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KT/中上]家和萬事興

20110214完結

真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還有機會寫到KT一家,而且CP還是中上,然後中上莫名的也沒很多戲份......

無論如何,有情人沒情人,都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一、情人節

怡人的午休時間,有一通電話打到KOKI和KAZUYA就讀的高中,擾亂了本該平靜的校園生活。
是鄰居塔古奇先生來的連絡。

KOKI當機立斷挂掉電話,結果五分鐘後卻等到滿面春風親自開著跑車來學校接他們的塔古奇先生。校門口那種人來人往的地方,無論是漆著鋼彈圖樣鮮豔的跑車也好,車上震耳欲聾的電子遊戲風BGM也好,穿得像個武士恥力全開的塔古奇先生本人也好,都讓KOKI和KAZUYA兩人漲紅了臉無比恥辱拋下令人極端丟臉還一直叫著KOKI和KAZUYA的塔古奇先生騎上單車落荒而逃。

被脅持到醫院途中,總算了解情況。
他們的媽媽出事,現在正在動手術。
心急如焚的兄弟兩立刻直奔手術房。

手術房外的走廊上,KOKI和KAZUYA沉默地看著他們哭得在地上翻滾還一邊BEAT BOX戚戚粗粗嘰嘰咕咕的爸爸。
KOKI大步流星向前,像一個惡漢般,揪住爸爸的領子,將他提高。「爸爸,你給我冷靜點,你看,你的鼻子越來越大。」
「它一直都麼大!……都這種時候了,你怎麼現在還有心情開這種惡俗的玩笑?你這個孩子怎麼這麼沒良心?還有你那是對爸爸的態度嗎?」
爸爸今天,看起來鼻子真的好大……不對,是好傷心、好難過。
KOKI放開爸爸,在心中沉默地想。自從上次去遊樂園,他們強迫爸爸高空彈跳,但爸爸不肯跳,結果被媽媽一腳踹下離地100層樓的高空,並在一瞬間被拍下一張涕淚齊流的寫真以外,他就再也沒看過爸爸這麼失魂落魄的表情。
「爸爸,沒事的,媽媽會好起來的,你看,媽媽在對你笑唷。」
KAZUYA很有誠意地拿著自己隨身攜帶在影印店放大的媽媽黑白玉照在爸爸面前使勁地搖啊晃。
『我愛你,小籠拋,小跑配,啾啾啾。』還在後面幫媽媽的照片配音。
「我不是小籠包,還有你為什麼要隨身攜帶黑白的照片旁邊還加框!」
他們戴著黑色粗框眼鏡,感覺很像哈利波特的爸爸悲憤吶喊,接著,他撫摸起放在板凳上,媽媽今晚注文的白菜鍋,頹廢地慟哭。
那如喪考妣的哭聲,連後腳趕到的鄰居塔古奇都聽不下去。
「中丸先生,夫人一定會沒事的,你看看那裡是入口,這裡有出口,我……」
「對啊塔古奇先生,請你快從出口滾出去吧。」KOKI靈活的一腳讓塔古奇先生消失在非常口然後不知飛到了何處去,。伴隨著什麼東西咚咚咚滾落樓梯的聲音,KAZUYA抱著媽媽的遺……玉照,看著爸爸,他問。
「所以媽媽到底怎麼了,爸爸?」
關於這點KOKI也很想知道。於是他暫停對著滾落非常口的塔古奇先生不停大喊死ね的造口業行為,轉頭看向他們的爸爸。
看爸爸哭成這樣,一定很嚴重。
可是好奇怪,相較於他們很虛的爸爸,有在練拳擊的媽媽一向勇得像條牛啊。
「你們的媽媽、像仙女一樣可愛的媽媽、像嫦娥奔月一樣優雅的媽媽、像公主一樣婀娜多姿的媽媽、像……」
「爸爸你可不可以趕快說重點?」
KOKI一手搭著爸爸的肩膀,一手抓著一個橘子彷彿隨時要把它捏爆。
我家兒子叛逆啊!中丸爸爸一邊想,一邊悲從中來地嚎:「就是,他今天,那個啥,一時淘氣從二樓樓梯口跳下來,結果!」
「結果!?」兒子們屏息。
「結果,他左腳大拇指就這樣給他骨折了啊啊啊啊啊!……」
KOKI手裡的橘子迅速爆漿,KAZUYA把媽媽的玉照往前一投砸爛了玻璃窗。
「不要為了這種無聊的小事就叫塔古奇先生來學校丟我們的臉!」KAZUYA揪住爸爸的領子。KOKI在旁對爸爸抱以爆橘拳。
「這怎麼會是小事?」爸爸一臉烏青悲憤地吶喊:「你們媽媽接下來都要變成掰咖!那纖細的小腿都要打石膏!我再也摸不到那細嫩的皮膚了嗚呃!……」
爸爸突然口吐白沫往前跌倒,KOKI和KAZUYA愣了半晌,末了大叫:
「媽媽!」
「在未成年的兒子面前胡說八道個什麼鬼東西啊?真是噁心。還有我只是大拇指骨折而已,並沒有到需要包石膏的程度!」
坐在輪椅上的媽媽拍拍手,吹吹拳頭上的灰塵,KOKI和KAZUYA立刻飛奔到媽媽身旁,噓寒問暖,彷彿剛剛的一樁毆父暴力事件只是假象。
「媽媽!你沒事吧!」
媽媽挽起袖子展露美麗的上臂二頭肌表示他整叢好好。
「喔喔,媽媽好威風呀!」KOKI陶醉鼓掌。
「但是媽媽,爸爸剛剛哭得好像你已經歸位了一樣。」KAZUYA說。
「要歸位他自己去歸!走,回家。」一邊交代KAZUYA把爸爸踢旁邊一點以免擋路,一邊叫KOKI把白菜鍋收進書包裡,一家三口就開開心心地回家了。


