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ASA]SWEET SWEET HONEY

20100530 完結


  相葉轉動鑰匙,卻發現門是反鎖著的,便抬手摁了門鈴。

  來應門的是穿著圍裙脖子上掛著耳機的櫻井翔。

  「你媽剛來過。」劈頭這麼說。「但是很快又走了。」

  還不是因為她撞見你很尷尬的關係,相葉默默地想。

  「所以晚餐是燒餃子囉?」母親若來訪,無論如何會留下簡單方便的料理,如果只是餃子,他也有自信能燒得和店裡一模一樣。

  「嗯。」櫻井靠到門框上,讓開一條道。

  「你今天怎麼這麼早?」繞過櫻井,在玄關脫掉鞋,赤著腳踩上木頭地板,很清潔不黏腳的感覺,窗明几淨。媽媽來的時候,他還在工作,櫻井卻已經在家;房間的主人、自己的兒子不在,可是一個和房間主人一起工作的傢伙卻已經在了。怡然自得地繫著圍裙在料理,一邊做飯,還一邊掛著很大的耳機在哼歌。

  那個場面該有多奇怪,光想像一下就覺得很想笑出來。

  「是你自己太晚了。再等一會,很快就開飯了。」

  「其實等我回來弄就好了嘛。」

  「不要緊,我也是一時興起。」

  才不是一時興起吧。

 

  前幾天五個人一起工作結束,相葉吆喝去吃飯,可是接下來大家都有行程了。

  潤君既然閒著的話,就陪我去吃飯吧。一把逮住正想腳底抹油的松本。

  吃個飯也要人陪,你幾歲了啊?

  要嘛、要嘛,帶我去吃好料,潤君知道很多好店呀。

  哼。

  最後也沒去什麼好店,兩個人在超市買了食材,相葉歡天喜地的跟去了松本擺設豪華的家,還在看那些書本,演唱會的DVD的時候,麵就下好了。義大利麵,幾個簡單的小菜,還有紅酒呢。松潤做起菜來,一塵不染動作又快,既好吃還會講究擺盤。相葉兩眼放光風捲殘雲,當時真覺得,要說是珍饈也不為過。

  你要不要學做菜?

  不要,還要收拾多麻煩。

  一邊做一邊收拾就不麻煩啊。

  嚥下了後面的話:雖然氣味很壞,伙食之類,反正回家也有人幫著打理了。

 

  後來回去的時候,櫻井已經回家,買了食物,相葉實在吃不下,只好老實承認,自己已經吃過了。

  松潤煮的菜真的好好吃。並沒有惡意,就只是單純地說,松潤手藝好,誰還不知道。可是後來這個人就開始天天做飯了。相葉非常後悔,他想要是那個時候不要稱讚松潤就好了,挑起那個人不服輸的心理,最後倒楣的還是自己的腸胃。

 

  「這是什麼東西?」

  「是燒餃子啊。」

  這根本是在玷污燒餃子的人格吧?該說人格嗎?他舉起筷子,把與其說是燒餃子不如說更像是木炭的東西送進嘴裡,咀嚼了一會兒,他小聲地說。

  「翔醬。翔醬我說,以後這些東西還是等我回來再弄比較好。」

  「很難吃?」

  「不是啦。還要收拾什麼的,你回來都很累了。」

  「我問你很難吃嗎?」

  「就,嗯,不太好吃。」他還是不擅長說謊,只能試著婉轉,結果櫻井立刻站起來,把剩下的倒進廚餘桶,開始默不作聲地收拾流理台。「那我下次再試試。」

  還有下次啊。

  相葉苦著臉,一邊默默把嘴裡那口不知道為什麼可以這麼難吃的燒餃子吞下肚。像櫻井這種連餃子都會燒糊的人,他從一開始就不對他的手藝有所期待,人沒有十全十美,如果他是介意廚藝的人,那乾脆直接跟松潤在一起就好了嘛。

  (當然,在不考慮對方是否願意接受的前提之下)。

  等相葉好不容易把那些炭吞下去,櫻井早已離開廚房。他扭開水龍頭,用冷水沖玻璃杯,然後從瓦斯爐上面的櫥櫃裡,找到幾錠胃藥,就著冷水仰頭吞下去。

  去找櫻井,那個人坐在起居間,正在讀報,想著打擾他也不好,就默默打開走廊上的燈,對著角落的高爾夫球器具,自己練起來。結束後去浴室沖涼,揩著頭髮出來時,偶然看見櫻井的視線迅雷不及掩耳地從浴室方向轉回到報紙上。

  笑笑,挨過去,從後面看著櫻井的報紙,講述泰國內亂的報導,是毫無興趣但多少也知道一些的消息。他把報紙從櫻井手裡抽起來,放到旁邊的小茶几上。

  「剛洗完澡出來不要在人家耳朵邊蹭,把我的衣服都弄得溼答答的。」

  「有什麼關係。我是不是很香?」

  反正衣服什麼的,等一下還不是要脫掉。相葉心裏這麼想,但並沒說出口。

  「香你個頭。」

  相葉笑起來,很容易動氣的櫻井,就像小孩子一樣可愛。

  「翔ちゃん,我說真的,以後我們吃外面就好了。

  「這話你要說幾次啊?好嘛,不做就不做嘛。」

  「對啊,不要做了,你又做不好。」更何況最後倒楣的都是他,櫻井最近在控制體重,晚餐都少吃。

  「真失禮啊。」櫻井回頭瞪他,相葉像是恭候多時般彎下身,親吻他的唇。

  一吻結束,「今天要住我這嗎?」相葉問道。

  櫻井掃了一眼旁邊的時鐘,在深夜裡滴答作響,短針指著凌晨2點。

  「雖然是這種時間,坐計程車回去也是可以的唷。」沙啞的笑聲,在暗夜裡顯得愈發惡質。沒得到回答,只是被拉下頸子,交換深吻,相葉翻過沙發,一鼓作氣壓到櫻井身上,那個人發出一聲悶哼。

