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潤雅】租個男友回家過年

謝謝J子狀似親切的提醒,我趕快把稿子修一修放上來了-_-_-_-_-






相葉雅紀明年就三十了。

 

其實三十歲對男人而言,並不是什麼人生的關卡這麼複雜的東西,日本也沒有什麼生日逢九當年就會大走楣運的問題,只是有一天,相葉從東京回到實家,看著裕介(相葉的弟弟)和弟媳(弟弟的媳婦)還有可愛的姪女(相葉的好友櫻井翔曾誇獎過很可愛,並表示要當乾爹,但因為被懷疑是羅莉控準備執行光源氏計畫而遭到拒絕),一家人和樂融融,禿頭老爸喜吱吱地含飴弄孫,他坐在旁邊,大啖燒餃子+麻辣醬時,美千代媽媽看著他,語重心長地說了。

「雅紀啊,你也已經老大不小,是不是應該給爸爸媽媽討房媳婦?」

「探四欲竊宜清伽昏了啊。」

「你先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我應該沒有把你教成這麼沒規矩的小孩吧,你是想被我揍嗎?這麼說起來我好像真的很久沒揍你了,所以你皮在癢囉?」

「咳。但是裕介已經結婚了啊。」

「裕介是裕介,你是你。」

「話是沒錯,但是裕介已經結婚了啊。」

「但是裕介是裕介,你是你。」

「話是沒錯,但是……」

「總之下次帶媳婦回來吧,如果沒有媳婦,準媳婦也可以,如果沒有準媳婦,(那你也不用回來了)。」

「媽你把括號裡的字說出來了。」

「加油,總之,媽媽很看好你喲!你可是流著媽媽身上受歡迎的血呢!」

「…………」

 

 

「所以你現在才在這購物網站上,物色競拍出租女友嗎?明明從去年到現在,你有整整一年的時間可以努力交個正牌女友,但你卻只是每天追著大胸女人跑來跑去,拍一堆色情光碟,你不覺得自己很悲哀嗎?」

「請你不要把我說得像是個變態,我只是剛好工作就是拍A片而已。」

「對不起我分不出來拍A片的人和變態狂的差別。」

「閉嘴,阿宅。別以為在A片公司當寫文案的人就有比較高尚,A片需要的不是文案,是巨乳和人妻。」

「我靠!」阿宅和也掀桌:「少把你的個人喜好拿出來說事!羅莉系和學生妹你敢說沒有支持群?還有你他媽的到底以為你現在上熱天用的是誰的帳號!」

「我的帳號就你他媽的被砍了啊!」

「每個月買十支A片和壯陽藥的帳號你他媽的不被砍才奇怪!」

「什麼威而鋼!什麼山藥棒!我才沒有買!」

「你幹嘛自己不打自招!變態!A片衝腦!」

相葉和二宮隔著一張桌子互瞪了好幾百眼,然後各自用力哼了一聲轉頭回到自己的座位。辦公室尋常一景,其餘同事全都見怪不怪,要不繼續替仙人掌盆栽澆水、要不繼續用網路聊天室約砲、要不繼續上色情網站瀏覽免錢A片補充靈感。

相葉煩躁地用手抓頭,煩死了有夠煩真他媽的超級煩,怎麼時間咻一聲就過去了,怎麼好端端他心愛的結衣(前女友,第93任)早不分手晚不分手偏偏選在年關將近時離他而去,這叫他怎麼回去跟美千代交代!?雖然跟不跟美千代交代其實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真的想回家包一大袋年菜回東京當做儲備糧!

就在相葉看到日曆突然發現大晦日就在明天,因而百般焦慮連A片劇情都想不出來,事業與私人壓力幾乎要激發出他相葉家的禿頭基因時,一通電話彷彿及時雨,解除了他的所有不安、煩惱與困惑。

那是相葉的換帖兼拜把,青春好朋友,只要他們公司出了新片不論題材一律先進十片的錄影帶店店長──櫻井翔君打來的。

一聽到櫻井的聲音,相葉立刻痛哭流涕表示他真的快要抓狂,翔君你一定要救救我呀!!!地把前因後果告訴其實只是來追加訂單的倒楣諮商師櫻井翔君。

『相葉醬你難道不知道最近熱天有推出一個出租(男)女友的服務嗎?』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就跟你說不要每次一上去就直衝成人專區!你去首頁,看"特色市場→過年必備→出租(男)女友"。』