………………會開心才有阿飄!!!

當中丸爸爸醒來,和被踢落非常口的鄰居塔古奇先生連袂負傷返家時,等著他的,就是緊閉的房門和滿桌的廚餘。

這算什麼這算什麼嘛!深深感到自己已經變成餐具的中丸爸爸悲憤地吶喊。
今天可是情人節唷。
這種一年一度,最值得感謝上帝、耶穌基督、釋迦牟尼佛(拜託請先感謝你老母)讓他誕生,和老婆結識的美好日子,這麼值得慶祝的日子!

「小龍……你睡了嗎?」這樣多年早已學會忍辱負重的中丸爸爸悲憤歸悲憤,但還是秉持著不要讓一切杯具化的原則,謹慎敲門,深怕一個不小心釀成家破人亡的最糟結果。
「我睡了。」
這是『你是跑去哪裡鬼混』的口氣啊!結縭多年深知配偶言語中絃外之音的中丸爸爸有苦難言。難道不是你把我揍昏在醫院,我才會搞得這麼晚GO HOME?
「小龍,別這樣,外面很冷啊。」
「你是不會把客廳的暖氣打開嗎。」
「我不睡習慣的枕頭……」
傾刻間,房門打開,從裡面飛出一顆時速幾乎等於子彈的枕頭。
爸爸被擊昏。