  「很重。」

  「啊?我變胖了?」

  「我的意思是你本來就很重。」

  「好嘛,對不起。」

  一邊不著邊際的道歉,一邊把櫻井的T恤撩起來,用舌頭去舔裸露的皮膚和突出的肋骨。說實話,比起味道詭異的燒餃子,相葉還是覺得,櫻井要好吃多了。

  嘴唇落在肚臍時,那個人的身體開始瑟瑟發抖,可是一旦停下親吻或者撫摸,那個人又會從手臂遮住大半的視界裡,用炙熱的眼神催促他。被櫻井那樣看,內心也會急躁起來,索性一把扯掉他的休閒褲,將那個已經半抬頭滾燙的東西包到手心裡,用長時間摸索出來的方法擼動,不消半會,那個人便難耐地抬起了腰。

 

  如果要列舉出一個永生難忘的風景,那一定就是戀人被情慾擄獲的表情。

 

  像櫻井這麼多話的人,在這種時候卻很吝嗇自己的聲音,相葉很清楚,所以他在感覺到那個人渾身都在顫慄的時候,用手指用力壓住那個腫脹的前端並停下動作,幾乎在同一時間,櫻井睜開眼睛,如泣如訴地望著他。相葉這個人有一些不為人知惡質的地方,而且只對自己最親密的人展現出來,這一點,櫻井也明白。

  面對櫻井翔這個人的時候,比起愛意之類溫和的感情,更多的是,想要讓那個人的尊嚴支離破碎。想讓他理解,那種東西在他面前,一文不值。

  「像往常那樣求我吧。」

  那人大概也清楚,這種時候逞強,只是徒增難受,便匆匆忙忙抱住他的脖頸,在他耳邊用帶著哭腔的音調開口。聽完,相葉很開心地親了一下櫻井的臉頰。

  「坦率的翔ちゃん最可愛了。

  放手時,那人的精液像發狂般,噴到相葉臉上,用手指揩下來,含進嘴裡。苦苦的,很濃的腥味。櫻井的衣服也髒了,但反正是沒什麼品味的衣服。兩人尺寸差不多,相葉在心裡盤算明天要如何用自己的衣服和配件把櫻井打扮得可愛漂亮,讓人家看了就會說,啊,櫻井さん,你最近穿衣服的風格和相葉さん還真像。

 

  因為是我的東西啊。

 

  有時候也想對櫻井溫柔一點,後來發現根本就辦不到於是斷了念頭,反正又不會因為這樣就被討厭,就像櫻井煮飯就算再難吃他也不會討厭櫻井一樣。喜歡一個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相葉覺得能夠理解到這點的自己真是非常偉大。

  「走開。」不久,一個乾澀的聲音從底下傳來。

  相葉抓起來到胸前,試圖推開自己的櫻井的手,探向自己的下腹。

  「翔ちゃん你光顧著自己舒服,可我還是這樣的狀態耶。

  「干我什麼事。」

  「是你先露出那種欲求不滿的表情勾引我的耶。」

  「不要說得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

  「是你的錯哦。」相葉很愉快似地說,被櫻井捧在手心裡,自己的那個,正在一跳一跳的脈動著。「是你跟我告白,是你說喜歡我,是你讓我對你做這種事。」

 

  正因為自己並非詭辯,現在才會連一句反駁的話都聽不見。

 

  因為這就是事實。是櫻井先開口告白,是櫻井先說喜歡自己,是櫻井縱容自己對他做這種事。

  本來就全部都是你的錯。

  「所以接下來的事情,要在這裡做完嗎?」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

  「當然要問你啊,翔ちゃん不是教我說,有時候也要尊重你的意見嗎?」

  「………………」一瞬間相葉覺得櫻井的手指使上了勁,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要把他的那裡掐爛,抓狂般的氣勢。但最後他只是低聲說。「不要在這裡。」

  「不要在這裡,那要去哪裡?」

  櫻井的視線轉向房間的門,但是相葉假裝沒有看見。

  「廚房嗎?沒想到翔ちゃん有這種變態的愛好耶。

  「………………相葉雅紀。」

  「好嘛、廚房就廚房嘛,反正我們還沒有在廚房做過啊,那裡有很多可以潤滑的東西嘛。沙拉油啊,美乃滋啊……」

  「相葉雅紀!」櫻井掄起拳頭,朝自己砸過來,相葉依舊用帶笑的眼神注視著那個人的一舉一動,於是那個拳頭的力道,最終在自己面前變得薄弱。他握住那隻手,把衣衫不整的櫻井整個人從沙發上拉起來,走到緊閉的房門前。

  「把門打開吧。」

  「你自己不會開啊。」

  「翔ちゃん開嘛。開嘛。開嘛。」相葉扶著櫻井的肩膀,在他的耳畔說。

  那個人的身體明顯一陣,用顫抖的手指握住門把,遲疑著,向下壓。找準時機,相葉把櫻井推進一片黑暗的房間裡,踉蹌著,撲在床上,找到他的唇,探入舌頭,扣開齒關,找到驚嚇縮起的舌尖,在柔軟的口腔裡面,胡攪蠻纏。手分開那個人緊緊閉攏赤裸的腿,手指插入乾燥的身體裡。一根手指,兩根手指,三根。

