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120514


20120514-

 

一、我真的不是不想正經。

 

星期四接到M的電話,10分鐘內急促的連續五通。想著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在公車上急忙回撥,結果她只是要告訴我L的事。

 

M說她最近換了工作,有點不適應,本是想找L出來談心,豈料L自己關於人生的問題更是一籮筐的想要與人商量。

 

L在幾年前取得了去日本打工遊學的機會,細節我不清楚但打工遊學似乎有時間以及期程的限制,總之她在今年6月底前如果再不出去就會喪失資格。

「雖然是打工遊學,但是L說一些雜七雜八費用加起來,初步估計需要30萬,她戶頭裡沒有這麼多的存款,所以她想去貸款。」

 

L取得打工遊學的資格也有一段時間了,每次聚餐總是會有不識時務之人問她究竟什麼時候要出發,L也總是用沒錢、或者想要等到年終獎金發下來之後,再用那筆錢做規劃之類的話去搪塞。

然而去年年底,L在拿到前一個公司的年終獎金前,卻突然跳槽了。

 

『妳就有這麼待不下去嗎?』M和我都非常不解。畢竟L在前一個公司的績效很好,按理年終獎金應該會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L說她再也受不了了,那裡的環境、那裡的人、那裡的一切。

我們當然會疑惑。因為年中,L才說想用年終獎金當作去日本的前置經費,但當這筆溢注化為烏有,日本之打工遊學似乎更加遙遙無期。

「她說她在新的公司也快要做不下去了,承受很多責任,薪水又和她所承擔的相去甚遠。所以她想換個環境。」

 

L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在打工,從事服務業,畢業之後也很自然投入了服務業的職場,我和M則分別任公職和進入事務所。服務業非常辛苦,而且收入大多數與這辛苦程度完全不相符,L自己也明白這點,所以曾經希望我協助她參加公職考試,並且請M推薦她進入事務所。但當時M所任職的事務所比起任何服務業辛苦萬倍,經常需要加班至深夜,終致搞壞了身體,但至少,薪水和她的辛苦程度成正比以上;我則是在一個對L而言枯燥無比的環境工作,身邊都是年紀大自己許多的同事,毫無生氣可言,薪水也一般,唯一的優點就是穩定而已。

 

L或許望之生畏,最終還是留在了服務業。

 

我對服務業沒有任何成見,只要真心喜歡這份工作,就算辛苦,但還是可以當作一輩子的志業。只是前幾年,隨著與L交好的同事們(那些打工的大學生)隨著畢業紛紛離職,又來了一個不好應付的主管,L最終從日商公司跳槽到了外商企業;然任職數月,兩邊制度的巨大差異讓L再度無法忍受,這時她想起了打工遊學,以及這個資格期限將至的事情。

從一個公司跳槽到另一個公司,需要重新適應、又或者拿不到年終獎金,這些都不致讓她生活拮据,但倘若她這一去日本,就瞬間負債30萬或以上。

「如果她去只是想要換個環境或者逃避現實,這付出的代價是不是太大?」

「或許妳說的沒錯。」

但至少,一年後L回來,日語能力絕對大幅增進,也許有助她重新回到日商公司體系,並應可從第一線提升為第二線。而且,從前在學校,L的成績遠遠在我和M之上,品學兼優,即使畢業,也就讀於比我和M好更多的大學及科系。M的個性謹慎細心,所以才會一到新公司就被賦予組長的重任,雖然新公司並沒有給她相對應的待遇。

30萬不是大數目,但負債總是令人不安,L只是一直說她做不下去,但卻沒有具體告訴我們她去日本是想幹什麼。當然,她沒有向我們報告的義務,只是從她的字裡行間,駑鈍的我們實在分辨不出她究竟是想去念個學歷?學個技能?或者,純粹就是想散個一年的心?