「看來媽媽真的沒怎樣。」KAZUYA放下玻璃杯,爬回上舖,躺平。

KAZUYA的擔心不是平白無故。自從大哥一聲不響二度離家出走去AMERICA,媽媽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一家三口時不時,就要充當媽媽的沙袋。
(因為媽媽力氣實在太大,家裡的沙袋總是三不五時被打破,不敷使用)
誰叫媽媽從前最疼愛大哥了。說起大哥小時候……那皮膚吹彈可破、眼睛雪亮雪亮、嗓子動聽一把、腰桿細得跟竹籤一樣,可說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男人喜愛、女人崇拜呀。KAZUYA和KOKI甚至一度懷疑,年紀大他們很大一截的大哥,根本是媽媽的*客兄(註:外遇的意思)。
不過有道是男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就算媽媽再怎麼疼愛大哥,爸爸再怎麼被大哥當成足球隨意的踢踹,KOKI和KAZUYA再怎麼忍辱負重撿大哥的破爛收大哥的爛攤,大哥還是一心嚮往自由,去了那開放的AMERICA。之後,痛心疾首的媽媽寫了一封信指責大哥不孝,後來又覺得這樣不夠給力,還把它譜成了一首曲(內容大概就是罵大哥忘恩負義,簡直就是披著狼皮的小白兔云云。)
但是大哥那身板,怎麼看也不像小白兔,所以也許媽媽並不是在罵大哥吧。
KAZUYA心想,不過反正大哥也不是第一次來這套,況且還是可以在大哥朋友的推特上見到那鍋糜爛的身影,又不是生離死別,大家各自努力就好。
「不能同意你更多。」KOKI手肘靠在書桌上,一耳塞著耳機一邊快速書寫。
「不過媽媽一向很靈巧,今天怎麼會摔跤。」KAZUYA想起前陣子一家人去爬富士山,媽媽一溜煙就沒了蹤影,丟下他們父子三人在後面氣喘吁吁。
「莫不是因為爸爸最近忙著念那個什麼……函授課程?媽媽覺得被冷落?故意搞這齣想讓爸爸注意他?」KOKI回答,用RAP的韻律。
「並不覺得媽媽有這無聊。」KAZUYA冷靜地反駁。
「也是,更何況爸爸好像也沒多冷淡媽媽……」越來越噁心越來越把媽媽當仙女,晚上越來越熱烈倒是真的。
KOKI拿下耳機,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回頭看著趴在床欄杆上的KAZUYA,「KAZU,你覺不覺得媽媽最近越來越美了?」
「媽媽一直都嘛很美,爸爸的鼻子也一直都很大。」
「是嗎?可是……嗯……唉呀。」
KAZUYA看著臉像紅綠燈一樣一直變換顏色的KOKI,跳下床,抓起桌上的筆記簿,仔細端看上面密密麻麻寫著的詞,眉頭微微一緊。
「哥!就算媽媽變得再美,那也是媽媽唷!是爸爸的配偶唷!」
「你胡說八道什麼?這我當然知道……」
「你知道才怪。」KAZUYA把筆記簿指證歷歷地推到KOKI面前,「什麼淫亂的小白兔、濡濕的美人魚?噁心!我不准你對媽媽抱持著什麼奇怪的幻想!」
「我看你自己才心術不正吧?我只是隨便寫寫你幹嘛擅自帶入媽媽想像?」KOKI有點惱羞成怒:「對還有,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昨天趁爸爸去大阪出差,就假藉怕蟑螂的名義跑去和媽媽一起睡覺的事情嗎?」
KAZUYA最賤了,每次都利用末子的優勢,佔盡媽媽的便宜拼命撒嬌。都幾歲了走在路上還要牽手手……喵的牽什麼手手?老子連一點味道都吸不到!(←?)最好是他會怕蟑螂,蟑螂看到他才要鬼哭神號吧!老大招人疼,老么人緣好,老二就註定沒人要是不是啦!?……KOKI早就為此雞肚很久了。
既然事實已經揭穿就沒有什麼好隱瞞,KAZUYA臉色一暗,瞬間從正直末子君,變成腹黑小惡霸。他彎下腰,在KOKI的耳畔輕聲說:「哥~我看你是在欲求不滿吧~你知不知道,媽媽的睡相好差啊~他昨天整個(腳)都跨到我身上(有),還死死抱著我不放(確實有),還親我(雖然有……)、舔我(沒有!……)、對我這樣這樣、那樣那樣,我好像有點知道,爸爸和媽媽的感情為什麼會數十年如一日,都沒有七年或者十四年之癢了……」
「你!……」KOKI捉住KAZUYA的手腕把他壓倒在下舖高舉起另一隻手準備揍下去,KAZUYA卻完全沒在怕,反而嘴角一彎,露出挑釁的笑容。
霎那間,KOKI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
他只要一想到,被自己壓在下面的這個嘴唇昨天晚上被媽媽親過、這個脖子昨天晚上被媽媽吸過(並沒有)、這個手昨天晚上被媽媽摸過、這個腰昨天晚上被媽媽抱過、他就他就他就……
「喂,那邊兩位。你們要近親相姦媽媽是無所謂,但麻煩要搞出去搞OK?」
……媽媽不知何時,拎著爸爸的衣領,站在大開的房門外。
「媽媽!」KOKI急忙把不知何時扯下來的KAZUYA的睡衣丟到一旁,手忙腳亂地跳下床,「媽媽,請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釀子!……」
「媽媽!……」赤條條的KAZUYA一改剛剛的惡狀,飛撲進媽媽懷裡,聲淚俱下。「媽媽你聽我說,我都說不要了一直抵抗,可是哥哥!嗚哇!我的貞操!」