相葉依言照辦,內心深覺櫻井簡直就是天使下凡!於是他豪爽地同意櫻井追加訂片的請求甚至給了五折的優惠。相葉雖然對網路購物不是很熟悉,但在櫻井隔著電話的諄諄教誨下,很快就找到了那個頁面。然而一點開之後。

『夭壽!怎麼這麼多筆資料!』

原來大家都這麼缺女(男)友!他不是最可悲的那個。相葉頓時安心不少。

『你先按評價排序。』

即使排序了,相葉也還是看不懂那些琳瑯滿目的商場,和真假難辨的相片,就在他鍥而不捨瀏覽了兩個小時之後,終於還是洩氣地趴在桌上,唉聲連連。

「你煩不煩,看了半天也沒有個結果,不會交女友就算了,連租都不會租!」

二宮就著帶滾輪的椅子把已成爛泥狀的相葉一把推到牆邊,逕自拖了把板凳坐到電腦桌前,他戴上眼鏡,捉住滑鼠,連擊右鍵,端詳著投標頁面。

「嗯……這個評價有五顆星呢!我看看……『賣家是好人,還特地出差到北海道,壓歲錢也有退還,還幫我提包!最重要的是,我的父母很開心,下次再找你喲☆』下一則:『上一次一起去逛街很開心,又很有禮貌』日租費2000元聊喜歡的話題50元聊不喜歡的話題100元聊不喜歡的話題然候假裝很有興趣200元禮貌性親吻500元大晦日整天加價1000元……感覺不錯嘛,價格也滿平實,我乾脆幫你下標好了啦反正我看你也不會用。」

「隨便啦,只要能讓我帶回去交差就好了。」相葉已經不想管了,只要有個雌性,跟他一起返鄉過年,讓他把年菜包回來,一切就了事了。

 

 

所以當相葉和對方約在池袋車站但他卻等了半天都等嘸人的時候真的覺得網路購物這種東西實在不能相信。他憤怒地撥了一通電話給二宮雖然明知道打給他也沒什麼用,而且二宮居然還要命的關機了,相葉看著手裡的對方的聯絡方式,躊躇著該不該打,說不定這根本是個假號碼……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請問是MASAKI嗎?我已經到很久了,但好像都沒有看到妳。』

『我也到很久了!請問妳大概在哪個方向?』

『貓頭鷹的前面啊。』

『貓頭鷹?』

相葉回頭看去,吉祥物貓頭鷹旁確實站著一個人,但是那個人。

 

你他媽的怎麼看都是一個男人啊!!!

 

相葉抓著手機,不知該如何是好,那個不僅是個男人,而且打扮花俏入時,戴著副彷彿巨星出巡的高級墨鏡,穿著皮夾克的傢伙就抓著手機,已逕直走來。

「你就是『MASAKI』?」

相葉一傻:「哈?難道你是『JUN』嗎?」

「是。」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這一定是有哪裡搞錯了對吧?他上網拍的是一個出租女友,而不是一個出租男友啊。相葉糊裡糊塗地回憶著網頁的內容,但怎麼想都只有琳瑯滿目五花繚亂的記憶,就在他已經瀕臨放棄,二宮一把把他推到牆角,看了一件什麼五星商品,硬是幫他下標……

「喔我的老天!」相葉看著即使面對著似乎不太對勁的客人也依舊面不改色的男人:「JUN……呃,JUN君,嗯,我先跟您報告一下。」相葉也不懂他幹嘛開始對面前的男人講敬語:「那天下標的時候,因為我不太會用網拍,我會上網拍通常都只是看一看我們的A片賣得如何……呃,看來您對敝社的業績沒啥興趣。那個您知道,我是拍成人影片的,成人影片這種東西……呃您好像也對我的私人情況沒啥興趣……總之!就是那天下標的時候,因為我不太會用網拍,結果我同事就替我拍了這件商品,他大概不知道貴社商品有男有女,我想他是眼殘了看不太清,你知道我那個同事,他每天都在打電動,所以視力越來越糟……」

「這位客人。」男人不耐煩地清清嗓子:「雖然您跟我報告了那麼多事,但我只有一件事想跟您說明。那就是今天不管是誰拍了這件商品,當時帳號的持有人不但已經下標而且也已經線上刷卡完畢,請您體諒本公司商品性質特殊,所以原則上一經結帳是不能退款退貨的。」

