。

 

L子是去散心的,她就是個傻呼呼沒懸念但對行程規劃精準到分的女人(XGG是不是精準到秒我是不記得,但他們倆確實有著相似的成分)。只去四天居然還作了GUIDE BOOK,看著那本精美到有如官方印製的印刷品,明明L子完全不會講日文,我卻覺得她好值得依靠。

本來行程裡沒有北野天滿宮,結果臨行前一查才發現那邊正在展出阿尼甲,於是我在很臨時的情況下要求加入景點,要知道這對把行程規劃精準到分的女人來說是非常欠打的行為,但L子脾氣很好,她第一反應只是蛤了一聲,就又開始重新規劃行程並更新GUIDE BOOK……(這又不禁讓我想起,聽說XGG對朋友也是很好,去旅行還會燒照片光碟給大家……)

 

總之我們出發了,在一切都交給L子的情況下,凌晨時分前往機場,搭乘那五點多起飛的飛機。

 

這趟旅遊,從出門開始,一切就非常不順利,我在行前重感冒,一路狂咳不止。因為旅途剛好撞在生理期間,為免小紅沒事來插一腳,於是我在行前便開始吃調整經期的藥,並且那藥必須連在日本也服用,豈料我卻忘了帶。

但我忘了帶的東西還不僅於此。本來想帶去神社的爺爺、哥哥還有老師黏土人,還有另外時隔1年我已忘光的其餘物品,加上熬夜使得我身心俱疲,在客運站我兩發誓,以後絕對不坐那種時間的飛機,年過三十的女人,已經無法再搭乘起飛時間超不友善也沒有說多廉價的航空了。

 

掛完行李我兩入關,候機室整個沒人,空蕩蕩到可以跑百米,只有我兩登機箱的滾輪聲,我實在太睏,不知不覺整個橫躺在候機椅上,後來陸續前來的旅客們也全都如法炮製,就在我陷入彌留狀態時,總算要登機了。

在飛機上的事情印象好淡薄,因為整個人呈現離魂的狀態,就在這個期間到了關西機場,然後被L子牽著,搖搖晃晃走向火車站,搖搖晃晃地抵達京都車站。車站前面的公車站牌超琳瑯滿目,一點都不輸給臺北火車站(在拿什麼比雞腿[說這什麼崇洋媚外的話!])。

明明不會講日文的L子意志超堅定地走向了某一支站牌,她怎麼會這麼值得信賴,我可以娶她嗎?當然她會不會嫁給我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總之我又迷迷糊糊被L子牽上車,等我開始有意識,人已經站在旅館前面了。

 

旅館很樸素,但沒有網站上看起來乾淨,不過櫃台人員英文超溜,而且完全沒有腔,但不管有腔沒腔總之我是聽無。於是我又交給了L子,整個人站在玄關放空,然而就在我看向櫃台時,發現L子正用求救的眼神看著我。

 

我超驚慌的:「別開玩笑惹,她說英文ㄟ,我哪聽得懂!」

L子:「妳用日文跟她講啦!」

 

對喔,都忘了有日文這語言,總之切換聲道之後情況稍微好一點了,但也沒好到哪去,拿到鑰匙還是一頭霧水,回頭還發現L子正用星星眼看著我。

 

L子:「剛剛那一瞬間,我覺得你好了不起!」

我:「其實並沒有那麼了不起!」

L子:「你完全可以跟她溝通ㄟ!」

我:「我根本沒有在跟她溝通,只是在假裝聽得懂而已,你也可以辦到!」

L子:「真的嗎!?」

 

總之順利CHECK IN。房間就是膠囊一枚,但還蠻寬的,躺著可以一字馬,雖然我是沒辦法一字馬,但網路上有部落客作過親身示範。大件行李統一在櫃台前保管,小件行李有私人櫃可以鎖起來。

把東西放好,我們準備去吃早午餐,L子說要去進進堂吃麵包吃到飽,於是我們前往距離旅館走路十分鐘左右的進進堂,中途看見一家全都在賣色情書刊的信長書店,我覺得信長大大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會很傷心。