哇塞,媽媽連凌厲、鄙夷的眼神也讓人渾身好酥……不對啦!KOKI又萌又痛地縮成一丸,在地板上淚流成河。糢糊的視線中,最後留下的是媽媽抱著離去的背影,可惡的KAZUYA訕笑的邪惡表情,還有。

被遺留下來呈現凝固狀的父親大人(臉上有烏青)。


不該是這樣的。
KOKI坐在雙層床下舖,剝開加倍佳的包裝紙,含入,接著,用力咬碎之。

不該是這樣的!
爸爸窩在上舖,手拿玻璃杯,仔細竊聽隔壁的動靜,一邊流著淚。
他本來想今晚,要好好安慰自己因為最近忙於課業與事業,比較無暇理會的嬌妻,卻萬萬沒想到,這枕邊人的位置會被自己的么子給硬生生橫刀奪愛了去。

這個當口,爸爸兀自懷念起了小時候的KAZUYA。
那個小時候長得活像鴨子和蠟筆小新合成體的KAZUYA,那個坐雲霄飛車就會發抖下來會吐的KAZUYA,那個會跟前跟後叫爸爸,要抱抱的KAZUYA,那個怎麼想也不會對自己的媽媽有非分之想的KAZUYA到底消失到宇宙的哪個黑洞去了呢!?

那個當口,KOKI也緬懷起了小學時代的KAZUYA。
那個讓他畢旅時不惜在全班面前敲鐘對其示愛的KAZUYA,那個總是在他身邊笑得一臉嬌羞說我最喜歡KOKI哥的KAZUYA,那個小時候纖細柔弱的像個妹妹現在卻發育過頭活像個壯丁雖然那張臉還是很萌的KAZUYA!!!

KAZUYA啊你不准亂來,我警告你你要是亂來,就會絕子絕孫、生女兒沒屁眼,生兒子沒菊花、乳暈變得和大哥一樣大……KOKI一邊咬著棒棒糖,一邊用RAP的韻律詛咒著KAZUYA,而爸爸則在旁邊用BEAT BOX加上配音……


父母房裡。
KAZUYA和媽媽一齊抬著腿,有可能是在做復健。
看媽媽氣色和心情貌似都不錯,KAZUYA怯怯地出聲。
「媽媽,爸爸說他前幾天有跟大哥去吃飯唷。」
「那又怎樣。」媽媽的聲音低了有十六度之多。
「呃,爸爸說,大哥有道歉,說離家出走很對不起之類。」
「先往別人家兒子心臟捅一刀之後再肉牛滿面爬去上香,你以為家屬就會原諒那個該被全世界黃瓜捅菊花的兇手嗎?」
「呃……」媽媽的比喻好驚悚。
媽媽的心情明顯又惡劣了起來,KAZUYA閉上嘴,這下他就更不敢說,那天吃飯,他也有去了。臭大哥笨大哥,明明知道他很怕媽媽還叫他來當說客。

KAZUYA小時候非常不被媽媽所待見,因為愛頂嘴,曾經被猛揍一頓,起因究竟為何,事到如今也想不起來了,想來想去大概就是因為當年長得太欠揍。
……話雖如此,KAZUYA對媽媽還是感到非常敬畏,雖然……
在旁邊開始昏昏欲睡的媽媽,好受……
不對,錯別字好糟糕,快來人把它糾正,是好瘦,好纖細……

幻想結束,發現媽媽的臉就在眼前,大大的眼睛對著自己,眨啊眨的。
雖然他們家和別人家比起來,有超多地方都不一樣,但是最大的不同,莫過於即使上了高中,還是很黏媽媽這件事(最大的不同明明就是媽媽的性別吧)。
「睡不著?」
KAZUYA點點頭,媽媽的手伸過來。雖然細瘦,但是非常結實的手腕。
「媽媽,你今天為什麼會跌倒?」被媽媽抱在懷裡,KAZUYA問。
「這個嘛……」媽媽想了想,看著KAZUYA,說。「你能保守秘密嗎?」
「那當然囉!」可以和媽媽共享秘密難道不是超棒的嗎?
「其實……是因為這樣這樣那樣那樣……」