「那個沒關係!你不用介意!」相葉咬牙,雖然不知道二宮是怎麼把他的信用卡帳號年限和驗證碼背得滾瓜爛熟,但他決定當錢是丟到水溝裡,有聽到撲通一聲他就心滿意足!「是我們誤拍了商品,責任歸屬在我方,所以您真的完~全不用介意,我就當已經簽收,今天是大晦日,您應該要回家過年吧!所以……」

「先生,您似乎還是聽不懂我的意思。」男人皺起眉頭,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很陰沉:「正因為今天是大晦日,我才說本公司的商品很特殊,原則上不接受退貨。因為為了今天我已經告訴家裡的人無法回家過年,還因此被臭罵了一頓,我既然收了錢,就一定要辦好事,這是一種原則,也是一種堅持,更是本公司信譽的一種維護!」

你的堅持到底干我屁事?相葉很想講,但因為害怕挨揍而不敢講:「這位先生!我想您也知道,像我們這種大齡青年,大晦日還要租女友的理由,所以……」

「我知道,您是為了應付家裡,像我們這種年紀,被催婚很正常。」男人雙手插進口袋裡,換了個風姿颯爽的站姿:「所以如果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對您有什麼得罪,我先道歉。不過,既然您也知道自己已經是個大齡青年,還依舊交不到女友,我是覺得,與其讓家裡人每年念一遍,還不如老實承認自己是GAY。」

「………哈?對不起剛剛有一陣強風吹過我沒聽清楚你說什麼。」

「先生您這樣繼續逃避下去也沒意思,你明明就聽清楚了,我是覺得事以至此,你也沒什麼好逃避,什麼是同事幫拍商品的藉口我聽膩了,你也不用擔心,我做這行,像您這樣的客人還是會有一兩個的,我會恰如其分的扮演好您的男友,事後也絕對保密,更絕對會讓你家的人欣然接受你的出櫃。啊。」男人抬手看了看表。「我剛剛買了車票,時間也差不多,我們快上車吧,剛好趕上年夜飯。」

說著男人就抓住他的手,相葉還來不及反抗或者拒絕,就被抓進了地鐵站裡。

 

坐在總武線上,相葉真覺得自己的人生正在往奇怪的岔路走,更糟的是他卻一點回頭的機會都沒有。雖然是十二月底的寒冬,但是車裡暖氣開得很強,剛剛他又被強烈的文化震撼過,現在慢慢回神,才開始覺得熱。

正想著,突然有一隻手伸過來解他的圍巾,相葉抬頭,就見商品君面不改色地將他的圍巾攤平,疊好,放在膝蓋上,然後對他露出迷死人的溫柔微笑。

「這裡好熱啊,你也把外套脫了吧?否則下了車外面會著涼的。」

「呃……我自己可以脫!」見商品君伸手解他的大衣鈕扣,相葉紅著臉大叫:「話說在前頭,我真的不是GAY,也沒打算在我家人面前出櫃!……」

但不可否認的,商品君的建議很值得參考。相葉忙於工作,目前尚沒有結婚的打算,雖然一直持續和不同的女性交往,但都還沒有遇到想要與之廝守終身的對象,他自己不急,可美千代很急,他也已經疲於應付家裡,索性假裝自己是GAY,或許也不失為一個解決之道。

「怎麼樣,想一想之後,覺得我的意見不錯吧?」商品君笑著,轉頭凝視著相葉:「對了,還沒跟你自我介紹,我是潤,松本潤。」

「啊,我是相葉雅紀……那個,潤君。」相葉清了清嗓子:「好吧,其實我仔細想了想,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媽去年撂下狠話,說是我再不帶女朋友回去,之後就都不用回去了……說來慚愧,我本來有個女朋友,可我工作實在忙,沒法陪她,前陣子被甩了……」

「是這樣啊……」松本雖然嘴上附和,但臉上卻一副『唉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堅持自己不是GAY我就陪你圓這個謊吧』的臉,讓相葉莫名火大起來。

「你很奇怪,為什麼你就這麼堅持我是GAY?」

「說什麼為什麼,你怎麼看都像GAY啊。」

「你才是GAY啦!你全家都是GAY啦!」

「你說什麼啊!?我姊姊才不是GAY咧!」

 