不過走了三十分鐘還沒到進進堂,姑溝妹普卻說還要再走三十分才會到,一查發現我們導錯間,本來要去進進堂A,現在卻正走往進進堂B,進進堂B又沒有麵包吃到飽,而且從現地點走回去,居然要一個小時,我立刻賴在地上不走,磨蹭翻滾哭鬧,這時公車來了,L子只好拉著我跳上去。

 

進進堂A好棒,麵包好多,雖然我完全聽不懂店員在介紹什麼,但是麵包好美味,顧客都是跟我媽年紀相仿的歐巴桑和大姊,好優雅,但如果是我媽坐在這邊,她一定會說同樣的錢她寧可去吃十碗今封滷肉飯或者是米苔目之類。

 

吃了幾枚麵包之後L子說該啟程了,因為粟田神社有點遠。於是我們匆匆前往公車站牌。說真的這是我來日本這麼多次第一次搭市內公車,他們的公車超便利四通八達,就是車資有些許的昂貴。一路搭到平安神宮前,巨大的紅色鳥居就在眼前,但很不好意思粟田神社在反方向,於是我們只好站在那裡欣賞了一下美景拍個幾張到此一遊的照片之後就匆匆走人。這次的行程就是這麼回事。除了北野天滿宮以外刀刀神社都建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粟田在社區、豐國在美術館旁邊、建勳在山上、藤森在路邊,但即使這樣L子還是好HIGH,她人怎麼好成這樣,跑這種阿宅行程還這麼投入,這就是熟女的包容力嗎?

 

走向辜溝妹普指稱粟田神社應該在的位置,但那附近全都是住家,根本不像有廟(神社),就在這時,一個莫名其妙感覺很像是別人家的停車場的對面,忽然出現了粟田神社的鳥居,要拍正門的時候,旁邊還噌的開出一台車來。可是即使那樣我還是好興奮,還拼命跟L子解釋我興奮的點在哪裡,然後又想起TMD我忘記帶黏土人一起回老家。太難過了,太傷心了,不過在看到鍛冶神社之後我的心情又變好了,雖然它真的有夠小,彷彿媳婦在夫家的房間一樣小不忍睹。是說那邊的繪馬全都畫著豐臣組,超級有愛,雖然很有愛但我總是忍不住想著粟田家的列祖列宗見了這般景況不知做何感想。而且之後去了其他神社,發現這麼大刺刺的痛繪馬是粟田神社的專屬。

在粟田買了京都御朱印咩估理手冊,寫了朱印,在據稱是粟田燒發祥地的神社附近買了一盒粟田燒,我們衝往豐國,結果它關店惹(參拜時間結束),只好隔天趕早。接著我們又速速搭上公車,回到市區,前往某個我忘了名字,裡面有虎穴、安麗美特和一堆藥妝店的市場。就在我大肆搜刮同人誌的時候,L子便在我身後溫柔見守著我,L子大肆採購藥品時,我則在後面溫柔地見守著她,花了一筆驚人大錢之後,我們稀哩呼嚕地幹掉一碗拉麵,經過坂本龍馬被暗殺的近江屋,走回飯店。

是說京都真的三步一神社五步一古蹟,這裡那裡全都是歷史上有記載的地點,明明在一條超現代的街道上,走沒幾步卻又突然冒一間神社出來。

 

回到旅館洗了個澡,在橢圓形的膠囊中,我立馬呼呼睡去。

 

20160525

 

隔天我們在一個我忘了名字好像有星(經查為星乃珈琲店)這個字的咖啡店吃早餐,鬆餅好美味我明明如此討厭早上吃甜食但它的鬆餅實在太好吃惹!