但我們又不太確定,貸款三十萬去散心這件事究竟有沒有其價值。

而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L子早我們先出社會一步,卻連30萬的存款都沒有這件事。

「話也不能這麼說。L隻身租屋在外,食衣住行都要錢,開銷比我們兩個住家裡的大很多。」

 

說得對,每次說起存款的話題,最終就會得到這個結論。因為我和M本來就是台北人,也在台北工作,所以不需租屋、付水電、添置家裡的民生用品。

所以我們就更難開口,如果每個月存五千元,工作四年下來,也有24萬了,但是每個月存五千元確實很困難,這我也明白,而且L又隻身在臺北,開銷很大,她去年出國,去了日本,養了第三隻貓,最近還剛買了3DSLI PHONE

「那天跟她吃飯,我等了她好久,因為她說要去退貨。」

「退貨?」

「她們公司每次進貨,她好像都會先挑個幾件起來,有一兩件尺寸不合或者穿起來不好看,她想拿去換。」

 

原來如此。

 

因此,即使在聚餐時,我也不會說妳多少存點錢吧、不要老是月光這種話。

因為這種話非常討人厭,即使是我也非常不喜歡聽,試想L一個人隻身在外,已經夠辛苦了,在拿到薪水的時候,適當的犒賞自己一下又怎樣?

像我們這樣吃家裡用家裡的傢伙,即使每個月都把薪水的3/4拿去貼補家用,也還是沒有資格數落她的不是。

 

但由此可知,L說想去日本應該不是認真的。因為L是個只要下定決心,就會立刻實踐的女性,根本不會去和任何人商談。像是放棄年終獎金選擇跳槽、養第三隻貓、突然出發前去日本旅行;易言之,L如果真心想做一件事,無論誰都攔不住她,無論是貸款、負債,或者任何一個誰說的一句什麼話。

 

「我一聽到她說要貸款,就立刻嚴厲的規勸了她,話雖如此,也還是請以前的同事,詳細告訴我各銀行貸款的條件及限制。但當我將資料整理好,寄送給她時,她卻完全沒有給我回應。」

「那我問妳,妳希望她回應妳什麼?告訴妳她決定背債30萬嗎?妳又不可能做她的擔保。而且這件事,我覺得她應該只是隨口說說,發個牢騷而已,倒也不是真的非去日本不可。因為她決定做一件事時,其實並不會事先知會我們。第一我們不是她的誰,第二我們無法全然同理她,給的建議通常都像隔靴搔癢。」

「所以我應該在六月底打個電話問她東京熱不熱嗎?」

 

「妳算了。如果她真的去了,臉書上的動態自然就會變成東京滯在吧。」

 

二、而是這個世界上最蠢的事情莫過於正經的討論別人的人生。

 

M打給我的時候我人在公車上,等我發現時已經到站,我匆匆告訴M待會MSN上見,迅速掛斷電話。

但等我回到家後,剛剛在電話裡才表示已經講得差不多的M,卻其實還有滔滔不絕的話題想跟我傾訴,用電腦工作了一天大家手都很酸,他便要求打我家電話再續前題。

「萬萬不可!」我急忙回訊。

從剛剛開始我家母上就對於我們一直講別人的營仔事頗不以為然,加以當時已經晚上十點半,我家只有客廳一支市話而我家母上又正坐在客廳看電視,那種鴨梨我可承受不了。

於是我只好撥了她的手機,因為考慮到有長期抗戰的可能甚至找出了最近剛出現的手機的耳機,開始漫長的戰役。

 

現在回想起來,M好像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對別人的營仔事有興趣,但淡薄如我,本不該和這些事沾上邊,要不是因為參加了那種八卦的社團。

 

M起初也和我一起參加八卦社,但她終究因為鎮日練習太乏味,又被老師當面表示聲音不太動聽而選擇退出,去了她喜歡的MOVE BODY之熱舞社。

當然八卦社只是一個暱稱,八卦社的學名是合唱團,當初會毅然決然選擇加入,也是因為想說像這種社團,應該不需要與其他人有什麼互動與交流,只要張開嘴巴,假裝我有在唱歌就行了吧,老師說我唱得很爛我也不在意。

(但我那個時候壓根忽略了,當大家一起練習,老師需要分部聽聲音的時候,其他的三個聲部就會突然變得很閒的這種事情。)

 