早餐桌上的氣氛很糟糕。

雖然還是一樣KAZUYA做早飯KOKI在一旁幫手,但當KAZUYA把裝著牛奶的玻璃杯扔到他桌上濺得他一臉的時候,爸爸心裡十二萬分的不解,二十萬分的委曲了。老婆冷淡就算了,KOKI一向很像流氓動不動就威脅他也就算了,問題是,一向規矩有禮不會對老爸動手動腳的KAZUYA,如今,一體!?

「我要出門了。」卸下圍裙,KAZUYA拿起書包走向玄關。

「我跟你一道走。」KOKI把土司咬在嘴裡,背上書包。

兩個孩子一離開,餐廳裡的氣氛就變得萬分的險惡。雖然剛剛兩個孩子一直75他,但是起碼還能起到緩和的作用。現在……

看著面前沉默喝牛奶的愛妻。一圈乳白色的牛奶漬在他唇邊,媽媽伸出舌頭舔了一舔,媽啊,這種平凡的動作老婆大人做起來為什麼就是這麼煽情啊……

上田媽媽看著自己老公變成紅桃型的眼睛,忍不住威武地咳嗽了兩聲。

「你今天不是有面授課程,還不出門?」

「啊……對喔!」中丸爸爸這才想到確實啊,雖然平常都是上網學習,但是有幾堂必須課卻是不得不去學校上課,為此他還特地和公司請了假。

媽媽居然記得我的課表耶,感動……中丸爸爸實在好想撲抱媽媽一把,但是由於擔心會被揍只好作罷。看看時鐘,確實不走不行,爸爸只好站起身收拾好桌面,把媽媽用過的杯盤一併收入廚房,堆在流理檯裡。

「小龍,我先出門,碗………」

「我會洗,你請自便。」

爸爸詫異地看著媽媽,結果很老梗地打破了一疊盤子。

可是這真的太嚇客了嘛!那個小龍、那個小龍耶!!!那個嬌生慣養富家公子哥,家裡有瀑布還有豪華鋪著豹子皮的國王座椅,那個從小到大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除了讀書比較不行的小龍,他剛剛說什麼?他剛剛說,他要洗碗!?

太過驚訝。中丸爸爸太過驚訝了,於是他忘記破盤子會割手這個連幼稚園小朋友都知道的事,木訥蹲下,收拾破片,血流如注。

「丸子!你在幹嘛!」於是媽媽一跳一跳地跳進來,看見的就是在清晨美好的陽光下,鮮血共共流的爸爸!嚇得狂吼,結果不小心失去平衡摔了一跤。

「小龍!」

哇靠大家快點看!爸爸那一捨身救美的舉動,簡直堪比雷斯Q!不!就連雷斯Q都比不上他那麼身手矯健、又勇又猛!此時,就見爸爸一個跳躍、翻滾、撲臥、救援,那樣子好像這裡根本不是廚房、而是那烈火熊熊滴火場!

一場其實很沒必要的虛驚之後,爸爸很驚愕地發現,媽媽用十分羞澀的表情被他壓在身下,此刻,正難為情地別過臉去。

「呀、啊、對、對不起……」擔心會被揍成肉餅的爸爸嚇得立刻想從媽媽身上彈開,但媽媽並沒給爸爸逃開的機會,立刻伸出強而有力體脂肪小於不知道是5%還是幾的手臂抱住爸爸的脖頸。

「你驚個什麼驚?」有些彆扭地說著話的媽媽,似乎有種別樣的風情。

唔。這、算是GOING

……爸爸困惑地看著媽媽,那搶戲的鼻頭,一直不停地微微蠕動。他看似有話要說,媽媽也乖乖等著要聽,幾秒鐘時間,爸爸用性感的聲音,低聲問道。

「小龍,你……」

「嗯……」

「其實我一直很想問,你昨天到底為什麼會摔倒啊?」

「………………」

 

你。

 

我們兩個好久沒親熱了,昨天又是情人節,在情人節夜晚,完全沒碰到自己配偶一根手指的隔天。廚房。陽光美氣氛佳,孩子又統統不在家,我乖乖被你壓在地板上,你凝視著我這位配偶的眼睛,問的不是我們可以大戰三百回?而是LP你昨天怎麼會摔倒!?

