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SA]無題 3


  相葉身邊一直不乏女伴,當然就算他沒有固定交往對象櫻井也不打算坦承什麼。只是有一年年尾,一起工作的女孩向自己表白,櫻井想也不想拒絕掉,結果隔天相葉美滋滋跑來跟他報告說新交了個女朋友。
  就突然覺得不爽。

  同年12/24二宮搖著手裡因為被攔截以致於主人完全不知曉內情的雙包邀請函挑著柴犬眉說:「SHO SAN,今晚BAKA的生日會我去不了,你自個兒滾去吧,記得開車,禮物假裝我跟你合送的,事成後包我一年的GAME錢就好。」
  櫻井說哈?
  二宮說有些話你不說我怕你憋在心裡得躁鬱症做出一些會被抓去關的犯罪事,我還想在在藝能界裡混久一點咧你別沒事搞自我謹慎ARASHI成四人團啊。
  於是該年只有一頭斜線的櫻井去成了相葉的慶生會。

  徹夜鬧騰,半醉的相葉手舞足蹈:如果能去哪裡兜兜風~
  ……目光閃閃一臉企盼看著開車來的櫻井。
  櫻井嘆口氣,把圍巾圍上在大衣口袋裡找到車鑰匙說,再不快點我不等你了。
  相葉在他身後歡呼:翔ちゃんのこと、大好きだ!

  把車子開離市區轉上快速道,來到近郊一塊高地,向下眺望,能夠看見模模糊糊流光閃爍的東京灣,即便在夜的後半段仍然繁華似錦的台場風景。
  櫻井偏頭看著把臉埋在米白格子圍巾裡的相葉。老媽子似的照顧這傢伙,一遍又一遍附和那些愚蠢的主意,甚至每每照料醉昏的相葉並且將他平安送回家的重責大任總落到自己頭上,許許多多累積起來的突然一古腦兒浮現在心底。櫻井默默地想,都做到這個份上,跟他討一點謝禮,應該也不是很過分吧。於是他把嘴湊過去,不動聲色碰了一下只從圍巾裡露出幾公分的臉頰。
  然後開始覺得不妙,果然誠如二宮所預言,他開始做一些奇怪的事了……
  本以為相葉會如往常一樣捂著臉然後跳開大叫SHO CHAN你好噁心喔!但卻沒有,只是慢慢摸著臉轉過頭來說:SHO CHAN你幹嘛呢……
  『你不覺得討厭嗎。』
  『又不是第一次了?』
  『噢。』想著該打住,可嘴停不下來,『那你和我交往吧,』
  就在櫻井已經打算搬『笨蛋我只是在開玩笑啊』的台階給自己下的時候,相葉說:『……這真是太突然了,SHO CHAN,你讓我考慮一下吧。』

  回程的路上,停在一個紅燈前面,櫻井看著相葉的臉,他睡著了,開著嘴。
  不會像女孩子那樣柔軟的嘴唇。
  他想起曾經把手在對方唇上向FANS拋飛吻時指尖磨蹭的觸感。


  相葉那當下其實是很震驚的。
  他喜歡櫻井,也知道櫻井喜歡他,可是凡事總有些規矩,就像我們都知道近親不能相姦。當然這個比喻有點差勁,他們也沒有血緣關係,可有些東西,不行就是不行,沒有原因,反正就是不行,不對勁或者不好。他和櫻井常常撞餐廳,所以也見過對方的女友,每個階段大致不同,兩個人的泰普都一直都在變,可是怎麼變也不會變成同性戀。和櫻井CP這件事對相葉而言其實就列入工作的一部分,當然他自己本身也並不排斥,ARASHI不就是給人這樣感情很好的印象。
  所以他把櫻井那天晚上說的話直接當作一個玩笑。

  果然隔天兩個人之間也沒有尷尬,他們很正常的工作,收工之後相葉根本忘了有那回事,他又邀櫻井去吃燒肉,肉在架子上烤得劈啪作響,櫻井慢條斯里地讀菜單,相葉聽見他說,AIBA CHAN,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
  他這才真心開始覺得糟糕。
  櫻井越是介意一件事就會裝做越不介意,他有要維護的自尊,相葉想了多個晚上,只覺得頭痛欲裂。他要怎麼樣既維護櫻井的自尊,又能把整件事處理好。想著想著就開始有點生氣,櫻井明明知道他不可能處理好,還要丟這個難題給他。