吵吵鬧鬧,一下子電車就開到了幕張本鄉,相葉沒好氣地率先跳下車,身後的松本一臉陰沉地跟在他身後。離開車站,走下天橋,相葉深吸了一口氣。

已經有整整一年都沒有回來的故鄉的味道,雖然家附近並不是特別熱鬧,但畢竟是他從小生長的地方,相葉頗為感慨。

「你爸媽知道你在做什麼工作嗎?」

松本走到相葉身邊問,他搖搖頭。

「我怎麼敢講……」

「有份正當的工作,有什麼不敢講?GAYA片是全世界最理想的,因為你們完全不會對女優產生沒必要的遐思啊。」

相葉真的已經懶得重申一遍,他不是GAY,正想著,松本已經握住他的手。

「……雅紀。」

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相葉耳根一熱,想甩掉松本的手卻徒勞無功。

「你幹嘛!」

這時,相葉聽見陶器在地上砸碎的聲音,相葉抬頭,發覺兩人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家門口,隔壁鄰居阿姨,正抱著一盆門竹出來準備裝飾門口,似乎本來想打招呼,但因為松本突然握住自己的手,受驚過度,以致盆子整個掉到了地板上。

「雅、雅……握的罵馬亞~~~美千代!美千代!!!大事不好啦!!!」

「松本潤!你到底要幹嘛啦!!!」相葉恨不得地上有個洞,讓他立刻鑽進去,誰不好偏偏被整個社區最八卦的松下阿姨看見!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相葉君,你還沒有下定決心要欺騙社會嗎?剛剛在電車裡的雄心壯志哪裡去了!?」松本緊握他的手:「要騙就要騙倒所有人,要演就要從裡演到外,我誓死會讓你全家接受你是GAY,讓你從此不用再為了被逼婚而操煩!」

我靠二宮和也你到底是刷了多少錢給松本潤讓他這樣死心塌地售後服務還這麼樣的好!相葉兩眼昏花得想起二宮好像說過關於松本的商店是五星的評價,但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相葉家,客廳裡。

「伯父好、伯母好,我是松本潤,請多多指教。」

相葉的爸爸、媽媽、弟弟、姪女、兩條狗、一隻鸚鵡、一隻猴子,包括不知怎地也佔據餐桌一角的松下阿姨,全都以一種審視女婿的眼神看著松本。

相葉欲哭無淚地坐在旁邊,正準備伸手拿桌上的橘子,結果松本不只替他把橘子拿了過來,還開始剝皮了;剝完皮還不算,他還掰了一瓣,湊近相葉嘴邊。

相葉難以置信地看著作勢要他張嘴的松本。

「雅紀,別弄髒手,我幫你剝好,嘴張開,來啊……」

啊你個頭!相葉羞紅了臉,相葉一家也囧著一張臉,松本則無視這可怕的氛圍,不斷拿橘子戳他的嘴。「快點,還是你要我用嘴餵你?真是個任性的孩子……」

「哎喲小BABY在哭了!我看她是餓了,要不然就是尿布濕,我看我先回房間吧!」相葉的弟媳率先帶著孩子離去,同性戀的親親愛愛畫面,兒童不宜!

「哎喲爸!我怎麼好像聞到了燒焦的味道,我看我們還是先去廚房顧著那鍋燉菜吧!」同性戀親親愛愛的畫面傷眼啊!相葉弟和相葉爸緊接著消失在客廳。

「哎喲我們家那個什麼的!總之美千代,我先回去啦!我一家老小孩嗷嗷待哺等著吃年菜呢,我再跟妳電話聊!」哎喲唉喲大八卦啊!松下阿姨喜孜孜,連滾帶爬奔向門口,這天大的消息,不趕快告訴里長做個社區廣播怎麼可以~~~

一瞬間,相葉家所有人包括好事之徒松下阿姨瞬間全消失了蹤影,諾大的客廳裡,只剩下松本和相葉及一顆剝好的橘子面面相覷。

「看~吧~事情很順利的解決了☆」松本笑嘻嘻地,把那瓣橘子塞進嘴裡。

「解決個屁啦!」相葉尖叫,這時相葉媽突然出現,一把將相葉扯進廁所。

「雅紀!你搞什麼鬼!就算你真的是GAY,相葉家的孩子也不能吃虧!」

「哈!?」相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現在又是演得哪一齣?