「…………我…………老子摔不摔倒關你屁事!」

媽媽揮出一拳,時速堪比波音七四七,爸爸就這麼往後倒進一堆盤子碎片裡,那個場面太血腥,於是我們不描述,以免影響觀眾的食慾……

 

上田媽媽一邊悲憤地連蹦帶跳滾出廚房門(因為腳不方便),一邊走一邊開始想不通。當初他到底為什麼會被這個沒情調的大鼻子騙去結婚?

不對,應該說,他們怎麼會突然就變成夫妻還莫名奇妙就去領養長得一點都不像的三個小孩老大如此叛逆老二變成流氓老么也有逐漸腫起來的跡象!?

「等等,小龍,你……你要去哪?」

自我療育能力強之又強的爸爸從一堆破盤子裡血淋淋地站起,那模樣真有點像大法師!只見媽媽往提袋裡用力塞東西,「去醫院!」

「你身體還有哪裡痛嗎!?」爸爸緊張了。

「我是要去做復健!」

小拇指骨折也需要復健?雖然疑惑,但還是直覺反應道:「那我陪……」

「不需要!」

上田媽媽收拾完畢,立刻三連跳進玄關,用極強的平衡感將鞋穿上,然後,出了家門。

「啊啊啊小龍………………」

在爸爸悲憤的叫喊聲中大門無情地關上了。

 

 

上田媽媽踏出家門,發現兩位孩子根本沒去上學,只是門神般一左一右地站在家門口,若有所思,扭扭捏捏。

「你們倆在幹嘛?」

KAZUYA斜了眼KOKI,雙手抱胸冷哼了一聲但沒說話。

只見KOKI一臉欲言又止,看著自己手裡的書包。

「到底怎樣?」上田媽媽奇怪地問道。

「那個……」

 

KOKI雖然長得像流氓,但性格其實溫柔又蠻中肯的。

他從來不會特別站在爸爸或者媽媽那一方,雖然他們全家確實都比較喜歡媽媽,但爸爸鼻子再大也是他們的爸爸,更何況爸爸現在正在家裡淪落成一組杯具,就算平常和KAZUYA也都把爸爸當成笨蛋在耍,可是他還是不要爸媽離婚。

(真的是想太多)

KOKI深吸了一口氣,大聲說。

「媽媽,昨天我看到爸爸在你的提袋裡放了東西。」

「啊?」上田媽媽狐疑地看看手裡鼓鼓的提袋,因為剛剛又急又氣,亂塞一通,根本沒注意到裡面是不是還放了別的什麼東西。

「會不會是情人節禮物?你不看看嗎?」

「看什麼看!」上田媽媽不爽地瞪了KOKI一眼:「反正那傢伙能送什麼我也想像得到。不是模擬實槍模型、再不然就是生存遊戲體驗一日券或者『不看你會後悔!經典足球賽況集錦實錄100場』DVD!」

「呃……我想爸爸應該不……」至於這麼沒情調吧。KOKO本來想這麼說,但一想到爸爸對於仿真槍模型、生存遊戲及足球的狂熱,他又心虛了。「不管怎麼說,爸爸還是很介意媽媽的,你們倆就不要鬧彆扭了嘛~爸爸沒情調又不是一天兩天,就像他的鼻子大,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一樣啊。」

「拜託喔,你不懂就閃邊去啦!媽媽就是太寵爸爸今天事情才會變成醬的好不好!」KAZUYA突然大聲咆哮。

嘖。KOKI哥就是這麼沒用!每次只要爸爸露出一點可憐相他就心軟!這明明就是惡整爸爸的大好機會,說不准他們兩個還有機會變成爸爸呢!

(這是怎樣邪惡的想法!!!)

