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SPAK]不合季節的怪談 番外。春雷

20100703完結

特別感謝:最近每天晚上都在做惡夢的變得很憔悴的C子提供之素材。


  話說那年放榜,相葉不能說是不僥倖的,和櫻井考上了同一所大學。

  對櫻井而言,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只有經濟系所在的經濟學部和相葉考上的心理學系所在的文學部並不在同一校區這件事情。
  反觀相葉,面對充滿新鮮與刺激的大學生活,與高中截然不同的解放感,立刻讓他對因為在不同校區而變得很少碰面,反正也沒什麼繼續碰面的必要男人就是要活得前瞻過去的事情就讓他放水流吧的櫻井對自己似有若無的疏遠,從一開始稍微好像有點介意,到後來立刻把這個人徹底放未記。

  櫻井當然不是討厭相葉。要是討厭他,高三那年,就不會明明應該要認真準備大學考試,卻還陪他秉燭夜遊,有事沒事嚇得屁滾X(消音)流。
  只是,高中時代,就算再怎麼試圖作怪,制服還是制服,它不會變成GUCCI華服,只要長得還不錯,學業成績尚可,品行優良(也許不優良更好……),就算運動音痴了點膽子小了點尖叫聲吵了點,那所謂的『人氣』,還是能勉強維持住;但大學不同,面對這麼一個開放並生氣蓬勃的環境,以服裝髮禁戀愛限制一切道德禁忌全數解除的大前提下,那絕對是百家齊爭鳴,好壞立馬見真章啊!
  高中時因為潛心於社團和學業,基本沒啥時間涉獵時尚方面的櫻井,在一次穿著自以為飛遜其實根本就很遜宛如鬼太郎裡鼠男造型的DOUBLE帽T在聯誼會上滑鐵盧,並淪為整個經濟系的笑柄後,櫻井失落了、絕望了、他感覺到自己的大學生涯貌似有出師不利的FU了。他拉緊帽T束帶,當真COS起鬼太郎裡的鼠男,默默淌淚飽餐他的葵花子特餐;然而,當從新生訓練起,就被所有人尊稱為時尚達人的相葉,以拔群之服裝品味帶走全場最正的妹並先行告退時。
  櫻井的心就和他的肩膀一樣斜了,那是大大的不平衡啦!!!

  不帶這樣的呀T口T!

  相葉這人雖然性好女色,本質上來說還算是個講義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他其實也滿有心想要好好改造一下自己的青梅竹馬,怎奈對方是那個自尊心高過天,肩膀斜過比薩斜塔的櫻井翔,完全把他良心的建議視為敝屣。時間一長,相葉也漸漸對眼前這隻陰鬱鼠男失去耐性。要知道,他SUPER IDOL相葉雅紀可是很忙的,有一大堆報告等著複製貼上、有大量聯誼總召排隊哭著求他參加、有複數女友要陪伴交往!……大一新鮮人的生活,就在如此分歧、漸行漸遠的狀態下各自渡過。已經被定型為鼠男基本上交不到什麼朋友的櫻井,漸漸變得很宅。
  於是這晚,依舊一邊上2頻道一邊使用複數ID登錄BBS並且自己噓自己企圖炒人氣的櫻井翔他,突然發出一聲尖叫!
  當然,並不是因為他看到阿飄,故事的進展,才沒這麼快。
  他只是看見玻璃上面,反射出來一個頂著宛如大媽一般的鳥窩頭、鬍渣、雙下巴、因吸菸過度而泛黃的牙的自己,如此而已!
  很久沒照鏡子的櫻井驚得臉兒青筍筍!他在幹嘛?他到底在幹什麼啊?父母辛辛苦苦賺錢給自己繳的學費可不是讓自己拿來廢的,他要振作!他要奮起!
  下定決心的櫻井立刻消掉自己的BBS帳號,衝進浴室拿起刮鬍刀當然不是企圖刎頸而是迅速把自己下巴上的鬍渣刮得乾乾淨淨,並開始撰寫健身計劃並身體力行,當逐漸有恢復到六角臉尖下巴跡象時,他重又向學生會提交了入社申請,畢竟有社團實務經驗才算得上有全方位的實力!……

  ……在如此這般夙夜匪懈的努力下,兩年時間匆匆過去,櫻井升上大三,因為經常REPORT西服襯衫的頻率變高,再加上視力變差黑框眼鏡上臉加分不少,櫻井這才總算擺脫鼠男形象,擠身型男之列並得到副會長這個響叮噹的職銜。

  轉眼,又到了櫻花盛開的季節。這天,為了即將到來的迎新大會,學生會上個禮拜便發下通知,召集校內各大社團社長,預備好好討論一下今年大會的主題。
  孰不知道是時間選得太差大家禮拜五都沒課返鄉還是怎樣,已經超過預定時間30分鐘還是只有櫻井一人端坐在主席位置上,他雙手抱胸,一陣冷風吹過。
  這年頭副幹部難當啊,只能攬些沒人關注又麻煩的差……櫻井在心中抱怨。
  當長針重新指向12,總算有一個男孩匆匆跑入,他一邊跑,一邊很沒誠意地道歉:「抱歉,抱歉……啊!……」
  櫻井一驚:「這塞奶的聲音……莫不是,山下!?」
  「櫻井學長!?」