「總之……就是……唉喲你這混蛋!我就當沒生過你這個兒子!!!」相葉媽淚奔而去。

 

一陣至少在相葉家從未如此沉默的飯局結束後,相葉實在受不了那令人難堪的沉默,匆匆離席,迅速洗好澡回到房間裡,發現松本已笑嘻嘻地坐在床上。

「你回來啦~那換我去洗,先說我要睡靠牆喔。」

相葉把毛巾丟到松本臉上:「你給我去睡地板!」

松本沒說好也沒說不好,只是默默遞出一張價目表。

『睡沙發一天三千,連續五天另外酌收精神賠償費;睡地板一天五千,連續三天另外酌收精神賠償費;精神賠償費時價,視當時商品的身體狀況酌予調整。』

相葉拿著價目表,雙手顫抖,髒話在嘴邊即將飆出口。

這是網路詐騙!這是網拍陷阱!這是坑爹條款啊!!!

相葉君你好像覺得受到了網路詐騙,但我要先聲明,這個加價表,我有放在網路上供買家參考喔。要我睡地板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次的年假有十天,我前幾天剛生完一場大病,現在身體狀況不太好,你若不介意多給我四萬五千元的酬勞外加目前我還無法計價的精神賠償費,我也只好忍耐啦。」

相葉把估價單甩到松本臉上,忿忿地走向櫥櫃,拿出一床感覺十年沒人睡過的棉被和少說十五年沒人躺過的枕頭,擲向地板。松本坐在床上,疑惑地看著他。

「你幹嘛?」

「我窮,所以床讓給你睡,這十天我睡地板,我睡地板總行了吧!!!」

「你幹嘛睡地板?」

「我不睡地板,難道你要睡地板?」

「我不睡地板,但你也不用睡地板。」松本雙手捧頰,笑得像個採花大盜:「我們一起睡床上不就行了嗎?」

 

「……我警告你不准亂來喔!」相葉緊緊把長條型的兔子抱枕抱在胸口,背對著松本,他感覺自己像帶了一個明明在網路遊戲裡彬彬有禮的公回家,卻發現對方在現實生活中,根本是隻虎視眈眈的狼!的未成年少女。

說真的,從松本入他家門的種種行跡看來,他還更像個基佬!就是因為他是基佬,才看誰都基佬!老子我才不是基佬!!!

 

由於過度憂心自己的貞操,弄得相葉整個晚上沒法睡好。隔天醒來,頂著兩個濃濃黑眼圈的相葉,和一臉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松本,其強烈反差立刻驚動全家。

「天哪,哥你看起來怎麼這麼的累!」裕介這無心之言簡直讓全家如坐針氈。

「雅紀!」相葉媽彷彿再也受不了一般,把相葉拖進洗手間,指著他的鼻子,劈頭就是一頓痛罵:「媽不是跟你講過N百遍,你就算真的是GAY相葉家的孩子也絕對不能吃虧呀!!!」

「媽我聽不懂妳在講什麼啦!」相葉只覺自己像是宿醉,頭痛欲裂:「重點是妳根本沒跟我講過幾百遍,從頭到尾妳就只跟我說過一遍;而且我不是什麼吃虧,我只是昨天晚上完全沒辦法睡而已……」

「天哪!」相葉媽啞然,兒子不只是GAY,連回實家了也毫不收斂,戰得這麼激烈,甚至還熬夜!「……唉……我怎麼會,這一定是我年輕的時候太愛玩,現在老天爺才來懲罰我……不然明明生了兩個兒子的我,怎麼會被迫體會這種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的心情呢……」相葉媽垂淚,黯然神傷離開了洗手間。

 

吃過午飯,實在受不了家中那異常靜默的相葉藉故散步離開了家門,松本自然也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相葉家位在安靜的住宅區內,路上幾乎沒有幾台車。

走在冬陽下溫煦的小道,相葉看著身邊怡然自得吞雲吐霧的松本,雖然付錢的是老大,但害得別人大過年的不能回家吃團圓飯,總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抱歉啊,我家這附近,實在沒啥娛樂……」