  每當痛苦的喘息迴盪在耳邊,相葉就會想,到底是被插入所以很痛,還是說因為腳被分開拉傷筋骨很痛?但不管是哪一種痛,或者兩者皆有,櫻井也沒有讓他停下來。他在漸漸習慣黑暗的視野裡看清櫻井的臉,以及被水氣蒸潤的眼睛。

  「要進去咯。」覺得櫻井準備好的時候,相葉小聲的預告,其實他覺得每一次,那個人都沒有準備好,可是即使那樣他也沒打算要停下來。

  慢慢推入和一口氣進入似乎都一樣痛,後來便一律選擇後者,喑啞而痛苦的呻吟從櫻井的唇角模糊地洩漏出來,相葉並沒有因此停止深入。

  撥開櫻井黏在額頭上的頭髮,H的時候,這個人都會好像吃了很辣的咖哩一樣汗流浹背,汗,是鹹鹹的。還有眼淚,也是鹹鹹的。

  和櫻井作愛的印象,都只是又苦又鹹的味道。

  雖然他們還算年輕,但是讓櫻井再次勃起,還是花了一點時間,等到櫻井開始淫靡地擺動著腰,被逐漸柔軟的內部絞緊的相葉便在櫻井身體裡達到了高潮。

 

  他壓在櫻井身上,直到兩個人的喘息和心跳聲慢慢平復下來。

  「要不要去沖澡?」相葉附在櫻井的耳邊問。

  「你壓著我,我起不來。」

  相葉退開,赤身露體的站到地板上,等了很久,櫻井還是沒有起來,他彎下身,把櫻井抱起來。那個人的身體黏黏的,像裹了一層蜜糖。

  「你抱著我啊,不然要滑下去了。」

  櫻井無言地閉上眼睛,抬起一隻手,攬住相葉的脖子。相葉不動聲色地用腳踢開浴室的門,抱著櫻井,一腳踏入了浴缸。

 

  等洗好澡出來,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他們並排著躺在床上,長久的無言。相葉側過身,看著櫻井顫動的睫毛,以及那個人臉上沒有擦粉,有些凹凸不平但是很白,總是散發出一股微妙色氣的皮膚。

  「翔ちゃん。」

  「嗯?」

  「和我說說話。」

  「說什麼?」

  「怎麼會問我呢?你不是最擅長說話了。」

  相葉鑽到櫻井的懷裡,那個人的手,便輕輕環著自己的背,一下一下地拍著。

  「要表我唱歌給你聽?」

  「不要啊,你唱歌跟我一樣難聽。」

  「那時間還早,你再睡一會兒吧。」

  相葉合上眼簾。「到時間要叫我,我要送你去機場的。」

  「好。」

  「翔ちゃん你不能自己跑掉喲。

  「好。」

  兩個人的性格裡,其實都有很堅硬的部份,可是卻可以輕易向彼此撒嬌。

  他能保護他,又能被保護,對等卻不對立。

  是一起工作的夥伴,很容易生氣,H的時候麻煩的要命,又是個男人。

  這些他都知道,即使知道,也還是接受了他。

 

  「翔ちゃん……」他不得不開口,因為討厭去鑽研沉默背後的涵義。

 

  「我喜歡你。」但當櫻井一這麼說,就堵住了相葉所有還想出口的話。簡直就像,鎖住他全部語言的魔法鑰匙一樣。能夠撫平海面的波紋,沉澱紛亂的心情。

 

  有人說,言語能夠傳達的僅僅是情感的萬分之一。

  那麼是不是只要說一萬次喜歡,就能夠很好的把自己的心意傳遞給對方?

 

  那只是痴人說夢而已。

  相葉閉上眼睛,櫻井環繞過來的體溫,讓他感覺自己是受到疼愛,被呵護的。

  不想說。不想說喜歡。什麼都。

 

  如果不這樣做,他怕自己就要深深的淪陷了。

 

 

 

  櫻井對經紀人說,他會自己去機場,然後掛斷電話。

  把鬍渣刮一刮,用洗面乳洗了臉,坐在床沿,動手推推相葉的肩膀。

  如果光看著沐浴在晨曦中的相葉的睡臉,絕對很難聯想到,這個人是昨天晚上對他做了那麼多壞事的壞孩子。如果光看外表的話,絕對會被這傢伙騙的。

  被騙了,被吃乾抹淨了,卻還是不知道他腦袋裡在想什麼。

  卻知道用喜歡你之類的話,就可以安撫他,或者使他安靜。

  「相葉ちゃん。」

  「不要吵我……」

  「まさき。」

  「唔……」那人總算悠悠醒來,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笑。

  「早。」

  「翔ちゃん早安。」

  沒有起床氣,是好習慣;喜歡睡回籠覺,是小小陋習。

  「那要跟我去機場嗎?」

  「要。」

  出門前興致勃勃設定好了清掃機器人的設定,妥善地關上了浴室的門,跟著進入便利商店買了櫻井喜歡的三明治當早餐,很高興的把車鑰匙交給了自己,相葉坐到副駕駛座,像是要去遠足的小孩一樣鼓動腮幫子吸著咖啡色的咖啡牛乳。

  到機場的時候,已經有工作人員等候在那裡,相葉抱著牛奶的包裝,站在比較遠的地方觀望,櫻井則走過去和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會合。離起飛還有一段時間,將行李交給工作人員托運,回頭想去找相葉,可是剛剛相葉站著的地方,已經沒有人在了。