  進門的是穿著輕便黑色運動夾克及一條滿是破洞補丁的牛仔褲,脖子上掛著耳機斜背著單肩背包,汲著夾腳拖的山下智久。
  「你……怎麼會在這裡!?」櫻井難掩臉上的驚訝。
  「社長說他臨時有事(絕對不是去泡妞喔!)叫我代替他來……結果根本沒有半個人是怎樣?是說我居然不知道櫻井學長也唸這所大學,大驚啊大驚……」
  「先生你的OS太大聲我都聽見了= =……是說三年不見,你還是完全沒變,依舊如此之失禮……」當櫻井正準備發洩他心中身為學長卻不受尊重的不滿時,門又重新被推開,兩個男人行色匆匆,行跡可疑,鬼鬼祟祟地走了進來。
  「抱歉、抱歉、路上有點事擔擱了呃,啥小啦,為何只有小貓兩隻……」
  「相葉學長!很痛!不要拉啦!你是喝了蠻牛x10喔!!!」
  又是無比熟悉的聲音x2,櫻井還沒還沒來得及反應,眼前便竄過一團黑影。只見山下以光速撲進那個發言的男人懷中。「愛拔醬!我好想你呀~~~」
  「P醬我清晰記得昨天你還來我家搭伙,難不成昨晚那位是你的影衛= =?」
  有些招架不住G奶在懷的相葉雅紀今天依舊穿得十分有形帥氣,而在他身旁,身著黑色T恤的瘦小少年正想不動聲色地逃離現場。
  「不打聲招呼就想烙跑,這是對三年沒見的學長的態度嗎╬?」一直被冷落在一旁,早就OUT OF CONTROL的櫻井一把提起少年的衣領,嘴角微微抽蓄。
  「櫻井學長…………好久不見,您還是這麼玉樹臨風,帥到掉渣呢^_^|||……」
  如果現在手邊有龜殼大概會把整個身體縮進去的龜梨和也正滿面驚恐地看著他這輩子可說是最不想再見到的三人組學長就這麼橫亙在他面前,用一種嘿嘿嘿嘿嘿的表情注視著自己。要是早知道會落入這般境地,一開始他就不該因為一時失察而決定考這所大學還莫名奇妙就給他考上;想說在入學之前來看看環境,結果卻在校門口遇到相葉雅紀,然後就被一個熊抱地被綁架來了這個學生會室。

  (好像只是在俵櫻井先生的前情提要完畢)

  又過了一小時,還是沒有其他人出現,只有久違的四人,坐在空蕩蕩的會議室裡,相葉捧著腮有些心不在焉地四處張望,龜梨則嫌棄地看著戴著耳機正在搖頭晃腦彷彿喀了1公斤K它命的山下。櫻井按著額角,清清嗓子。
  「……咳,雖然人數有點稀少,但我們還是開始吧。」
  「拜託,櫻井學長,我可是新生耶,你們怎麼可以無視我的新鮮感我的權益,就這樣當著我的面討論迎新大會的事情= =?」
  「沒關係啦,」相葉很豪氣地拍拍龜梨的肩膀,「反正今天與會人數這麼少,就算有什麼提案也不可能表決通過,充其量只能算是會前會☆~」
  「………………(搖頭晃腦)」旁邊的山下先生明顯沒打算參予對話。
  「所言甚是。」櫻井長長嘆了口氣,看向其實真的很適合當那種社團社長的相葉:「那麼,您有什麼提案嗎?『團康社』的相葉社長?」
  相葉抵著嘴唇思索了一會兒,突然興高采烈地舉起手。「報告櫻井副會長!如果要迎合夏天這個主題。小的牆裂提議:可舉辦試膽大會或者說鬼故事比賽~」
  「卻下!(←意同駁回)」櫻井扯開破鑼嗓,「相葉雅紀你夠了沒?都已經讀大學了還在搞這些!」是不知道副會長我什麼都很大(?)最小的就是膽子嗎!
  「講個鬼故事而已又不是要你高空彈跳,怎麼這麼多年過去櫻井學長你的膽子還是跟小鳥一樣小啊?」不知何時已經拔下耳機的山下露出一臉挑釁的笑。「還是說,不只膽子,其他部位也是一樣很小一粒?……」  
  聞言,櫻井額角接二連三地爆出無數青筋。
  「誰說我小了?要不要來拼一下看是誰比較小……!!!」
  智障對話進行的這當口,霎那間,一陣青白電光,劈開不知何時漆黑成一片的天幕,在眾人的一聲驚呼中,會議室裡突然失去了所有光源。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翔醬!不要勒我脖子!我快不能呼吸了!!!」
  「山下學長!你手在摸哪裡啊!那不是手電筒你不要這麼用力地握它啊T_T(←到底是握到哪裡啊驚)!」
  「大家冷靜,大家COW DOWN!」
  「冷靜是CALM DOWN啦!」

  啪。

  突然出現的火燄照亮死黏在相葉身上的其餘三個人。
  看準山下所在方位龜梨立刻一拳揮出。
  「跳電?」櫻井餘悸猶存地看著滿面通紅的龜梨和應聲倒地的山下。
  「咳、應該是雷打到變電器,一下子就會復電了吧……」相葉臉色蒼白。
  「是說。」捂著鼻血從地板上爬起來的山下語焉不詳,「愛拔醬你居然隨身攜帶蠟燭啊?…………………………………………………」
  「呃。」相葉不知為何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他急忙把自己的皮包從椅子上拎起,使勁把裡面的東西倒到桌子上,「P醬!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絕對沒有什麼變態的愛好喔!你看你看你快看啦!我沒有帶皮鞭和繩子嘛!!!」
  本來死黏在相葉身上的櫻井和龜梨冷眼看著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相葉雅紀並慢慢遠離這個原來在清純可愛的外表之下卻藏著這麼一顆變態之心的可怕男人。