  櫻井生日的時候相葉捧著一大把白色鬱金香來給他,眼睛在咖啡色墨鏡後面彎彎笑著,SHO CHAN,生日快樂。
  『禮物只是花?』
  『嗯。』相葉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一些事情,櫻井默默等待相葉。
  他反正等得夠久,於是變得要再多等幾年其實也已經無所謂。
  『雖然我覺得我們一直都在交往了,但既然你說要交往,那就交往吧。』

  隔天就出來約會,和從前也沒什麼差別,還是照樣同時分心於擦肩而過一個穿著短裙短靴的漂亮小姐直到對方的身影消失在六本木某個小巷子的轉角。
  相葉嘆氣。『那個完全是我的泰普啊。』
  『就算是泰普,也不能交往啊。』
  『說得也是,要是被狗仔隊拍到就死定了。』

  和誰交往都是秘密,即使對方不是相葉雅紀或櫻井翔。
  好像這樣想就能減輕罪過。
  其實有什麼罪過。

  交往前櫻井就時常因為工作遲歸而借住到相葉家去,交往後更是變本加厲。
  櫻井走進廚房,看見相葉繫著圍裙很認真在打蛋,看見他說お帰り,我很快弄好,SHO CHAN去客廳等著吧。
  倒有點像新婚。櫻井想,隨即覺得自己很蠢。他們充其量就只是在交往,不喜歡就分開,分開也還會是朋友。不是朋友也是MEMBER。
  結果相葉自己在廚房喃喃自語,我幹嘛在這裡像個老婆一樣幫你做飯啊。
  ……你又不是女的。
  ……真是對不起噢。
  幹嘛啦。
  沒有啊。相葉扁扁嘴,他停下手裡的動作。
  你在生氣嗎。
  就說了沒有。
  那不然到底是怎樣。
  你很煩耶,出去啦。相葉把盆子擱到流理台上動手推他。
  櫻井拉住相葉的胳膊,湊上去,這次不是吻他的臉,而是嘴唇。

  那個晚上他們看了俗稱G片的教學帶,可看了幾十分鐘才在HAND JOB的階段就覺得不舒服,後來索性把電視關掉,兩個人躺在床上。
  你興奮了嗎。相葉問。
  怎麼可能。我只覺得好想吐。
  我也是。
  櫻井轉頭想告訴相葉他們不如就一直柏拉圖,結果相葉老早睡著,斑駁月光映著他的睡臉與起伏的胸口。
  他看著相葉的臉,心裡一陣鼓譟。他想做了,產生了衝動,可相葉睡得像豬一樣。交往之後才是真正的麻煩,不管對象是男是女原來都一樣。

  櫻井接下相葉手裡的購物袋放進車裡。
  打開車門坐進去時相葉正在調整安全帶,地下停車場濃濁的空氣在車裡被緩慢過濾,不遠處青白日光燈管閃爍不清,他抓住相葉預備按開收音機的右手,越過排檔器找到他的嘴唇,往下移到脖子。
  一個吻痕,兩個。
  「もう……SHO CHAN真討厭。」相葉不滿地抱怨,從手提包裡找到黑格紋的薄圍巾把脖子嚴嚴實實裹起來,扁著嘴開始拆剛剛在便利商店裡買的零食。
  櫻井翔孩子氣的任性的部份,偶爾也亂吃飛醋。比如因為二宮松本對相葉拐彎抹角的溫柔,比如大野和相葉一起去的溫泉或者迪士尼遊樂園吃烤小鳥。
  很怕兩個人交往的事情被揭穿,可是一直都沒被揭穿又覺得煩燥,還莫名奇妙產生了佔有慾,每次工作都看其他三個人不爽。
  不懂自己到底想要怎樣。