  後來工作人員又交代了什麼,櫻井也聽得模模糊糊,去上洗手間,正用冷水沖手,被一個人拉住胳膊掩住嘴拖進單間裡。

  「翔ちゃん好慢。」低頭只看見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很高興環著自己腰的手。

  「誰曉得你在廁所裡埋伏……」說著被吻住了嘴唇,輕柔而不帶一絲意欲,綿長,漸漸連呼吸都被奪去,櫻井推了推相葉的肩膀,只是被吻得更加深入而已。

  「我啊,想要和翔ちゃん吻別哦;可是這種事,在機場大廳不能做吧。」像是親夠了,才終於罷休,相葉慢慢和自己拉開距離。

 

  如果光只是言語上的針鋒相對,相葉絕不是自己的對手,其實不只語言,其他方面大概也一樣。因為兩個人在交往,所以會適當地退讓,但相葉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笨得無可救藥,還真以為自己佔上風。

  櫻井最開始的時候覺得即使那樣也無所謂,可是漸漸也會覺得老是拿這個當作籌碼的相葉很討厭。

  說什麼誰先告白,原本就只是一句醉酒後的玩笑,如果那個時候其他三個人在,或許他們就誰也不會當真。可是偏偏那個時候,只有他們兩個人單獨,在酒店的房間裡,櫻井笑著說出喜歡之後,他看見相葉眼中稍縱即逝的光采。

  我呀,喜歡相葉ちゃん唷,像是戀愛一樣的喜歡。

  明明是當作口頭禪一樣尋常時也在說的話,可那時候相葉的表情,真的是。

  洋洋得意的。那個總是單純容易讀懂的眼神似乎在說:你輸了。

 

  輸的人……,難道不該是先把玩笑話當真的你嗎?

 

  更何況,討論誰輸誰贏,本來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真的是非常可笑。我也很可笑。我和你一樣可笑。

 

  作愛的時候痛得像要死,但是他覺得相葉也不見得舒服到哪裡去,而且過程極其冗長,毫無快感可言,他沒想到一向怕麻煩的相葉居然對這類物事樂此不疲。

  大概是腦子哪裏出了問題。

  不曉得其他的人是否有察覺到兩人相處時的異常,不過畢竟是職業的,昨天上床隔天上班,在工作場所遇見,也沒覺得尷尬,也沒覺得尷尬的閒暇。

  就算交往前也一直都是在旁人眼中看來不尋常的親暱。

  相葉到自己家裡去的時候,因為是一個人住的關係,飲食很不正常,母親總會替相葉打包一些菜,充其量只是剩菜,那個人也歡天喜地。做飯真的是一時興起,偶然做了一次,看相葉吃得一臉痛苦卻毫無怨言的樣子,就覺得非常有意思。

  好像可以就此計量出,兩個人可以為彼此犧牲、或者付出到什麼程度一樣。

  承諾什麼的誰也沒有給過,因為太沉重,反正心裡也明白根本沒有兌現的可能……明明這樣才是最輕鬆的,卻漸漸不安於現狀。

  或許因為作為工作夥伴相處太長時間的緣故,早已習慣用違心之論去敷衍對方;儘管試圖認真談話,可是兩人獨處時,好像只要出現那種沉默著相互凝視的空檔,很快就會陷入除了狀聲詞以外再也不需要其他語言的狀態。

  拖過一天算一天。一直這麼想,結果不知不覺,竟過了這麼長時間。

  對於安於現狀,漸漸習慣許許多多明明就是很不對勁的事情的自己感到困惑。那個人在做愛的時候表現出和尋常完全兩樣的惡質態度總是能夠輕易撩撥起自己的情慾也好,邁入開始會考慮到成家立業的三十代也罷。

  總是在留退路,相葉也一樣,不是不曾感受到,對方渾身上下散發出的一種,隨時分手也沒關係的氣場,到底那個人是怎麼想的,自己完全弄不明白。

  其實就連自己的心思也弄不明白。

  「為什麼不能?」櫻井似笑非笑地看著對面那個人,「在機場大廳也好,在電視台的工作人員面前也無所謂。」

  「翔ちゃん無所謂?」

  「我無所謂,你有所謂嗎。」

  目光重合的瞬間,相葉立刻別開了視線。他注視著廁所米白色的隔間牆,笑得不知所以然。將他駁倒了,櫻井這樣想。他把門拴拉開,背對著相葉走出去。

  「帶禮物回來給我哦,翔ちゃん。」在背後響起的相葉的聲音一如既往安寧。

  「好。」

 

  充塞在兩人之間的,從來都只是一些不著邊際的語言。

  在心意相通以前重合的身體的熱度,也很快就會冷卻。

 

  好像如夢初醒。

  或許那個人也早早就對自己感到厭煩了也說不定。

  就如同他也對這些不確定的事物感到膩味了一般。

 

 

  回家的時候,仰頭看了一下窗戶,是暗的,便用鑰匙開門,進入屋內,把燈打亮,結果卻看見那個人的側臉。原來他在,而且醒著,縮在沙發上,身上是外出服,連襪子都沒有脫。他抱著膝蓋,凝視著靠近空調旁邊的一排氣窗。

  他的側臉的線條很好看。

  有的時候看上去也很寂寞。

  「相葉ちゃん。」他叫他。那個人慢慢回頭,混濁的眼睛裡,慢慢恢復神采。

  「啊,翔ちゃん。」接著很高興地舉起手,「歡迎回家。

  「既然在家,幹嘛不開燈?」櫻井放下行李,把靠近廚房的走廊上的燈也點著。「你在玩夜視生活的遊戲嗎?」

  「沒有啊。」相葉低著頭,好像在思索著什麼,抬頭的時候他道。

  「翔ちゃん。」

  「嗯?」

  「翔ちゃん,你知道嗎,在全黑的房間,點亮燈光之前的兩秒鐘裡,好像,能夠看見幽靈的樣子。

  「啊?」

  「所以翔ちゃん剛剛看到幽靈了嗎?」

  「不好意思,我不像你,有靈視的能力唷。」

  總是在說些奇奇怪怪的話,這個人。

  說起來,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學會用三言兩語打發掉他的?