早上的豐國神社散發著靜謐的氣息,雖然因為我們睡過頭到的時候其實已經中午,那個時候骨喰正在出差,所以即使進了寶物庫也只能看到它的寫真。我們走往好像是七条又好像不是的地鐵站,準備去藤森神社。

 

藤森也不惶多讓,整個就是位在住宅區,在跟我家附近沒兩樣的街上走著,買了一串有夠甜的三色團子,忽然藤森它就出現在路邊了。

藤森本來就以保佑賭馬運勢與男性雄風聞名,如今又有老師加持更是不同凡響,詢問處裡全都是老師的周邊,而且還有賣腰痛御守,雖然這腰痛御守我自己也很需要,但最後還是給了サクヤさん

 

稍微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補充了一點水分我們前往火車沿線上的伏見稻荷神社,那裡有很有名的烏龍麵,但我們莫名沒有很餓,就想說參拜出來再吃。

伏見稻荷真不愧是伏見稻荷,日本人根本沒看到幾個全部都是歪國人,這裡也是歪國人那裡也是歪國人,除了神主和神官以外我看大家都是歪國人,連導覽也有中文的,標示也有中文的,店員也會說中文,實在太厲害惹,就像九份老街的店員一樣厲害。這讓我想起有一次在北車附近某飯店的禮品店前等我家母上上廁所,禮品店內有好多神奇的產品,專門賣給觀光客的外面都妹有,正在那裡品頭論足時年約五旬的店員阿姨忽然走出,開始雞哩咕嚕和我說日文,溜到一個不行,我呃了一聲說哇喜歹玩狼餒。為了做生意叔伯阿姨的學習能力都會被激發這點不管古今中外大概都一樣。

 

走過千本鳥居又走回來,寫了朱印帳。是說千本鳥居真的超威,但我貧乏的語言無法具體描述它的威度,總之就是很威,走在裡面覺得有種超級莊嚴超級神秘超級不會講的感受,雖然旁邊的觀光客實在是有夠吵的。

參拜完回到街上,在路邊的名產店買土產,吃了一個現烤仙貝,還看到好多模造刀,清光和主命美得不可方物,雖然是模造刀但真的超標緻。說真的如果有哥哥或被被我真的會扛一把回家(結果沒有)。

逛完準備來去吃麵的時候,發現麵店全都關起來惹!才四點半ㄟ!可是麵店全部關起來惹!這時候就覺得台北真是個超讚的不夜城,半夜兩點也有滷肉飯可以食用,絕對不會讓人飲恨。這時我們偏偏又很飢腸轆轆,加上一整天的疲勞累積,肚子咕嚕咕嚕叫個不停。出地鐵站沿路有很多懷石料理店,但是看到價格之後我們直接衝進了百貨公司特價時段的地下街,我狂吃炸蝦便當,又在L子「你都沒吃青菜」的告誡下喝了一大杯青菜汁,吃飽之後在飯店附近晃了兩圈,看了一下大森吹風機的價錢,結果發現比在亞戶買也沒便宜多少。

 

20160526

 

隔天我們起了個大早,在某台灣也有的連鎖咖啡店吃過早餐,準備來去晴明神社,在要去坐公車的路上路過本能寺,就進去看了信長大大展。雖然本能寺現址已經不是本能寺之變時的原址,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是覺得有點神神秘秘緊張兮兮。

本能寺的朱印超威的,是說我詞彙怎麼這麼貧乏,我對不起修辭老師(並沒上過修辭學),但除了超威我真的無話可說,就是感覺被各路諸佛保佑,一輩子都會很平安的那種御朱印。

在漫長的找路和等待之後公車終於來了,我們抵達晴明神社,旁邊是洗車廠還修車廠,該說對這種地理配置是已經習慣了還是麻木了,總之我們若無其事地走過一条戾橋,進到神社裡面。晴明神社很迷你,網路上怎麼能把它拍得那麼大間,至此我的朱印帳即將集完,於是買了一本傳說中的五芒星,拿在手裡,立覺很威,我們心滿意足地離開了晴明神社,準備前往天滿宮。途中經過了一間OK OK在臺灣一點都不OK,但在日本還蠻OK的,商品非常齊全。

 

北野天滿宮本地人就很多,而且那天超多校外教學的學生,但進寶物殿的人卻沒幾個。是說阿尼甲超美的,令人目不轉睛、目不暇給、目不能直視(請直視),它真的太美逆,那刃文,那刀反,那切先!就在我喃喃自語像個痴漢般讚嘆兼講解的時候,忽然有一個阿姨朝我快步走來!