  ……………………
  …………
  ……

  彷彿以閃電為起點,外面開始下起了暴雨,雨水敲打在窗上,發出清脆聲響。
  電遲遲不來,唯有相葉手上的一絲微弱燭光,映照著四張年少不安的臉龐。
  將蠟燭穩立於櫻井遞過來馬克杯中,相葉將急就章的燭臺擺放在桌上,微弱的金色光芒,為這黑暗空間增添一絲安定溫暖,因為會議室裡密不通風,燭火燃燒得十分穩定,只偶爾隨著誰說話時帶動的氣流,輕輕晃動。
  「外面雨下還真大……」相葉看著窗外,喃喃自語。
  「嗯……」
  「眼下也不可能走出去吧,大家應該都沒帶傘……」
  這幾天都是好天氣,不可能有人會隨身攜帶雨具;況且這樣的雨勢,就算撐傘還是會渾身溼透吧。
  「反正也沒事可做,現在又天時地利人和,不如就……開始吧?」
  「開始什麼啊= =?」龜梨看著沒頭沒腦的相葉,眉頭微微一緊。
  「來講鬼故事呀~」
  「你到底,為什麼對這些怪力亂神的事情如此執著啊?……」櫻井嘆口氣。
  「閑著也是閑著嘛。把握時間,那我解說一下規則唷~」
  無視其餘三人的意見,相葉笑吟吟地捧起燭臺,獨自走向會議室的左上角。

  規則如下:

  採用接力的模式,你們先都拿一支沒點燃的蠟燭各自站在會議室的四個角落,從我開始(因為我的蠟燭已經點燃了嘛~)順時針走到下一個角落把故事講到一個段落,點燃對方手中的蠟燭,吹熄自己的;下一個人再走到下下一個角落,就前一個段落把故事講到下一個段落,一直到故事結尾為止。
  一定要每個人都輪過一次才可以結尾。

  非常有社長架式的指揮雄壯威武又乖巧聽話的山下把一直鬼吼鬼叫不肯屈服的櫻井架到左下角,相葉舉起手裡的燭台,從左上角走向右上角。那裡站著的是,有些忐忑不安的龜梨。相葉清清嗓子,雖然刻意壓低了音量,但在鴉雀無聲的室內已足夠使其餘二人聽得一清二楚。

  「現在要說的這個故事呢,是我的親身經歷……」
  「咦,真的嗎?!……」龜梨大驚。
  「沒有啦,是編的。雖然是編的,還是假裝是自己親身經歷的比較恐怖嘛~」
  「…………-隨便了啦= =,總之,快開始吧。」



  櫻井和相葉就讀的大學位在郊區,正門面對著一般街道,熙熙攘攘,後門外則連接著一片僻靜住宅區,以及由管委會連同居民合力栽種的人造林道。
  相葉所在的團康社經常受到學校或者其餘社團委託,協助辦理各種活動事項,開會開到三更半夜是家常便飯,除了女孩子偶爾不方便無論如何都必須回家以外,社團裡男生為求方便,幾乎都會直接睡在社辦。
  這天相葉也受到系上系學會囑託,協辦文學部的例行祭典而開會到凌晨兩點半,雖然也想乾脆睡在學校,可是明天早上課堂要繳交的報告還放在宿舍裡。
  大學的宿舍並非位於校內,而是建在離學校有一段距離的住宅區外圍,騎單車大概需要15分鐘,但是今天並沒有騎車來的相葉站在後門考慮著應該怎麼回去,此時,碰巧遇見因為學生會事務延遲,也恰好要回宿舍的櫻井。
  宛如在海裡飄流終等到救星的相葉當然不可能放過這碰巧流經的漂流木。

  「相葉雅紀!你講故事就講故事,幹嘛把我也牽拖進去!!!」
  黑暗對角線一端的櫻井放聲大叫,聲淚俱下,字字斷腸。
  「小翔你很囉唆耶!我當然要拿身邊的人來編比較好編啊!」
  「那你幹嘛非得指定本人在下我!?」
  「我高興!不然你想怎樣?咬我啊!」
  「你們兩個不要吵了啦……這樣這個活動要進行到何時?= =」龜梨和山下急忙好言相勸,誰叫這兩個人吵起架來實在是有夠幼稚有夠煩。
  「T_T」
  「那我繼續說囉= =b」

  儘管交通規則禁止單車雙載,想說反正是晚上也沒警察的櫻井依然很爽快地答應載自己一程,相葉跨上后座,兩人隨即朝著宿舍的方向前進。
  深夜的後道沒有設置交通號誌,四下萬籟俱寂。通過住宅區,轉眼來到人造林道。沉悶的夏日夜晚,空氣一團一團地滯留在原地,連拂過臉頰的風都顯得浮躁。儘管因為處理許多繁瑣事務而筋疲力盡,相葉仍然強打起精神和櫻井聊天,如果不這樣,他真怕自己要睡著,滾落路邊變成廢棄物了。
  相葉倚在櫻井右肩上,持續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一面笑,一面從眼角餘光,瞥見櫻井左肩上,依稀有著一個模糊的人臉影像。
  『錯覺……?』