  「還真是很久沒有看過見過種東西了耶。」

  「不看見不是比較好?」

  「說得也是。」

  「那你呢?」櫻井被坐在沙發上的相葉拉近,接著,攔腰抱住,他順著那個人沒有做造型的乾燥的頭髮的髮線,細細撫摸著。「剛剛,看見了嗎?」

  「看見什麼?」

  「幽靈。」

  「嗯……我看見了翔ちゃん。

  「哈哈,我又不是幽靈。」

  「在黑漆漆的房間裡就能看見,翔ちゃん燒飯的樣子,還有,讀報紙的樣子。」相葉的嘴唇,在自己左邊胸口附近,隨著漫不經心的語言,陣陣騷動。

  「……我只有離開一天,準確的說,是14個小時吧?」

  「可我感覺好像是那個的15倍……25倍吧。」

  相葉仰頭看著他說,說完,又低下頭,櫻井把他的臉抬起來,湊近到只差一釐米就能吻上去的距離。

  「你是想說我不在你度秒如年嗎。」

  「哪有這麼誇張……」相葉咧開嘴,用誇張的笑容掩飾羞澀,但是這點伎倆,櫻井立刻就識破了。他推了一下那個人肩膀,那人便面朝上的倒在了沙發裡面,目光重合的時候,相葉並沒有移開眼。只是瞇起眼睛,伸長手,抱住櫻井的後頸。

  慢慢解開那個人襯衣的鈕扣,很明顯的鎖骨線條,他俯身在上面留下牙印。

  「……好痛。」

  「你總算知道了吧。」

  櫻井說這話的時候,聲調十分地愉快。

 

  把他從頭到腳剝個精光的時候,相葉的臉上都還滿是抗拒,等到開始用嘴替他做的時候,那個人就從不情願轉變成了慾火中燒的表情,被汗水弄濕的頭髮,黏在臉頰上。櫻井想不知道自己平常是不是也是這副樣子,一臉的煽情。

  含著精液和他接吻的時候,相葉皺著眉頭說,好難吃。

  「這是你的還說難吃。」

  「比翔ちゃん的還要難吃。

  「這種東西要好吃幹什麼。」櫻井笑出來,這時突然有一個客觀的他,在冷眼旁觀。在這種時候,這是什麼對話啊,可是好像一切和相葉雅紀扯上關係,就會變得很脫軌失序,很不尋常,而他也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大概連他也被影響,腦子壞掉了吧。

  雖然相葉在那裡哭爹喊娘地叫痛,櫻井也沒打算停下來。長痛不如短痛,這話記得相葉也在他耳邊說過,還說是默契。櫻井也就很好的貫徹了這個據說是他們之間的默契。相葉身體裡很熱很熱,但是並不像女孩子那樣會漸漸濕潤起來。

  做到第三次的時候,他把相葉支起來,坐到自己腿上,相葉怨懟地看了他一眼,那個表情好像在說,我才沒有這樣欺負你。櫻井憐愛地吻住了相葉的嘴唇,熱切頂弄那個已經十分柔軟的部份,一邊小聲地在那個人耳邊說,喜歡。

  一直一直說,等相葉抱住他的頸子開始啜泣的時候,突然改口成了。

 

  我愛你。

 

  和激烈的動作相反,櫻井平靜地咀嚼著自己脫口而出的語言。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那麼一切的不合理,奇怪的寵溺,違反自身意願的忍耐,持續經營沒有任何期待可能性的戀愛,都能夠得到很好的解釋了。

 

  對於那個人,胸口所懷抱著的,從來就不僅僅是喜歡這麼簡單的感情。

 

 

 

  回樂屋的時候,有一個工作人員在那裡等,交給他一枚緘封的信。櫻井在門縫那裡看見一個人影,他彎下身體,在那個女孩子的耳朵旁邊小聲說話。

  等到那個女孩子走了以後,相葉走進來。

  「翔ちゃん,那是什麼信,是情書嗎?」

  「是情書啊。」

  「你都還沒有拆開看,怎麼就知道是情書。」

  「你怎麼知道我都還沒有拆開看。」

  「我在外面偷看到了嘛。」

  「你還真好意思說啊。如果真的是情書那你要怎麼辦。」

  「翔ちゃん不會喜歡A罩杯的女生的,嗯,我很確定。

  「你連A罩杯都不到。」

  「但我是男生啊。」

  「是男生好得意啊。」

  相葉盯著櫻井手裡的信封,他咬牙切齒地說。

  「如果是情書的話,我要把他撕爛,然後,吃掉!」

  「真話呢?」

  「……真話是,如果真的是情書的話……」相葉的眼球,骨碌碌地轉動了一下,「那……可以分我看嗎?」

  「不可以。」慢慢靠近那個逐漸闔上的眼簾,親吻微微顫動的眼瞼,然後是嘴唇,開始有一點缺氧的感覺的時候,櫻井總算注意到斜倚在門邊冷笑著的二宮。

  「不用介意,完~全不用介意我,兩位請自便。」虛情假意地鞠躬,退場。兩人相偕走到外面去的時候,看見門上面貼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內有惡犬。

  看著身旁相葉笑得花枝亂顫的表情,突然湧上一股五味雜陳的衝動。

 