 

阿姨:「你有拍照嗎!?」

我:「對不起!」

 

我整個不知道自己幹嘛道歉。我記得門口明明就有寫可以拍照,旁邊的歪國人大叔還拿火箭筒在拍,可是我就是很沒用,就是一被質疑就想毀戲類!

 

阿姨:「多拍一點!」

我:「蛤?」

阿姨:「你很喜歡吧!?」

我:「喜歡得不得了!(激動得噴口水)」

阿姨:「我看得出來!那就多拍一點喔!」

我:「……感激不盡!」

 

於是我真的拍了很多從各種角度前後左右上下東西南北四五十度角全方位拍攝了阿尼甲,欣賞了它的伙伴們,最後踏著快樂步地離去。

 

在前往建勳神社的路上,我們應該有吃東西,但吃了啥我全無記憶,可能要翻翻收據。用菇溝妹普抵達建勳神社的門口,但那個地方怎麼看都不對勁。

 

我:「這裡完全不是建勳神社啊L子!」那是一個幼稚園,超吵的。

L子:「對啊好奇怪喔!(轉動手機)」

 

說也奇怪人就是這樣,明明下車的時候在對面巷口就看見了建勳神社的招牌,卻還是寧可相信辜溝妹普的導航,人家就說在對面了,牌子上也寫著了,為什麼都講不聽;或者人家網路上就寫營業時間了,又偏偏要打電話去騷擾一下才安心,這到底是什麼心態?我怎麼變得這麼顧人怨?總之和正在溜狗的阿婆與正在洗車的阿公打聽之後,確認是在對面無誤,我們就立馬衝過馬路,直奔建勳神社。

 

建勳神社在一個仰之彌高(不是這樣用)的地方。

 

L子:「這是要爬上去的概念嗎?」

我:「必須爬上去的L子。」

L子:「這有點高啊。」

我:「必須爬上去的L子!」

L子:「唉唷。」

 

L子那當下心裡是否在想我真TMD是捨命陪傻宅呀我是不太清楚,總之我立刻一馬當先的衝了,平常很虛的宅宅一但為了愛就可以奮不顧身分泌出一堆沒必要的腎上腺素,迅速登頂後,回頭一看L子正在爬山爬得喘吁吁,我趁她不注意時,為她的喘吁吁模樣拍攝了寫真。不過登頂是有價值的,一覽眾山小,建勳的高處使它能將附近景色盡收眼底,至此我的京都朱印咩估裡來到終點,感覺年紀非常大的神主大大收下了我的集點卡。

 

「這是最後一站了呢。」爺爺說。

「對啊。」

「恭喜你啊。」接著對我說了恭喜。

 

好溫情喔怎麼回事,這趟京都御朱印咩估里雖然趕來趕去疲於奔命,但最後一站是建勳真是太好惹。

 

 

離開建勳之後,因為還有一點時間,我們順路去了金閣寺。

 

金閣寺人超多的,本地人和外國人一半一半,入口處的抹茶店隊伍排得好長,每個人都在買霜淇淋。店員超不耐煩的特別是應該是歹玩工讀生的那一位,但因為某國同胞實在太愛插隊,那位歹玩狼就超不客氣的責罵他們,當然我內心並沒有覺得很痛快,一點都沒有。

是說金閣寺的入場卷超威的,我又詞窮了,但除了威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講,請大家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金閣寺啊!那棟金光閃閃的建築物真的很值得一看啊!天氣好的時候那就是浮光躍金靜影沉璧啊!神官大叔的朱印也寫得雄渾豪邁充滿氣勢啊!但因為金閣寺要寫朱印的人很多,所以他們有兩個人在寫,L子是給一位巫女姊姊寫的。