  「……相葉雅紀你等一下!我根本就沒住宿!還有單車是不能雙載的!」
  聽不下去相葉雅紀過分架空的櫻井再度哭號。
  「唉唷翔醬,這只是編的嘛。」
  「你要編也要編得有邏輯一點啊!」
  「……╬ ╬」不停被打斷的相葉額角冒起了青筋。櫻井翔!你真的很青番耶!再吵,待會我就讓故事發展成你被阿飄同化、吃掉!變成新一代阿飄喔!」
  相葉的恫赫成功遏止了櫻井的咆哮,那淒厲的尖叫轉眼成了啜泣,「嗚嗚嗚,奇怪!可惡!就只會恐嚇人家,都不考慮人家的感受……T_T」
  「我要繼續說了啦。」

  相葉揉揉眼睛,他想自己是不是太累,才產生了幻覺。但揉完眼睛,再往同個方向看去。果不其然,那個模糊人影依舊在櫻井肩上搖晃。
  『好奇怪唷,那到底是什麼啊?是很大坨的灰塵嗎?……』
  想一探究竟的相葉,在不使櫻井感到違和的前提下,將身體改倚在櫻井左後方上,用餘光朝右方看去。那個模糊的人臉,這次改出現在了櫻井的右肩上。

  每個學校自身和周邊或多或少都有些傳聞,關於這所大學的後道和宿舍自然也免不了,而有車的地方就有車禍,所以確實也有在後道出車禍的學生怨靈會糾纏本校學生一類的八卦,但具體是什麼情況,卻從沒有人能說得清楚,甚至實際經歷的人,也一個都找不到,每個人都說是『同學說』、『朋友說』。
  總之傳聞這種東西,充其量也就是些道聽塗說,大同小異,不可盡信的鬼故事罷了,相葉雖然很喜歡怪力亂神的玩意,但本質上,還是比較務實的。
  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相葉一鼓作氣將整個身體向後退,和櫻井保持距離往前看,不看還好,這一看相葉簡直全身起了厚厚一層雞皮疙瘩。

  在他和櫻井中間,居然還夾坐著一個人。

  從學校出來的時候,相葉很確定上車的就只有他一個,中間莫名奇妙多了一個人,自己還感覺不到,這種狗屁倒灶的事情怎麼用科學的角度也解釋不通吧!
  儘管被這個非理性的事實驚嚇得頭皮發麻,卻怎麼也按捺不住好奇心的相葉慢慢將身體前傾,果然,完全感覺不到兩人之間有任何實體存在,輕易就接觸到櫻井的背脊。強忍著恐懼感,更加向前,模糊的人臉影子依舊在櫻井左肩上忽隱忽現,又稍稍向前一些,打算看清楚那張『臉』的具體樣貌。
  彷彿察覺到他的心思一般,那個『人』的影子也移動了,瞬間,兩人就直接打了照面。那確確實實是一張臉,只是,本該在其上的五官,已經模糊難辨了。
  撲鼻而來的強烈焦臭味,讓相葉一時間差點窒息。那張燒焦的『臉』,正咧開嘴對他笑;而在應該是口腔的內部,並沒有牙齒骨骼,有的只是一個巨大,不斷發出惡臭味的黑色窟窿,還有一條不斷落下黑色粉末,炭化的舌頭……



  「好~到此為止~」相葉笑起來,點燃龜梨手中的蠟燭。
  「啊……哎!?」龜梨把張大的嘴巴合上,呆呆地點頭。
  「接下來輪到你啦,加油~」相葉笑著霸佔了右上角的空間,用溫柔的眼神催促龜梨速速前往下一個角落。龜梨也只好端著燭臺,來到右下角的山下身旁。

  大概因為長久的等待,山下已經戴著耳機睡著了,龜梨推推他的肩膀,「山下學長,輪到我們啦!」
  「啊。呃?剛剛講到哪?」被搖醒的山下一臉茫然。
  「總之我要開始了……= =」似乎抱持著早點了事的心態,完全不等山下恢復意識,龜梨立刻滔滔不絕地把故事繼續下去。


  就算神經再怎麼大條這下也嚇得魂飛魄散的相葉一時失去平衡,就這麼跌下車摔倒在路上,正常情況下應該會停車關注自己的櫻井居然沒有回頭,就這麼騎著車,載著那個意義不明的恐怖物體揚長而去。
  相葉啞然地看著櫻井離去的背影,發覺自己居然已經在離宿舍不遠的路上。



  「等等、等等,真的給我等一下。為什麼我非得跟阿飄一起行動不可!?」櫻井微弱並帶著哭腔的聲音再次從角落傳出。
  「我只是沿用相葉學長的設定而已嘛……= =」龜梨很無奈地繼續。