 

  那時櫻井從女孩子手裡得到的,是婚禮的邀請函。開口邀約自己的時候,相葉嚇了一大跳,驚嚇過度又答應了以後,才想著要去考慮自己的空檔。

  整個典禮的過程相葉還是比較浮躁的。他又不認識櫻井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工作時的夥伴,見過,可不熟,對於櫻井的邀約,不假思索地答應或許是錯的吧。

  一開始雖然很尷尬,不過等到二次會、三次會、不知道第幾攤的時候,相葉就醉了,醉到後面,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被車子載來載去,喝了好多好多的酒。

  醒來的時候,頭痛得像要炸裂。

 

  頭枕在一個人的肩膀上,從肩膀的斜度他判斷那個人是櫻井翔。

  四下很暗,幾乎沒有一絲光,耳朵因為這過分寂靜產生了耳鳴,每一次吐息,能聽到細微的空氣流動的聲音。

  「翔ちゃん?」

  「嗯?」

  因為櫻井的聲音而感到安心,相葉閉上眼睛,感覺到那個人的手,撥開自己的前髮,沿著臉頰、耳朵、側頸、肩膀,最後,疊在自己的手上。

  「這裡是哪裡。」

  「教堂。」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從採光窗落下來的七彩的微弱月光。

  「是早上舉行結婚典禮的那個?」

  「嗯。」

  感覺櫻井的言詞間的停頓顯得很不自然,但是相葉疲倦得沒有餘力去懷疑。

  「為什麼帶我來。」

  「你不會想在這種地方做一次看看嗎。」

  相葉其實指的是婚禮而不是教堂,但是櫻井的答覆還是立刻讓他的酒醒了7成,「神父和修女會生氣的。」尤其在感覺到櫻井的手指在松他的領帶的時候。

  「現在這麼晚,他們早就睡了啦。」

  「別開玩笑了。」相葉推開櫻井,拉攏自己的衣領,「……你到底想怎麼樣。」

  櫻井在木板長凳靠走道的那端靜靜地看他,就像平常時那樣,用帶著守護性質的柔和目光。

  「我啊,非常喜歡相葉ちゃん哦。」

  這種事,哪還用一次次地說……不是明擺著嗎。相葉別過眼,看著祭壇上垂下來的紅色天鵝絨布下面,像是羊栖菜一樣的流蘇。

  「那你喜歡我嗎?」

  「嗯……」

  「不是什麼『嗯……』之類的吧。」

  「……翔ちゃん你今天很反常哎。

  「你不敢說吧?在這種地方,撒謊就會被神看在眼裏,所以你不敢說。」

  「誰什麼時候撒謊了?」

  「那你現在立刻說。」

  「你要我說什麼啦!?」相葉瞪著櫻井,他想假裝強勢,可是因為酒醉的緣故顯得底氣不足。只要一醉酒,他的心情就會變得軟弱,愛哭,這些櫻井全都心知肚明……所以,他根本就是故意的,趁著自己毫無防備的時候,對他強加逼迫,這個人怎麼這麼可惡……明明這麼想,可話還沒到嘴邊,就擅自從眼角落下來了。

  「你要我說什麼啊?我愛你愛得不行,最好和你去註冊結婚,永遠在一起嗎?笑死人了,這種事情我連想都沒有想過!以後什麼的、永遠在一起什麼的……」

  相葉哽咽起來,「明明覺得沒有以後……」

 

  ……也還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不是嗎。

 

  「你看你煮的菜那麼難吃。」

  「嗯。」

  「H的時候也不叫一聲。」

  「嗯。」

  「有事沒事的還要狼變起來欺負我,我哪有對你那麼過分?」

  「嗯……」回應裡面帶著一點點的有待商榷。

  「又是個男人,又要被NINO罵腦子浸水,可我還不是跟你在一起了……」

  櫻井伸出手,圈住相葉的腰,把腦袋蹭到他的脖頸那一小塊區域。

  「我也是一樣啊……明明……明明完全搞不清楚你是怎麼想的……」

 

  我愛你。

 

  比起單純的喜歡,這番話更加順利地制止了相葉滔滔不絕的語言,還引起水庫洩洪的連鎖反應。哭得像是被人毒打過一頓的相葉伸開手回抱住櫻井的背。

  該怎麼辦才好。喜歡什麼的明明一句沒說。卻還是因為那個人也不曉得有幾分真心的三言兩語,無可自拔地陷落了。

 

  有一個能言善道的情人是比什麼都要糟糕的事情。

 

 

  比預料的時間要快上很多結束了拍攝新的宣傳帶的工作。

  那當然是因為我們兩個優良的表現的緣故。

  對對,超級棒的。用力的擊掌。

  兩個人一起就會變得容易記住了。很微妙的舞步也好,很艱難的歌詞也好。

  看見相葉面對鏡頭說著奇怪的中文時候,櫻井自己也很高興的給他做翻譯。

  眼角餘光偶爾瞄到相葉的笑容,就莫名奇妙覺得心情很好。

 