「我這算在執勤中,本來就不該有什麼娛樂。」

「你當初怎麼會想到要做這行?」

「嗯……我也沒什麼一技之長,對一件事情又很容易厭倦,這份工作,能和形形色色的人接觸,蠻有趣。」松本將兩手背在後腦杓,意興闌珊地吐著煙圈。

「別抽那麼多煙,對身體不好。」

「說起來,你好像不抽菸?」

「本來抽的,不過後來因為生病戒了。對了……」相葉指著那邊的一幢學校。「那是我以前讀的中學,反正也沒事,要去看看嗎?」

 

正值年節期間,學校大門深鎖著,警衛也不見蹤影。相葉領著松本繞到圍牆邊,雙手一撐,就越過了一個半人高的牆。

「嘿,你身手不錯嘛,看來以前經常翹課喔。」

「哈哈。」

穿過PU材質的跑道,混擬土地板的球場,相葉推了推通往玄關的玻璃門,上著兩道傳統的鎖,還有旁邊閃爍著的電子鎖。

「進不去……」相葉有些遺憾,他還滿好奇以前的教室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留在牆上的塗鴉是不是還在原處,兩人只好在玄關處的白色階梯上坐下。

「說說你的事吧。」松本叼著煙:「A片現場是怎樣?我還蠻好奇的。」

「就和A片本身一樣,看久了就很無趣,雖然一開始會興奮,可看了一千遍一萬遍之後,就麻痺了啊。」

「你看男人和女人做愛也會出現生理反應?你不是GAY……」

「我就說了我不是,你這個人真的很無聊,為什麼老是要栽贓我是GAY?」

「所以你根本是拍G片的吧?」

相葉作勢要揍松本,對方立刻合掌求饒。

「我開玩笑的哈哈哈。」

「啊哈哈……」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不知不覺,已經夕陽西下,兩人步離校園。

「說真的,我還是挺感謝你,雖然你這人以商品來說,態度實在滿狂妄的,不過至少,讓我過年的時候耳根子能清境一點。」

「說真的,這生意能做得起來,都是因為這年頭,大家個人意識都很強,選擇又太多,所謂的不幸福,都只是相對剝奪感。可你知道的吧,母親都是這樣的,希望孩子好,至少照她們希望的方式好。不見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即使你把我帶回家,又和我一起睡,她們不看到一點實質證據,恐怕明年還要念叨。」

松本言之有理,相葉不禁愁容滿面:「……那我該怎麼辦。」

松本用左手撐在右手手肘上,一臉嚴肅:「總之,你先閉上眼。」

相葉乖乖把雙眼閉上,接著唇上一陣溫暖,睜開眼,發現松本的臉近在眼前。

什麼………他這是!他這是被男人吻了!相葉受驚過度,不小心張開了嘴,於是某人的舌頭就這麼像條蛇一樣地滑了進來。

「嗯……」媽呀、這人、吻技、也太好了吧……相葉被吻得連自己發出了呻吟都不知道,大概過了實際上只有三分鐘,可相葉卻覺得自己已經從白堊紀來回走了兩三遍之後,松本才放開氣喘咻咻的相葉。

「你、你、你幹嘛!!!」相葉用手指著松本,活像被輕薄的黃花大閨女。

這時相葉餘光瞄見自家母上就正在門邊,當兩人四目相對時,母上大人手裡的花盆一個不小心它就掉到了地上,無視那些破碎的陶片,母上大人羞紅了臉落荒而逃。怎麼搞這年頭是流行看到令人詫異的畫面就要用砸花盆來表達驚悚嗎?

 

夜裡,先洗完澡的相葉餘悸猶存,根本不敢睡在床上,地板又實在太涼,他只好可憐兮兮地趴在書桌上。大概是SP耗損過渡,這麼艱難的環境下,他居然還是陷入了半夢半醒的狀態。

「……喂,喂,相葉。」

有人進門,想當然耳是松本的傢伙,輕輕推了推他的肩。

「嗯……幹嘛……要睡就睡……整張床都讓給你了不然你是還想怎樣……」

「什麼我想怎樣,你才是想怎樣,這樣會感冒的。」

「嗯……」相葉換了一邊,背對松本:「感冒就感冒,不要你管……變態……」

「你說誰變態?欠揍。快點起來。」

「不……要……」

「快點,再不起來,我要侵犯你了。」

「……隨便你。」

手臂傳來一陣痛楚,還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就被人騰空抱了起來,雙手被擺成勾著對方的脖子的狀態,溼熱的唇貼附上來。