  關於和櫻井交往的事,相葉這樣那樣的考慮了很久,拒絕接受兩種心態都有,體內的A和B相互攻訐,最後接受那方還是勝了,理由是感覺應該不至於很麻煩,反正不可能比和女人交往更麻煩,他也不想傷櫻井的心。所以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櫻井突然說要做,相葉是從來沒體認過兩個男人交往的之所以麻煩的。
  他看著教學片,心裡既為難又困惑,無法接受這種事情,是不是代表他不夠喜歡櫻井;兩個互相喜歡的人,想做這種事情也很正常。所以就算櫻井說想做,相葉也不能說但是我覺得很奇怪這樣的話來破壞氣氛。把自己交給櫻井,或者得到,預設各種場合,無論是哪一種,光想就覺得莫名奇妙。
  就連互相替對方作都覺得難為情。
  很困擾。
  那之後櫻井再不跟他提作愛的事,可相葉知道他心裡還是想的。
  就更加困擾。


  櫻井是不想拘束相葉的,因為覺得沒有拘束他的籌碼。相葉很像是鳥,他總歸是要四處飛的,不能拿個籠子把他關起來,那樣他就會沒元氣的死掉。
  他打了相葉公寓的鑰匙,兩個人都沒有工作的晚上就會知道不要在外面逗留,可相葉經常就是會忘記這個共識,夜宿朋友家,或者徹夜玩鬧。
  每次這樣櫻井就會不爽,他在電話裡說你不能先給我個電話嗎,我都已經到你家。電話那頭相葉沉默,櫻井就切斷。沒多久相葉就回來了,櫻井是知道的,相葉作事經常臨時起意,雖然被人掛電話會不高興,但最後還是會因為介意自己而回家,他都是算計好的。之後總有許多天相葉對他都是愛理不理那也沒辦法。
  他是想多了解相葉一點,可似乎靠得太近,反而變得更加不了解。
  又或者這也是相葉真實的模樣之一,那麼喜歡上另外一個模樣的自己又算什麼,每每想起類似這種事情,就覺得頭很疼。

  某次演唱會結束的晚上。他們一起在客廳看LIVE的錄像,播到完的時候有雨水瓢潑打在窗台上。
  啊,下雨了。相葉看著窗外,他的臉有一半陷在陰影裡面。
  櫻井湊過去吻相葉,相葉遲疑著向後退,但櫻井抓住他的手。粗糙的黑白砂點在螢幕上跳躍,強烈的雪白的光將他們的身影投射在後方不遠處的牆上,穿透玻璃屏風,相葉的髮絲散亂但呼吸平穩,他就這麼一直凝視著他的眼睛。
  我喜歡你。
  我知道。
  我喜歡你。
  嗯。
  讓我做。
  隨便你。過了很久之後,相葉才這麼說。他把頭偏過去,不再看他。


  當然第一次很失敗。第二次很失敗,第三次也還是很失敗。
  相葉哭的時候,櫻井就會不忍心;櫻井皺眉頭的時候,相葉也會覺得很掃興。
  不過到了第三十次還是幾次之後逐漸適應了。好像其他三個人也發現兩人交往的事,但默默沒說什麼,反正不妨害工作就好,團內無牆自然還是要費心維持。

  櫻井在自己生日那天自己買了蛋糕,相葉看著漫畫說替自己慶生好悲慘啊SHO CHAN,櫻井說,我們交往一年了。
  你也變得比我大一歲了。相葉合上書本。
  嗯。
  但我很快會追上你的。相葉這麼說,櫻井就笑了。
  相葉靠過去親櫻井的臉,他們在沙發下面的地板做了愛。


  相葉後來總算是學會從痛苦裡找快感,雖然一開始真的很難。但看到櫻井滿足的表情,他漸漸也會感到快樂。被迫說一些難為情的話,或者強迫對方說。
  只是和朋友聚會問起現在的交往對象時相葉就會感到很窘,只能搪塞;他自己覺得沒什麼,可被太多人知道又不好,不管怎樣,總是麻煩。
  那種時候就會覺得是不是分手好一點,拖得越久越沒身價,而且習慣成自然才是真正的糟糕。相葉後來接到了一個有女兒的角色,他產生了強烈的保護慾,父性本能很自然被激發出來。他仍渴望能夠成家立業。他這麼和櫻井說,對方也就沉默半晌,末了又是一臉道貌岸然。如果找到適合的對象,那麼就分手吧。
  相葉心裡想,本來就是這樣,不然難道還要歹戲拖棚。可是分手這個字,總歸還是刺耳。可櫻井總是喜歡在嘴上說,都快成了口頭禪。相葉大多溫和,可再溫和的人也有雷點。怎麼要不要都是你決定?他就有點故意,說那不然就分手啊。
  整個20代,就這樣不斷分手又和好。
  結果每年櫻井的生日、自己的生日,還是都在一起過。