  發揮飛毛腿本領的相葉立刻奔回宿舍求援,禿頂舍監緊要關頭卻不在平日休憩的小屋內,沒人開門的結果相葉只好翻牆進門,一番折騰都已經凌晨三點了。
  不過凌晨三點對大學生而言,才正是夜生活的高潮,宿舍內仍燈火通明,在交誼廳裡和幾個學生打聽舍監的行蹤,最後總算在頂樓露台上,找到舍監的身影。
  舍監似乎正在指揮學生做清掃工作的樣子,手扠著腰頤指氣使,這時,顧不得還有其他人在,相葉衝上前去,手舞足蹈地把剛才的遭遇和盤托出。
  其餘學生都停下了動作,憂心起櫻井的安危,惟獨舍監大人顯得興致缺缺。
  『雖然是這樣,但是櫻井君現在到底身在何處我們也不清楚,也許天一亮他就會回來了。再說,也能不確定是不是你的錯覺嘛……』
  舍監完全認為相葉在說謊,還擺明一副『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打算淌這趟渾水』的態度,說句不要太擔心,早點睡,之後就離開了露台。
  苦無證據的相葉百口莫辯,雖然大家都此起彼落表示聽過類似的傳聞,但傳聞終究是傳聞,沒有實際證據一切都是白搭,就算報了警,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跟警察解釋現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既煩惱又擔心櫻井安危的相葉不安地向四周張望,看見正巧也在露台上抽菸的山下,而山下身邊,還跟著一個和他十分相像的小男孩。
  似乎察覺到相葉的注視,便將手肘靠在欄杆上,捧著臉頰對他露出牙齒笑了起來,看見小男孩可愛的笑容,心情總算稍微舒緩了一些。
  今天是週五,雖然宿舍有明文規定不能讓學生的眷屬在宿舍裡過夜,但是無視規定,攜家帶眷甚至還和男友女友睡同一張床的依舊大有人在,就算山下帶自己的弟弟進宿舍,也沒有什麼好奇怪……



  「揪都媽得,」山下終於睜眼了。「我根本沒有弟弟,只有妹妹啊。」
  「那不重要。」
  「咦= =?」
  「應該說,有關於你的一切對我而言都不重要。」
  「太過分了!!!龜梨和也你真的太過份了T_T!!!」
  山下開始種起AIR磨菇,但龜梨根本就不甩他。


  相葉靠近山下。
  『我都不知道P醬有個這麼大的弟弟耶……』
  只見山下臉上的表情突地一變。『弟弟……?』
  『對啊,』不解於山下的錯愕,相葉愣愣指著現在正在他們面前欄杆上,捧著腮直衝兩人笑的小男孩。『他……難道說他不是你弟?』
  山下的臉唰一聲變得慘白,『我是有弟弟……可是我弟……早在幾年前就出車禍,過世了啊……』
  相葉這才注意到,他和山下正站在露台的邊緣,而小男孩,則隔著一個欄杆和他們對望,但是在欄杆外面,並沒有可供站立的空間,換句話說……
  終於察覺到有哪裡不對勁的相葉臉色由白轉綠,又由綠轉灰,總之就是把各種顏色都在臉上展現一遍以後,他默默向後退,等退到一個他認為是安全的距離以後,就拔高嗓子放聲尖叫鬼哭神號驚天地泣鬼神衝離開了露台……



  「不但捏造出一個弟弟,還立刻發他便當是怎樣!?」山下破口大罵。
  「這只是編撰的、假的!你不要這麼當真好不好?」龜梨煩不勝煩地把山下的蠟燭點燃,並吹熄自己的。「我就到這裡,山下學長你繼續加油吧!」
  龜梨很豪邁地霸佔了山下的位置,百般無奈之餘山下只好捧著自己的蠟燭朝櫻井所在的角落前進。待到櫻井的身影進入燭光映照範圍,只見那人抱著膝蓋蹲在那裡,用一種彷彿棄鼠般,悲悽又陰鬱的眼神看過來,山下抹抹額頭上的冷汗。
  「櫻井學長,打起精神來嘛~」重點是在這外面雷電交加,裡面一片黑鴉鴉的會議室,且唯一光源只有蠟燭的前提下,你這樣看起來真的很嚇人啦……
  櫻井一聲不吭,只見他哀傷的側影,以及右手食指在地板上畫著的圓圈。
  「反正我就是明明沒住宿卻在深夜裡騎著腳踏車,準備被阿飄同化的料……」
  「學長我要開始了喔= =……」


  相葉離開露台,氣喘吁吁地回到寢室。寢室裡的三名室友早就已經睡下,房裡安安靜靜的,只有還開機的電腦、充電器等用品所發出的細碎過電聲。
  相葉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自己的位置,拉開椅子一口氣坐下來趴到桌上。
  今晚也不知交上什麼霉運,從出學校起,就接二連三地遇到些怪事。抬起臉看看擺在桌上的小時鐘,居然已經快四點,最近天都亮得很早,也許應該如舍監所言,等天亮之後再打算吧。
  雖然擔心櫻井的安危,但是眼下自己根本什麼都做不到,與其瞎操心,還不如趕快睡覺貯存體力,明天才好見機行事,又想到自己明天早上十點還有課的相葉立刻爬上床準備睡覺。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天氣太熱自己又一路奔波,還是容易出汗的體質作祟,雖然寢室裡有空調,也在床腳放了個電風扇猛往臉上吹,可依然渾身濕黏,難以成眠,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的相葉只好無奈地爬下床,把臉盆和一些衛浴用品整理好,抱進懷裡。
  『還是先去沖個涼吧……』



  離開寢室,通過一堆衣物隨風飄蕩的晒衣場,經過牆面上綴滿鏡子的洗手台,瞥見脫水機旁邊慣例一樣遺留著某個學生忘記帶走的內褲,相葉來到空無一人位在宿舍中央的公共浴室。
  習慣性鑽入經過長時間摸索,判斷水流量及水溫最穩定的右排後方數來第三間浴室,將臉盆放到鐵製置物架上,三下五除二地拉掉自己的運動衫和牛仔褲,轉開出水閥,突然被熱水燙到的相葉急忙關掉蓮蓬頭。
  浴室的水有時候會這樣,忽冷忽熱,安全起見,相葉將水閥大幅度轉向冷水,繼續沖掉頭髮上的泡沫,不過。
  『……好燙!』
  這次差點被燙熟頭皮的相葉一邊慘叫,一邊把蓮蓬頭關掉,他憤怒地看著出水口,但是水閥好端端地停留在冷水區,並沒有往熱水區移動半分。
  『搞什麼鬼啊……』
  意識到今晚的事態走向微妙的相葉這次不敢再閉眼,雖然泡沫流到眼睛十分的刺,但總比又被燙得哇哇叫要來得好多了。
  大概因為死盯著看的關係,這次水沒有再變燙,相葉總算平安洗好了頭。快速洗淨身體,開始洗臉時,突然感覺有什麼硬硬的四方形物體滑到腳邊。