「嗯……嗯……」

還處在半夢半醒間的相葉,根本毫無反抗的餘地,任憑冰冷的手指從運動衫下襬探入,碰觸到胸口彷彿裝飾品的乳首,相葉才終於睜開朦朧的睡眼。

「等……潤君……你在……啊!嗚……」

運動衫被捲起,從頭上扯掉,松本埋在他的胸口,舌尖靈巧地舔弄著他的乳首,相葉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玩弄過,又羞又恥,恨不得從太陽系中徹底消失。

他使勁推著松本剛洗完頭有些微濕的腦袋,但松本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明明對象是自己這個男人,相葉仍在松本的眼中看見了模糊不清,類似情慾的東西。

「住……不要!」相葉終於完全回神,一把推開松本,跳下桌子,猛地打開門,結果相葉家除了尚在強褓中的小姪女外,所有人都一齊跌入了相葉的房間內。

「我、我今晚去住NINO家!」

「喂!把猴子留下!還有外面是零下啊!!!」

相葉無視朝自己撲過來的狗,頂著不知何時跳到自己頭上的猴子,忽略家人的殷切關心,只穿著一件單薄的長袖運動服,火速飛奔出門。

 

 

 

「……所以我就說!與其找什麼出租女友!不如乾脆把個A片女星!你就是不聽!不聽!不聽!」

二宮家,刀子嘴豆腐心的阿宅和也把冰涼的毛巾甩到相葉額頭上,丟了根香蕉給旁邊嗷嗷待哺的猴子,用MANLY的姿勢坐在板凳上,繼續打他的NDS

「說起來、咳……還不都要怪你……」相葉捂著被子,摸著猴子,發著高燒,流著鼻涕。是的他感冒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下著雪的時候只穿著一件長袖運動服還略微衣衫不整又泛著薄汗,在街頭狂奔數小時之後還能不生病的,尤其相葉雅紀他又特別受到病魔的眷顧,而且當他抵達二宮家,按了半天門鈴都沒人來開門,摸到備鑰逕自打開,卻發現房間裡傳出聲音,結果一推開門就看到某人正在跟某超紅AV女優正在嘿咻的時候,他就砰一聲昏死過去了。

「你這個背、咳……背叛者……你什麼時候……勾搭……咳……哈啾!」

「你到底是要講話、還是要咳嗽、還是要打噴嚏,請選一個就好可以嗎?」

「嗚……你到底幾時交的女朋友!」不只背著他交女朋友,還交了那個目前當紅的超正女優!

「你是我的誰?我交女朋友還要跟你報備?而且說老實說,我沒有空窗過。」

「可惡……你怎麼可以這麼受歡迎,一定是因為你的OO很大……」

「閉嘴,你這髒鬼,這跟OOXX大或小根本沒關係,是你把感情這件事看得太認真。這年頭,沒有哪個女生被說請跟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不會嚇呆的。」

「你這樣什麼都只是玩玩,又有什麼意思?」

「租女友回家過年的人,有資格說我?」二宮抬手,敲了一下相葉的頭。

「……」

「雖然你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但還是先跟你說明一下,過年期間你賴在我家不走,導致我的精神損失,還有照顧你、煮飯給你吃、讓床給你睡的錢,我會告訴公司的會計,下個月直接從你的薪水裡代扣,你沒意見吧?」

「……………………」相葉突然覺得,這人跟他家裡那個可怕的出租其實也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差別,而且他還得付上更昂貴的手續費,簡直是得不償失。

 

 

 

然後,終於到了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收假日。餘悸猶存的相葉,回到了自宅,卻看見所有人正離情依依地在和松本道別,就連他那每抱必哭的小姪女,也死死抓著松本的手不肯放,松本才剛邁出一步,她就哇哇大哭。

「啊,(我們無情無義的)哥哥回來了。」

「相葉裕介,你白痴啊,括號的地方,我聽得一清二楚。」

「哦~你聽力變好了耶~」

靠怎麼我才離家出走兩天,事情就急轉直下,全家都變成了松本的走狗!?