當時年紀還小的我是真的不懂,為什麼八卦社裡明明也才百來個社員,就能這樣愛恨糾葛、你愛我我不愛你、你不愛我但是我愛你、總之我們都暗戀他所以你不要參參進來了這樣那樣的百般糾葛,更甭提這些人還向外開枝散葉,在整個學校三個年級每個年級二十個班裡胡搞瞎搞愛來愛去,仔細想想我現在寫東西會那麼狗血,一定跟當時的經歷有關係。

我並不喜歡聽八卦,也不喜歡聊是非,所以每次練習不是帶便當或者零食去吃,就是拿著小說或者漫畫去看,要不然就是帶著作業去寫。

但是即使我不想,不代表別人就不想;而即使我一點都不想聽,但當我的座位TMD就被安排在中間的時候那就真的很無奈除非我聾了

雖然M已經離開八卦社,但是因為八卦社的社員不知怎的都參加不只一個社團導致每一個人成績都很不好,他們在每一個社團處處留情,到處都有他們的事蹟,每天都有新的消息,他和他或者他和她之間總是分分合合,既撲朔又迷離。

於是M怎麼會放過我(這個八卦集合體)。她總是在晚自習用餐時,先貢獻她自己聽取的八卦,然後露出企盼我給予回饋的眼神,但很可惜我總是無法給予回應,因為對於八卦我經常都是過耳即忘,除非那有嚴重到我需要登載於日記上比如說上到指揮下到文書要不是社長是男的副社長有建中男友大概也會暗戀他的男高音部部長。

關於這個男高音部部長,他是一個很特出的存在,要說哪裡最特殊,那還是不得不提當所有幹部都有被廢的危機(當時規定社團幹部如果段考需要補考三科以上就必須罷免),他卻拿到前三名的獎狀這樣的特殊。簡單來說就是像赤木隊長、或者彩子經理,但這位有點天然的男高音部長長相其實是木暮眼鏡兄。

 

總之眼鏡兄似乎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受到廣大女性的愛戴,每天都過著和所有女生保持著親密互動情誼、比茅島先生還優雅的日子,完全無視當伴奏肚子痛缺席,他充當伴奏時,指揮那變成愛心型的眼睛。

當然我一直都置身事外、我是很想置身事外,問題是我這個人很容易被洗腦,一旦有超過五個人來跟我講說他喜歡眼鏡兄,好喜歡好喜歡,我就會被洗腦成眼鏡兄好帥~其實我也喜歡~的狀態。事實上仔細想想就會發現,你們這些人也真奇怪,喜歡眼鏡兄就去喜歡幹嘛一定要來跟我說?存心把我拖下水。

 

總之M就這樣鍥而不捨地灌輸我新八卦,像是想把我種成一棵會結八卦果的樹一樣,而當這種一天到晚聽人家八卦的日子過到第三年,有一些其實我三年來從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的傢伙,我卻很清楚他換了幾任女(男)朋友時。

我真的對我的人生感到很不安又很困惑。

 

甫畢業的最後一次校慶,我和這位大家都暗戀的男高音部長合拍了唯一的一張相片,晚上喜孜孜的看著,突然淚眼汪汪,一想到,一想到大家即將各奔前程,此去經別,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但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把那照片,還有所有的少女情懷,都收到哪裡去了。

 

「話又說回來,妳當初不是有個暗戀的對象……」M突然話鋒一轉。

 

「嗯啊,我那天偶然連到那位男高音部部長的臉書,這才深深覺得當初我沒有向他告白真是太好了,果然人不能衝動,衝動害死人,眼光要放長遠哪。」

2012.05.14 |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No

為什麼你總是能把我大概三段講完的話用三十段講呢還講得如此精采...
果然高手這裡真是心靈綠洲啊~~~~~~~~~

2012/05/24 (木) 23:50:53 | URL | #- [ 編集 ]

Re: No

你直接說我是喇賽高手不就好了~~~~~~

2012/05/28 (月) 12:18:12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No title

我是在稱讚你耶快接受!!

2012/06/17 (日) 21:30:53 | URL | No #- [ 編集 ]

Re: No title

うけとります!

2012/06/19 (火) 15:10:47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