  宿舍的浴室,隔間下方是全部連通的,因此經常發生隔壁間的人的東西順著水流漂過來的事情。習以為常的相葉蹲下身,只見一塊水藍色肥皂在腳邊盤旋,大概是隔壁的吧?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隔壁的人敲敲隔板,伸來一隻手,相葉想也不想,便把肥皂塞入對方手中。

  一會兒,又流過來一條什麼長長滑滑像是洗澡巾的東西,這次相葉沒睜眼,蹲下去把那東西撿起來,不過,敲隔板的聲音卻遲遲沒有出現。
  相葉握著洗澡巾站了一陣,才奇怪地關掉蓮蓬頭,用手背抹了抹臉睜開眼睛,只見本來是一片米黃色的牆面上,不知何時,爬滿細細長長的黑色條狀物。
  一路向上望,相葉看見了一顆頭顱,連接著一個,像是女孩子的身體。
  該說是女孩子還是什麼,相葉已經沒辦法去判斷了。此時只見她整個人頭下腳上倒掛在牆上,牆面上爬滿的黑色條狀物,原來是她的頭髮;至於另一半還在隔壁的身體,此時,正像吸飽水的海綿一般,正緩緩朝他所在的浴室蠕動而來。
  過分巨大的衝擊令相葉連應該奪門而出這種事都忘了,祇能呆呆地拿著手裡的東西,等他總算注意到手裡拿著的是什麼,就更加動彈不得了。
  紅色,長型,柔軟,根本不是什麼洗澡巾,反到更像在腹腔裡的某種器官……
  此時女孩已經滑到了自己面前,仍舊維持頭下腳上的姿態,在地板上的頭顱,黑髮隨著水流四散,嘴巴,此時正用大概是在笑的表情對相葉一笑,恭敬地從相葉手裡接過鮮紅的腸子,塞回正在相葉面前洞開並不斷流出污血的腹腔裡。
  『嗚……咕……噁……』
  目睹這衝擊又噁心一幕的相葉終於再也受不了了!他臉盆也不拿了!衣服也沒時間穿了!就這麼華麗麗、一邊嘔吐、一邊裸奔出了浴室。


  「山下你意外地有說鬼故事的潛力耶= =……」
  嚇得面有土色的櫻井噤若寒蟬地說。
  「這點破事對我山下大人而言那是小菜一碟,蛋糕一小塊呀~@^_^@」
  若無其事結束在這麼噁心的段落,山下像個沒事人一樣將櫻井的蠟燭點燃,接著,吹滅了自己的。

  經過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後,櫻井總算甘願驅動自己僵硬的雙腳,往相葉的方向移動。那個人似乎也因為長時間待機,睡著了,整個人在牆角縮成小小一團。
  動手推推相葉,只聽見他咕噥一聲,確定對方還有意識,櫻井便眼角噙著淚,開始把故事繼續下去。


  所幸沿路都沒有撞見其他人,相葉總算順利並赤條條地一路狂奔回寢室,等到把門重重鎖上,這才稍稍鎮定下來。
  從衣櫃裡隨便拉了件T恤和短褲穿好跳上床,可這會別說是睡覺,相葉整個人因為受驚過度,即使躺在床上,也會因為不斷回憶起那一幕而無法闔眼。煩悶之餘,最終還是下床,拉開窗簾向外看去,天空,已經微微泛起魚肚白。
  天都已經亮了,不可能再發生什麼吧?這麼想著,反正也睡不著的相葉索性披了件外套離開寢室,走向交誼廳。

  交誼廳裡,有美術系的人在徹夜趕工做作業,看見有人在,相葉鬆了口氣,和在裡面的學生打聲招呼,相葉走到角落坐下,拿起遙控器,把電視打開。

  相葉所住的這棟宿舍交誼廳是建成半圓形的,右手邊有一大片落地窗,能夠看見對面宿舍的情況,交誼廳內的桌椅,則隨著學生喜好或需要隨意擺放,這時大半都被美術系的人搬到入口處,用來擺放繪圖用具。
  美術系那些人大概分成兩組,一組各自畫畫,一組則合作雕塑,相葉轉動遙控器,但是這個時間帶,無論轉到哪一台,都是一片無訊號的雪花,百無聊賴之餘,相葉只好開始觀察美術系的人在幹麻。

  做雕塑作業的大約有兩三個,正在用保麗龍以及廢紙箱等進行類似裝置藝術作品的創作,此時已進展到上色階段。幾個女生戴著口罩,在地板上鋪開報紙,各自用噴漆替一個已經成形靠牆擺放的裝置品上色。
  裝置品是一個半人馬造型的雕塑,和牆壁融為一體的灰白,給人一種蒼白的無機質感,相葉站起來,走過去看著那個栩栩如生的作品,正感佩於美術系學生的創造力時,突然發現那匹垂著目光的半人馬,突然抬眼,朝他眨了眨眼睛。
  相葉呆住半晌,他用手揉揉眼睛,發現本該在交誼廳裡的美術系學生,突然都不見蹤影了;從只上了半邊的顏色,漸漸擴散,在人馬的身體上,深淺濃重幻化出各種色彩,這些色彩,最終又融合成一種似紅似黑的顏色。
  伴隨著肉塊燒焦的氣味,相葉突然覺得這匹半人馬看起來怎麼這麼熟悉……