「怎麼回事?……」這會換KOKI茫然了。

「媽媽昨天會摔下樓,都是因為爸爸的關係!」

「到底……」KOKI的臉更加迷惘了……

 

是這樣。

 

昨天不是情人節?雖然平常是不怎麼有情調但還是蠻注意節日重點是兩個人也好久沒有親熱了,昨天媽媽就精心打扮想說等爸爸回來之後GOING他一下。盼啊盼的總算盼到電鈴聲,媽媽就很高興地想從樓梯上跳下來趕快去幫爸爸開門,結果門外站的卻是那--

 

宅急便

 

「…………」

「…………」

「…………= =」

 

「而且媽媽還因為著地失敗,而大拇趾骨折了!」KAZUYA氣憤難平,孰不知,KOKI只覺得好困擾。他默默地遠離自己的媽媽和弟弟,真心覺得。

 

有一群笨蛋當家人,實在是非常之困擾!

 

 

上田媽媽默默打開提袋,發現裡頭如KOKI所言,多了一個小宅急便箱。

他一愣,這,不就是自己昨天簽收的宅急便盒子嗎?

因為收件人是爸爸,而且因為媽媽出身好、教養好、身材又好,就沒有將之拆開;想來爸爸一定也是算準這一點,才放心讓宅即便在媽媽在家時送來。

上田媽媽拆開包裝,KOKIKAZUYA也探出腦袋,三人同時發出一聲驚嘆。

 

裡面並不是什麼擬真實槍模型或者什麼鬼一日生存遊戲體驗券,而是上田媽媽很久之前就一直在網拍上關注,在實體店鋪看到之後就更加心心念念,哈了非常久但是因為價格實在太天價考慮到爸爸的薪水和家裡的支出和兩個兒子的學費和老大去AMERICA的開銷一直不捨得給他狠狠買下去的拳擊裝備們!

 

「那個笨蛋……」雖然這麼說,但上田媽媽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取出手套,戴到手上,兩個兒子立刻閃得老遠,以免自己被當成人肉沙袋。

上田媽媽試著對空氣揮了兩下,臉上滿是贊賞和愉悅。

「哇靠,這超貴吧,死爸爸果然偷存了私房錢……」KAZUYA正在碎嘴,突然被KOKI一把扯到電線桿後面。

吃痛的KAZUYA不滿地嘀咕:「哥!很痛哎!你幹嘛?」

「噓!」

KOKI用手捂住KAZUYA的嘴巴示意他安靜,兩個孩子一上一下探出腦袋。只見背著書包,一臉垂頭喪氣的爸爸正鎖好門,回頭,看見媽媽居然還沒走,兩人視線相對,彼此都尷尬了一下,爸爸又看見媽媽手裡的手套,臉難得的紅了。

「呃,嗯,其實應該昨天就要送你的,不過……」

媽媽三連跳到爸爸身邊,然後,揮出一拳。

「嗚哇……」看見這悲劇的一幕,兩個孩子都不住為對方捂上眼睛。

 

--於是就沒看見,媽媽的拳頭在爸爸眼前硬生生停住,膽小如鼠的爸爸,當然早就閉上眼睛啦。趁著這個機會,媽媽抱住了爸爸的臉,然後是。

 

法式濕吻啊……

 

爸爸呆若復活節島摩艾石像,媽媽則笑得宛如高中女生般非常天真爛漫。

 

「嗯~這個禮物,其實也是昨天應該要送你的~」

 

 

 

「沒錯,我們愛一個人,不能只是愛他的臉,要愛他的心。」

送走了鼻血共共流的爸爸,媽媽一邊說著,一邊和兩個兒子走在陽光底下,神采奕奕。

 

……原來他們會這麼失禮都是像媽媽!

KOKIKAZUYA在心裡默默地想。

 

這時不遠處走來一個纖細修長,王子一樣的身影。

「嗨,中丸太太,你看起來沒事,真是太好了,呃啊!」

「不要叫我中丸太太。」

「不要叫我媽中丸太太。」

「中丸太太這三個字是你叫的嗎!」

 

「中丸太太總共是四個字~~~~~~~~~」

 

鄰居的塔

古奇先生根本來不及露出臉,就消失在了藍天的一角。

 

 


2011.02.13 |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