 

L子:「我也想要一個大叔寫的。」

我:「再排一次應該就可以了吧?」

L子:「但是同一個朱印可以寫兩次嗎?」

我:「我也不知道,有規定不行嗎?」

 

到底行還是不行呢?應該上網估狗一下的,但就在遲遲疑疑的過程中隊伍越排越長了,於是我們就不知不覺走到了出口。

 

今天的參觀行程很充實,但肚子好飢餓,於是我們去了王樣的餃子店,我立馬點了那餃子加拉麵加炒飯的碳水化合物套餐,L子說,你不可能吃得完!但我就是吃完了,吃得飽吱吱!

 

最後一天我們換了飯店,是說最近都流行這樣嗎?L子說飯店離機場比較近,而且還有溫泉!

飯店的房間像個壁櫥,住客彷彿化身小叮噹(透露年紀),但是配備一應俱全還有電視。興致勃勃準備去泡溫泉時赫然發現生理期君她來了!

晚上整理行李時,我不知道卡到什麼陰,把換洗的衣服全都移到手提袋,空出背包的空間,到底空出來要幹嘛用,我自己也不知道。

 

20160527

 

隔天醒來,洗漱完畢,扛著行李,我又迷迷糊糊地跟著L子前往火車站,搭上往機場的電車,在要入關的時候,我發現。

 

我的手提袋不見了。

 

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醒了,是在哪裡掉的呢?上電車的時候應該就沒有了,那就是公車上、公車站或飯店,我立馬開始打電話,日文瞬間變得超溜,那個時候如果去考一級一定一次就會通過(放屁),從公車總站、飯店、到警察局,但總之就是沒有,而我又必須要登機,立馬要回歹完,我真的快哭了,雖然幸好我把同人誌們放在行李箱裡,買的東西其實都還在就是丟掉衣服,但衣服是我很喜歡的衣服重點是一想到回家會死得有多慘我就覺得頭皮發麻。

本來想說在機場買點東西給同事吃這下看來也不用了,根本就沒那個心情,回程我整個人都很麻木但在飛機上看了搞笑片還是嘿嘿嘿地無恥地笑了,當然回家之後我被修理得有多慘那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後來我發現少了一盒黏土人,喔對ㄟ我那天晚上把黏土人也移過去了起哭秀,於是我立刻上網標了一枚,然後又自暴自棄地買了一堆同人誌,花了比旅費多整整兩倍的錢,但受傷的心靈依然沒有受到洗滌,大約有半年的時間我對旅行的事情毫無印象,只記得丟了行李。但這樣是不公平的,對在機場一直跟我道歉說沒有幫我注意到的L子不公平、對刀刀神社不公平、對我的初次京都行也不公平,所以我還是應該把遊記寫出來,雖然以結局論這趟旅行就是部血淚史,但我很快樂,我快樂過!於是L子約我年底再去旅行我立馬就答應了!

 

L子:「真的假的,你真的要跟我在下大雪的時候去搭臥鋪?我以為這種神經病的行程只要是正常人誰都不會答應的!」

我:「哪會啊!你是在說我不是正常人嗎?你約我我當然會答應啊!我早就想睡睡看臥鋪了!這種下著大雪的季節,坐在臥鋪上,今甜一不是有出現過類似的情節嗎!」

L子:「你說的是魔術列車殺人事件吧!」

 

L子好強喔,我還在翻漫畫,她就已經講出篇名了!

 

我:「而且這次我會跟去京都的時候一樣,背個背包,拖個行李箱,再拿著一個手提袋!」

L子:「啊你直接帶著三十吋的行李箱就好了嘛!堅持什麼!」

 

我:「你不懂啦!!!從哪裡失敗,就要從哪裡站起來!

 

END!

2017.03.01 |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紀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