  用盡全力講到這個段落,櫻井已經精好幾杯了,儘管急著想把相葉手裡的蠟燭點燃,但是不管怎麼催促,那個人卻遲遲不肯把燭臺遞到自己面前。
  外面的雨下得又大又急,即使隔著牆,殘暴的雨聲仍聲聲入耳。
  「相葉雅紀,快點把蠟燭拿出來啦!」櫻井額角滲出汗珠,空調已經停了一段時間,會議室裡氣溫開始升高。但櫻井清楚自己流汗並不是因為熱的緣故。
  黑暗中背對著自己的相葉,一動也不動,櫻井不安地搖晃著相葉的肩膀。
  「愛拔醬……」
  手指觸到相葉肩頭上的衣服,像剛從外面傾盆大雨裡走進來的一樣濕潤。
  「愛拔醬?……」
  明明不斷呼喚,那個卻始終不應答,並且開始發出,類似竊笑的聲音。

  此時櫻井突然發現了一個沙鍋大的問題。

  一開始相葉在會議室左上方,龜梨在右上方,山下在右下方,而自己則在左下方。相葉走到右上方點燃龜梨的蠟燭後,龜梨再出發點燃山下的蠟燭並留在右下方,自己手裡的蠟燭則由從右下方走過來的山下點燃,山下留在左下方。
  簡言之,現在右上方的是相葉,右下方的是龜梨,左下方的是山下,左上方……也就是此處,現在應該沒有人才對。

(簡易圖解)

『一開始』   『現在是』

相葉→龜梨    櫻井&『?』→相葉
↓   ↓      ↓      ↓
櫻井←山下    山下  ←  龜梨


  "我來把故事結尾吧。"

  那個『人』突然發出了聲音,櫻井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這絕對不是相葉。他試著發出叫喊,但是喉頭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哽住了,連呼吸都變成煎熬。
  一道閃電劈開了黑暗,櫻井發現相葉和龜梨等人早已不見蹤影。
  整個會議室裡,只剩下他和那個……『人』而已!
  「你們夠了吧!要整人也該有個限度!」櫻井總算擠出一點聲音,但那聲音乾燥得連他自己都大吃一驚,那個人身上的衣服,變得更濕了,而且產生一種又濕又黏稠,血漿一般的觸感。手指像黏在對方肩膀上,無法抽離,更無法動彈。

  "伴隨著肉塊燒焦的氣味,相葉突然覺得這匹半人馬怎麼這麼眼熟……"

  "那絕對是他在哪裡見過的臉……到底是怎樣的臉呢?……"

  那個『人』慢慢地、回過頭來,櫻井立刻聞到一股蛋白質燃燒過後的臭味。

  "半人馬開口了:
  『……是……這樣的臉,對吧……?』"

  在櫻井越睜越圓,幾乎要撐破眼眶的眼球注視下,那個『人』的臉隨著搖曳的燭光,浮現在櫻井面前。
  那是張即使退一百萬步,也不能說是活人該有的臉。他的鼻樑以上已經腐爛,凹陷的眼窩里空空洞洞,只有不斷進出的蛆蟲,唯一保持完整看得出些許原樣的口腔,如同一個巨大的黑色窟窿,此時,正緩緩鑽出一條腐爛的舌頭……
  「嗚、咕……………………」連閉眼都無法做到的櫻井只能低下頭,隨後……



  「翔醬!翔醬!」
  櫻井猛地睜開眼睛,只見山下坐在自己左手邊,正搖頭晃腦地聽著音樂,旁邊則坐著一臉不耐煩的龜梨,相葉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一臉不安地凝視著自己。
  櫻井嚇得想立刻站起來,卻因為失去平衡連人帶椅子地倒在地上。一旁響起騷動,定睛一看,發覺會議室裡早早坐滿了人,與會人員看見櫻井異常的言行舉止,都開始竊竊私語。
  「翔醬,你到底怎麼了啊?」相葉憂心地問,「我從剛剛叫你叫到現在,你都沒有反應,嚇死我了……」
  「叫……?」
  「對啊,大家都聚齊,可以開會了啊……」
  「聚齊……」櫻井茫然地看著坐滿了的會議室,看見龜梨的時候,心頭又一驚,「那龜梨為什麼在這裡!?」
  「櫻井學長,我並不是自己喜歡來的OK?」坐在距離兩人很近的地方,龜梨抱怨,「我只是來參觀校園,就被相葉學長綁架過來,剛剛才跟你解釋過吧……」
  「是……嗎……」櫻井看著另一邊的山下,「然後山下是因為,社長有事?」
  山下摘下耳機,一臉不耐煩,「關於這點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就講過了吧。」
  「剛剛……?」
  「剛剛只有我們四個人,翔醬你不是因為太無聊結果就打起了瞌睡嗎?」
  「我?打瞌睡?我們剛剛不是在玩鬼故事接龍嗎?」
  「什麼啊……」相葉好氣又好笑地說,「翔醬,你是不是睡昏頭啦?」