  後來櫻井從家裡搬出來,和相葉合租一套比之前更大的公寓,開始順理成章同居,擁有各種各樣兩套成對的用具,一些兩個人的規則。比如說不能留吻痕,有連DRAMA的那個人可以不用家事,作愛要戴CONDOM ,在外面要低調。
  鄰居家有一個五歲的女兒,相葉和那小女孩很要好,休假會跑來和相葉玩。
  櫻井看著那模樣,說不然我們去領養一個。相葉抱著小女孩想了想,最後還是搖搖頭。不要,那也不是我們的,沒意思,而且要是被小道,工作都丟了。
  相葉有時候會突然極端冷靜,到了一種讓人啞然的地步,那種時候櫻井平日再能言善到最終也只能詞窮。他本有點玩笑的意味,可當相葉這樣回答,他還是覺得受到傷害,又或者歉疚。轉身進廚房,埋鍋造飯。有關料理,櫻井也是這幾年才奮勉學習,他們兩手藝一直都沒有精進,彼此就沒有什麼可嫌棄。
  他聽見相葉在玄關和小女孩道別的聲音,解了圍裙走出來,相葉一直站在那裡看著關上的門。櫻井低聲說,對不起。
  相葉回望著他。你對不起我什麼。
  你一直很想要小孩。
  所以?
  是我不好吧。他是覺得自己耽誤了相葉,心裡很難受。我們……
  你是又要分手嗎。相葉看著他,櫻井搖搖頭。
  我都上年紀了。

  他們曾經都不把分手當一回事,好像這只是一個與己無關字典上的名詞,但是現在櫻井是真的會害怕。畢竟之前每一次,相葉都是說走就走,他一點都不會留戀,可是後來櫻井發現,相葉雖不留戀,但會心軟。他從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櫻井翔,你才只有三十歲。相葉的聲音聽起來像在笑,可表情完全沒有笑。
  如果可以,其實我一點都不想和你分手。櫻井看著相葉說,視線模糊。這許多年,他已經被相葉影響得感性了,變得愛哭,除此之外還有更多。
  相葉招招手,櫻井就過去了。看吧,像在以前,他絕不可能這麼沒出息。
  相葉抱住他,說SHO CHAN。
  SHO CHAN你這樣太老奸了,你把我的招數都學走了,用哭的。
  我也是不喜歡聽你說分手的話的,你一點都不知道。


  某年櫻井生日相葉買了蛋糕,他碰巧OFF,就在家裡等,結果反而是櫻井的媽媽和弟弟妹妹來了,他揉著眼睛開門,說翔君還沒回來,他那天有個選舉的播報工作,能不能回來都不曉得。讓他們三個人進門,談話,櫻井應該是沒跟家裡說過他們的事,相葉也搞不清楚。他是不愛問,即使知道了也不能怎樣,就像他也沒跟家裡說過一樣,他還沒想好,以後是怎樣也不知道,反正是特殊職業別,就算到了這個年紀沒有對象也並不是很奇怪。相葉跟櫻井家的人算是相熟,不至於沒話說,過了8點多三個人就說要回去,相葉送到樓下,櫻井的媽媽拉著他說翔就拜託你了,相葉便隨口答應下來。
  那天櫻井過了12點才回來,相葉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他居然就這樣點著蠟燭睡著,惹得櫻井有點生氣:我若晚一點回家就要失火了。
  櫻井就是越老越喜歡大驚小怪,相葉揉揉眼睛:反正我會負責嘛。然後突然嚇了一跳,整個人都醒了。他上一次說這個話是什麼時候,又是對著誰,一個女孩子,容貌已經都很模糊。他那個時候不了解負責的意義,也許現在還是不了解。
  他是每一次說分手就乾脆的走,可其實之後每一次都要難過很久很久,他不知道分開的時候櫻井都是怎樣過,只是一想起櫻井或許也在難受,他就更加難受。