  相葉穿著羊栖菜的裙子跑過來。

  「潤君他們說要一起去吃飯。」

  「我不能去,等等還有工作。」

  「真討厭、不合群~~~」相葉抱怨。櫻井壓低聲音。

  「不如你也不要去了,等我回家,做個羊菜拌飯給你吃,你今天不是一直羊栖菜羊栖菜的嗎。」

  「咦,我才不要,等你回家我都餓扁了,重點是我不想吃你做的菜~~~」相葉跑到大野的身邊,他們的據說是領導的人,不動聲色地護住他,露出笑容。

  「翔君掰掰。」

  「路上小心。」

  「不能跟我們一起去真是太可惜了。」

  一點都感覺不到你們有覺得可惜。櫻井的額角,青筋跳動。

  「翔ちゃん如果飯店有的話我會包很大一包羊棲菜給你的。

  似乎是覺得良心不安又跑回來的相葉很熱切地猛拍櫻井很斜的肩膀。

  「誰稀罕哦!」

  二宮和松潤的催促聲從遠方傳來,相葉親親櫻井的臉頰。

  「容易生氣的翔ちゃん真可愛,我最喜歡你了,工作加油哦,掰掰。

 

  ……

  …………

  ………………

 

  ……………………可愛的是你吧,混蛋= =

 

  櫻井摸著臉頰目送相葉跑遠的身影,他感到心裡一陣空虛,他憂鬱地思索自己怎麼會變成如此容易打發的人,他突然覺得自己真是給他可悲的要命。

 

  他想自己什麼時候會聽厭相葉最近變得時常掛在嘴上的那句『我最喜歡你』。

2010.05.30 | | コメント(2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無辜的餃子 被翔醬弄焦了....
還有....這裡的相葉同學也太S了....
真的很不習慣說!!

又開始在這裡追文....
真開心!!

請多指教!!^^

這裡比較喜歡IE系統....
用火狐不給留言的說....(哭)

2010/05/26 (水) 21:10:42 | URL | なるみ #- [ 編集 ]

说起来哦...
你里面写了某人问某人他是不是很香的时候。
我想到他用的lotion真的超香的= =
我觉得男人用这个真的太香了
当然我不是说他不好,只是我家那个胖子定力很差。他不要这么挑逗他- -。。。

甜的我要去刷牙了。。。

2010/05/26 (水) 23:48:05 | URL | 樱桃 #- [ 編集 ]

用的是神马lotion!求!

2010/05/27 (木) 06:26:43 | URL | 刃仔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TO なるみ
這整個文里,要我說的話最倒楣的就是那個餃子君了。
它明明是這麼樣的好吃啊!
請趁早習慣我們家這位名叫A君但其實很S的A君,今後我要讓他朝鬼X的路線發展(吃X!)

TO 櫻桃 刀點
同牆裂求8A君LOTION!
是說在我還沒有拿字典出來查LOTION是什麼之前,還以為是潤X液
這年頭大家都在烙英文我真的每天心驚膽跳

幸好你說甜,我本來還擔心我文不對題。

2010/05/27 (木) 13:02:14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润X液的话,当然是胖子买,胖子给他用啊,而且要那么香的干嘛- -。。。我很正经的在说嘛。。。

用的是KEP的那款野花香的。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呀不要采,就要采呀就要采。

2010/05/27 (木) 14:05:06 | URL | 樱桃 #- [ 編集 ]

还有顺便胖子用的洗发水是 Molton Brown 具体哪一款我不是很确定好像是pepper= =但是因为小兔子说很香很香我又觉得大概不是- -

2010/05/27 (木) 15:12:09 | URL | 樱桃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說真的我仔細的看了一下那個牌子。
我想除非有人去日本玩耍不然可能很難買到吧......
老實說相葉先生的五感都很奇怪,雖然我覺得會用胡椒味的洗髮精的人也很奇怪
是說我又把PEPPER看成紙了,我的英文真的很不好請不要再烙英文了。

2010/05/30 (日) 13:54:57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相葉穿著羊栖菜的裙子跑過來。
.
.
.
.
.
.
.

NA:媽媽!!我今天可以吃羊栖菜當晚餐嗎?
媽媽:那記得去跟小雅拿....


朋友:那個位置很尷尬.....真糟糕......

今天都看到甜文欸....
結果我自己更的是一個欺負相葉雅紀的文章....(默)

2010/05/30 (日) 19:51:26 | URL | なるみ #- [ 編集 ]

合掌,辛苦了。 你果然是爱他们的,其实你对主播比我对他好 T T
真的。。

我好爱这篇。甜的我糖也不要吃了

2010/05/31 (月) 10:53:48 | URL | 樱桃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TO なるみ
所以說我們真的要找一天去吃羊栖菜料理

當然是甜文啊難道說看了那個MAKING還能夠寫出什麼瘧蚊(←好符合夏天)來嗎

TO 櫻桃
全世界都知道我最愛SA了,其他CP對我而言全是浮雲。
當然竹馬是真的不錯的這點我還是要先嚴正聲明一下。

我對主播當然好了,因為有句俗話叫愛兔子及倉鼠。
妳不要吃糖的話,要不要考慮吃下牛舌餅。
我剛剛吃了兩片牛舌餅,因為太過飽足有點擔心吃不下午飯

2010/05/31 (月) 11:07:07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呀.making的威力好驚人阿.景氣都要因此好起來了

因為是我的東西阿~呀~~有點S的A君實在太帥了!!
我想S君不會介意的.因為他也很A有時候還相當的M...
所以請盡量往鬼X的方向行進.我會好好的支持你的
而且說實話不覺得很想要塞一副眼鏡給SA嗎??認真
可愛的是你吧.混蛋~~

原來你也覺得這次的舞步有點微妙!

(愛的)肉塊呢????????????????

2010/05/31 (月) 13:13:41 | URL | L #- [ 編集 ]

完了?

2010/05/31 (月) 18:43:03 | URL | Corry #- [ 編集 ]

羊栖菜是什么啊?