  說什麼睡昏頭,明明就是你提議的好不好!
  櫻井氣憤地看著相葉,想從他臉上找到說謊的痕跡。就算是想整他,做到這種程度未免也太過份了吧!
  ……但是,和相葉的交情讓櫻井立刻了解到。
  此時對方臉上的表情,證明了他……並沒有說謊。

  打雷、下雨、停電、鬼故事接龍,明明應該有這些事情……
  櫻井忍不住站起身來,無視其餘人關注的視線,將窗帘拉開,想要確認。
  可是外面,是夕陽西下的紫紅色天幕,地板上,完全沒有下過雨的跡象。

  「難道真是夢?」

  狐疑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將文件抖開。指尖傳來微妙的違和感。
  櫻井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那上面的皮膚,像是長久處碰過濕潤的東西一般,吸飽水氣,充滿皺摺;明明沒有下雨,卻感覺整個會議室充滿了溼氣。

  以及……腐朽難聞的焦肉氣味。

  「算了……開始會議吧。」櫻井坐下來,按下面前的麥克風開關。
  相葉也若無其事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回頭從包裡翻出紙筆。而在包包的夾層裡,有四枝,曾經點燃過,現在已經熄滅的蠟燭。
  山下和龜梨朝他看過來,三人不約而同,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隨著一道閃電劈開天幕,會議室的燈,突然毫無預警地暗了下來。


END


2010.07.03 | | コメント(6)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更新!!!現在終於變成合季節的怪談了XDDDD
阿翔真是適合受到驚嚇啊~真是特別有感覺呢!
至於被發便當的山下小弟...來得快去的快...
現在看番外,實在是透心涼~~~~

2010/07/02 (金) 16:23:47 | URL | YuchiRo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對啊為甚麼S先生這麼適合被嚇呢我真是搞不懂啊
他明明就一身的筋肉......
致於山下小弟 因為他根本就不存在 完全只是劇情所需 所以當然是出場費領一領立刻回家啊
日本童工不能操勞超過十二點嘛
這個番外能消暑真是太好了v-119

2010/07/04 (日) 00:05:17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我胆子真的和S先生一样小 T T 冷死我了。
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看某人被吓到的样子,比如他和大蟒蛇的亲密接触 等等等等。

不过总觉得他应该是看不到的那类人啦- -。。。我真的被吓到了 T T

2010/07/08 (木) 14:06:05 | URL | 樱桃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可是我真心覺得和大蟒蛇親密接觸的S先生很口年......
妳看他嚇得那個樣子,多麼惹人憐愛v-107

我也覺得他應該是看不到的才對,所以下次就用看得到的那個人來寫一個好了v-39

2010/07/09 (金) 14:58:05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春雷我來了~~~~
原來"不合季節"是因為本篇不是在夏季寫出來的啊
我當初就想這幾個字到底啥意思呢

春雷的這個梗,就是四人占據房間一角的梗以前就有聽過類似的
讀起來很親切~
而他們四人講的那個鬼故事,的確頗為恐怖啊!
若是我被人載,結果那人肩上時不時冒出一張鬼臉
早就嚇得跳車了哪還會像相葉一樣繼續待著
P醬的弟弟也很嚇人,最後洗澡間的女鬼...媽啊~我最討厭的就是長黑髮女鬼了!!小時候被貞子嚇的記憶太深刻了。
這番外根本篇比起來更恐怖,是貨真價實的鬼故事

然後櫻井翔按照慣例又被妳惡整了!
大學當了整整兩年的宅男(非常有台灣男大生的親切感)
然後遇到相葉和兩個學弟後又照例被丟入怪談的世界
但怪談的定番就是要讓最怕鬼的人去被鬼嚇
這樣才能夠激起觀眾的恐怖心啊~~
所以櫻井翔你就認了吧!!:P 快點再出第三彈吧~~

另外,我知道有論壇在討論山P和相葉
但我沒意願去參加呢...
我只是.....想看你寫的P醬x相葉~~品質保證嘛~~~(笑)
好嗎?好嗎?好嗎???(臉皮很厚)

BTW 櫻井小腿不錯看,穿女傭群是頗美
但每次要他COS女裝,那張屎面XDD 就一點也不萌了!

2012/10/15 (月) 17:14:08 | URL | JESS #- [ 編集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對的,我那一年不知怎麼搞的一直很想寫怪談,但從夏天想到冬天才寫出來XD
但《不合季節的怪談》這個書名其實也是某部漫畫的名字,我是拜借來一用。

春雷的梗是個俗梗,四人故事的內容則是我同事的夢境,她講得繪聲繪影,我則把鍵盤打得劈啪作響XD,因為這個故事是有真人真事(沒有),所以才不像本編完全以搞笑為宗旨。

翔桑的大學前半段生活就是我大學生活的寫照只差沒有鬍渣以及最後我還是沒有奮起XD但確實誠如您所言阿飄就是要讓最怕的那個人去撞才能撞出醍醐味所以翔桑夜露死苦!以後有需要還是要麻煩您XD

第二個番外……有緣有梗我會再續的XD

不是什麼事都只要盧一下就可以辦到的啦……雖然P桑和A君我都很喜歡,但要在下把這兩人湊在一起好好來一發我真的是力有未逮XD

翔桑上次在宿題COS女傭時,不是頗為陶醉自己的美腿XD
後來在秘密嵐,旗袍長卷髮姿也是顧盼生姿呀XDDDDD

2012/10/21 (日) 22:18:05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