  SHO CHAN你不要再胡亂擔心了。扯下櫻井的領帶,嘴唇靠得很近,於是就接吻了。我會負責的。相葉笑著說。櫻井的眼淚就這麼啪地一聲砸到他臉上。

  在一起的時候,雖然也有難受的事,可總歸沒有比分開更難受。
  既然如此,那還是在一起吧。
  我會對你負責的。


  就算許多年過去也還是有難以磨合的部份,比如相葉老是把T放在棉被上,於是櫻井醒來就發現自己睡在衣服堆裡;或者櫻井用完東西都不擺回原處,相葉醒來就發現自己睡在書山或者唱片山裡,類似這樣的細故,想到的時候,或者很閑的時候,還是會拿出來當做吵架的材料,可是更多的時候就是心裡抱怨一兩句:那個傢伙就是這樣,一邊想一邊笑,如果對方就在身邊還可以親吻。
  再過幾年,連架也不吵了,默默收拾好,沒多久就會忘掉有這回事。
  再過幾年,也不做愛了。體力難以負荷,而且對身體也不好。年輕的時候總覺得如果有一天不想做,那肯定就是走到了頭,可是後來即使他們不想做了,也還是沒有分手。
  若有爭執,就冷靜一陣子,找時間和對方說,說開了,也就好了。哪有什麼真的是天崩地裂不能忍受的,ARASHI一開始那麼不紅他們還不是撐了那麼久。

  相葉離開家很多天去工作的時候,櫻井就會覺得有哪裏很奇怪,一個人睡床也奇怪,料理的時候也因為拿捏不好份量多做或者少做,喊了名字才想起來對方根本就不在。他把這事跟相葉說,相葉哈哈大笑。說,對!我也是這樣!

  剛開始交往,櫻井一時興起會說,等我們不是ARASHI的時候,就去歐洲註冊結婚!相葉也很興奮地附和,可是他們一直都是ARASHI,直到很多年後一直都是,於是就沒有結成婚,到後來有沒有結婚這件事也沒人在乎了。
  有能做到的事,也有不能做到的。
  既然決定要在一起,那麼就去找兩個人在一起能做到的事。

  像是在一起拍許多騙錢的照片,在舞台上勾肩搭背,用曖昧的眼神相互對視。

  比如在舞台上,在家裡,在大街上,在汽車裡。
  回頭的時候,不經意的,就會看見對方在那裡。只要在那裡就很好。
  如果碰巧面帶微笑,那便又再好不過。

2009.10.20 | | コメント(1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No title

喜歡最後一句

2009/10/20 (火) 11:37:51 | URL | Corry #- [ 編集 ]

No title

大概是最贴切我脑内的他们的状态,虽然时不时会有些变化,但大致应该就是这样吧。
搞不好我比他们两个还别扭。

比如在舞台上, 他们看到对方然后又面带微笑的话,我就要泪流满面了。。。

2009/10/22 (木) 14:43:32 | URL | 樱桃的王样 #- [ 編集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2009/10/26 (月) 17:26:02 | | # [ 編集 ]

Re: No title

to Corry

你講話還是這麼簡潔有力。


ro 櫻桃醬

我覺得他們兩個常常在舞臺上相視傻笑= =+

是說你看到松本君了= =?


to YuchiRo

嗯......我第一次寫短篇然後是兩個人有某種意義上的"在一起"的
想說塑造一股有愛的氣氛,結果還是造成了大家的惆悵嗎。

說真的無題2很可怕,那就是受到太大文化衝擊的人會寫出來的東西
和窒息的番外是同樣的道理然後
您是否有發現您沒有留下聯絡方式......?
這樣我是無法達成您想看無題2的心願的囧

2009/10/26 (月) 21:10:09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他们相视傻笑一下,我就恨不得就地打滚了。。。可是问题就是最近控上他们会被润雅星云干扰啊。而且那个人他又没什么反应,就只会嘴巴说说。 恩,看是看到他了,但是也只是见到一下下,我就离开了。。见他一下我就满足了,跪。

2009/10/26 (月) 21:37:50 | URL | 樱桃 #- [ 編集 ]

No title

妳一說我才發現
不是發現你第一次寫某種意義的在一起
而是這篇文章我還是覺得有淡淡的惆悵
為什麼呢?妳也是習慣從背面看"愛"這件事的人嗎?
不過總是比那些只看到愛拔阿呆形象少女化的人好
↑愛亂得罪人
每次看你的文章就會覺得阿翔好.這樣是正常的嗎?(抱頭)
寫完才發現我個人問題好多...
文化衝擊!真希望多衝擊個幾次~~