我还以为你会连载个一年半载,结果三天就完了(满地翻滚)


我最近去办理港澳通行证个时候得到一个非常倒霉的消息耶
就是TW根本没对大陆开放自由行╮(╯_╰)╭
意味着我要去TW的话就要跟着一团叔叔阿姨和臭小鬼
一群人吵吵闹闹像白痴一样挤在夜市里

我死都不要那个样子=..=
我们一起去澳门偷情好了

2010/06/04 (金) 07:24:56 | URL | 刃仔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TO L
MAKING真是強大得我都要流淚,之後的MS也一樣萌得我吱吱叫~"~
套句友人的說法就是:萌點太多我反而讓我感到害怕變得不知該從何萌起啊!

近日來,我認真的思考起來關於A先生得到一副眼鏡結果就變得很鬼畜的故事
發覺光是腦內A先生戴眼鏡變身的橋段就足以萌死我一百兆個細胞!
(請不要忽視S先生啦!)

我已經把肉塊冰到冰箱了,現在則是花町中。
奇怪到底是誰跟我說花町是一個清水的故事的啊?害我產生了不小的認知落差。

TO Corry


TO 刀點
羊栖菜好像是一種捲曲的海菜,但實際到底是怎樣請自行擺度或危機吧。
我哪有時間連載個一年半載,上班族是很忙的。
妳那個倒楣的消息我只能說太落伍了,一直都無法自由行,而且澳門我去過了。
據說有開放自由行的打算,但到底什麼時候開放還是個未知數
妳還是可以來啊反正我也沒去過阿里山跟日月潭,可以自費跟在你們後面這樣
我也可以跟你們擠在夜市裡,然後混入人群中鄙夷妳們啊。

2010/06/07 (月) 08:40:21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最近真的很誇張...妳想想non-no不過兩頁,結果光波強烈的直衝天際,我非常確定我腦門要燒焦了

愛的形式跟樣態不斷的改變,所以說小道具也要不落人後
眼鏡不夠的話還有紅圍裙,蠟燭,皮繩什麼的
我腦細胞其實所剩無幾,行為就跟惡靈古堡當中的殭屍一樣

我們平平是A君飯.為何我會想成S君戴眼鏡呢?我真是不該

人家說事情都是相對的,我那時候不小心把獵奇肉片想成:
hhh觸手hhhhh拘禁hhh血肉hhhhhhhXXXhhhhhhh這樣
所以才說出了如清水一般的腦殘話,嘛,認知落差也不算壞事
劇情上來說花町真的很歡喜啦,歡喜玉玲瓏一般的歡喜
是一個不管怎樣阿光都會被逼--來逼--去,好運的話還可以逼--到別人的故事
叫我如何不心花怒放~~

2010/06/10 (木) 09:43:33 | URL | L #- [ 編集 ]

我妈她朋友在旅行社工作,她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旁边问了阿姨啊台湾可不可以自由行她爽快的说“行!”的
╮(╯_╰)╭把我当小朋友敷衍跟欺骗
况且我完全不想去阿里山和日月潭
只想去你家

2010/06/13 (日) 06:27:23 | URL | 刃少爷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TO L
不過最近我也被SJ的AU廣告萌得吱吱叫,果然愛是一種會流轉的東西呢。
說真的可以腦內一下鬼X眼鏡的AS版(?)不過確實,那天在看最後的約束的MAKING,瞥見那位戴眼鏡的S先生時,我和R子仍舊不約而同的感嘆道:眼鏡之於S先生還真TMD的重要呀v-42
其實你對於肉片的認知也跟實際上差不多,他只是劇情獵奇了點,實際上圖片還是很清水的
我對於花町的續作花陰感到相當的好奇,因為裡面有平子先生,不過沒有翻譯,以我的日文實在是有點給他無理,除了喘息聲之外,我也是會很介意劇情的。

TO 刀點
你本來就是很好敷衍和欺騙的小朋友= =+
日月潭阿里山什麼的你不想去我想去啊,我同事說日月潭那邊有一家茶葉蛋很好吃的。
好吃到會讓人想要一口氣吃兩粒!!!

2010/06/14 (月) 13:55:57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偶覺得咧...以前的妳對相葉醬比較好
近期寫的文章虐他虐到沒有上限的!
居然還可以看到他去攻小翔、氣小翔、把小翔當玩具
說真的我還真喜歡妳的AS
(其實我不看AS的唯獨妳的我看唷XD)

羊栖菜的梗真是很萌,就隨便從該邊撈起來要給人家吃
這只有相葉雅紀做得出如此自然的色氣了!

講了老半天沒提到文裡的東西半句
嘛、一句話,我超喜歡這篇!!(敷衍死了但絕對真心!!)

2012/12/21 (金) 00:35:15 | URL | JESS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哪有 我覺得我現在才對他好呢!以前我對他是萬受無疆 現在是攻德無量啊!
說真的我自己也覺得我好像越來越AS了.........但我就是很喜歡看XYYJ很帥的遊戲在花叢馬!!!

> (其實我不看AS的唯獨妳的我看唷XD)
真的假的 這句話對我而言是最好的讚美ˇˇˇ

好懷念洋栖菜喲~那段時間真是被滿滿的SA滋潤
哪像現在 整個就像是北大荒- -

老實說 我也超喜歡這篇的 特別是前半段- -

2012/12/24 (月) 16:30:58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啊这篇好甜好生活化!安定的喜欢(๑•́₃ •̀๑)看每篇文都觉得好欢乐好可爱得到了治愈嗷嗷嗷!〖别嚎了x

2015/12/06 (日) 04:28:10 | URL | 透明的AIRI #- [ 編集 ]

Re: タイトルなし

天啊這篇超久惹,羊栖菜都是MONSTER的時候惹!

2015/12/06 (日) 23:56:23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