2009/10/26 (月) 22:06:22 | URL | seasunsam #- [ 編集 ]

你不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也走老男人路线TAT....而且你干嘛要一直无题无题无题啊,你以为你是诗人李商隐吗=_=我可是个超级题目控啊         PS今天写作业的时候忽然想起天下无贼里刘若英最后吃北京烤鸭的片段忽然很伤感,告诉了我同桌,她也很伤感.想把那个镜头写进文里啊!   PPS还是你这个笨蛋根本没有看 过天下无贼啊,啊!?

2009/10/26 (月) 23:07:49 | URL | 刃少爷 #- [ 編集 ]

No title

原諒我是個笨蛋(毆)

正所謂...有愛就有恨...或多或少(唱)
但最後的確有幸福感,惆悵也僅止過程罷了

這次我有留下聯絡方式了~終於可以可怕一下了!!!

2009/10/27 (火) 10:08:13 | URL | YuchiRo #- [ 編集 ]

No title

初次見面,你好<(_ _)>
好喜歡這種故事=////=
讓人忍不住想浮出來大聲喊說,大好き>////<
雖然有點淡淡的惆悵感,可是能這樣一直在一起也是滿不錯的(笑)
至少,對於他們兩個人而言,彼此都是個很重要的存在。
這樣就足夠了吧~ˇ

其實芯芙從愛,不愛就很愛大大的文了>///<ˇ
可是一直不敢冒出頭來搭訕= =a
一直都很喜歡大大的SA文喔>////<!
很期待能多看到大大的文ˇ

其實芯芙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亂語什麼orz
希望大大別介意喔^^"

2009/10/28 (水) 21:35:43 | URL | 芯芙 #- [ 編集 ]

Re: No title

TO 櫻桃
私以為你是心中有山見山是山= =
你現在的心里根本就被潤雅充斥了!(指)

TO seasunsam
我可以請問一下愛的正面和反面怎麼分嗎囧
可能是因為我希望把櫻井翔塑造成一個配得上相葉雅紀的男人才會導致您產生錯覺= =

TO 刀點
什麼叫老男人路線啦請用30字說明之。
我要是李商隱你就是李賀!我才沒寫什麼蝴蝶之類的東西咧。
然後我就是沒看過你說的那個東西不然你是想怎樣!笨蛋!

TO YuchiRO
最後能有幸福感那就夠了,雖然中間的過程我也沒覺得有多怎樣......

TO 芯芙
初次見面,雖然對我而言實在不能說是初次見面了......畢竟我一直有在看您的文啊。
那這個故事,和這個據說很M的版面難得能拉起那麼多潛水的人,也算是一種......機緣吧我想。
那麼從今以後請多多關照了。

2009/11/02 (月) 11:56:36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No title

也對.我在說啥阿呆話
有孫中山那一面到底是不是正面我到現在也不清楚...
那個.我重新看了一次我的留言.不該亂說話的
請讓我在此朝四方拜一下
愛亂說話是我.又愛看文是我...我對不起大家

也有可能是我真的覺得阿翔最近在帥的巔峰期
好帥

2009/11/02 (月) 22:45:04 | URL | seasunsam #- [ 編集 ]

No title

到今天才知道你搬家了
所以 今天開始看這裡的文
看到了SA如此的難分難捨
看完 竟然有一股想哭的感覺....
(是說 我很想看無題2 可是沒有密碼....)--默

我會繼續去把舊家那的文都看過一次的!!
(只有沒鎖的部份啦....)

2009/11/06 (金) 00:28:37 | URL | なるみ #- [ 編集 ]

Re: No title

TO seasunsam
就算是阿呆也是個可愛的阿呆沒關係的(拍肩)
最近真的是應景祥的巔峰期,可是是不是有一句俗話說登峰造極之後就只能走下坡?(喂!)

TO なるみ
嗯,剛搬沒多久,這個不毛之地就請大家多多擔待了。
那麼就請繼續給我舊家的文......指教了!(詞窮)

2009/11/09 (月) 08:41:38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