相葉難以置信地和自家人一一話別的松本,媽媽一看到他就朝他走來,就摟著他的肩膀,唉聲歎氣,意味深長。

「唉,雅紀,雖然媽媽說,相葉家的孩子不能吃虧,你也不能這樣對待潤君。男女朋友、不對,男男朋友之間,會有閒隙、摩擦、衝突那都是很正常的,雖然我知道女孩子每個月都會有幾天不方便,但男人應該沒這問題吧?但是如果你不想做,掉頭就走絕對不是解決之道你懂嗎。」

媽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你面前這個衣冠禽獸他想趁著你兒子半夢半醒的時候予以強姦,現在是好家在的強姦未遂,你現在該慶幸你兒子還僥倖地保有著後庭處女,而不是信誓旦旦地教訓我男人又沒有生理期的問題憑什麼說NO

「雅紀。」松本走過來,抱住自己,「為什麼都不接我電話,我真的很擔心。」(你就這樣把我一個人撇在你家兩天,你真的很夠意思,這筆精神賠償費,我會另外寄繳費單給你。)

「對不起,是我不好……」(你他媽混蛋,你現在是怎樣,以半子的身分混進我家了是吧?你這基佬!你這阿G!)

「沒關係,下次真的不要再這樣了。」(你才基佬,你全家都基佬!)

「嗯。」(我靠!你不是基佬!那天晚上還對我又摸又舔是怎樣!?)

松本這次沒吭聲,只是抱緊了他,相葉一下子,也沒能來得及推開。

「好了好了。」眾人打圓場:「人家都說夫妻,呃,夫夫床頭吵、床尾合,你們小倆口,也別再鬧了,這大過年的。還有潤君,這些年菜,你們包回去。」

「謝謝媽。」

我靠!媽你個頭!叫得這麼順口!你是從小缺乏母愛嗎!

相葉義憤填膺,氣憤難平,從松本手裡接過行李,踏著沉重的腳步率先走去。

「潤君不好意思,但你要相信我,我哥以前沒有這麼傲嬌這麼口嫌體正直。」

相葉扭頭,怒吼:「相葉裕介你給我閉嘴!」

 

回程電車。相葉沒好氣地靠牆坐著,松本也不說話。車上本來人不多,兩人便隔著幾個空位坐,但後來某一個大站上來很多人,松本便默默坐到相葉身旁。

「你氣消了沒?」

「我沒生氣。」

「我們那段時間是情侶,做那種事不是很正常的嗎?」

「你跟每個客人都做那種事嗎?」

「……如果對方有需要的話。」

「…………手機拿來。」

「你要幹什麼。」

「把我的號碼刪掉!」

「那你的手機也拿來。」

「幹嘛?」

「把我的號碼也刪除。」

「………………………」

兩人互瞪一眼,各自把手機丟到對方身上,手指啪啪啪地,飛快刪除掉對方手機裡,自己的電話號碼和所有通聯記錄。

「從此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這段時間,謝謝你的幫忙!」你這色狼!

「之後我會把電子帳單,寄到你下單的帳號的信箱裡,記得補繳差額!」

「我知道!現在我們銀貨兩訖!從此不相干!」

到了新宿,相葉忿忿然地下了車,只剩松本一個人還端坐在本來的位置上。

車門關上,電車疾駛而去。

相葉雖覺得發這麼大脾氣實在違反自己本來的角色設定,可他是真的很生氣,氣松本一直栽贓自己是GAY,氣他跨過那條買家與賣家的界線,怎麼二宮不是說他是五顆星的優質名店?所謂的優質,就是這種種附加的售後服務?

一想到松本或許真的跟每個客人都是這樣搞,相葉就覺得一肚子火,可到底真正使他生氣的點在哪裡,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才說,網路購物不安全。

你看網購之後因為金錢糾紛衍生出問題這種事新聞不是經常報導嗎?

 

 

 

回到辦公室,相葉泣訴自己的遭遇,又被加收費用,二宮本來一臉冷淡,等相葉把一席話全說完時,他已經變成了一臉的難以置信。

「所以你到現在也沒付錢?」

「他都說要寄匯款單給我了。」

「你白痴啊還匯款單,這年頭誰理你匯款單,我要是不去繳,他頂多給我個差評,出租女友,熱天拍賣有規定,一定要貨到付款,當場銀貨兩訖啊!」

「……哈?」

「意思是,你們在見到面的時候,理論上他應該就要跟你收錢了,可是聽你的說法,他不但沒跟你收錢,還自動延長了租期!這是真愛啊!不然天底下哪有這麼好康的事!」二宮戴上眼鏡,上了熱天網頁。「我也要來租一枚~~~」

 

本來將信將疑,然而,當二宮信誓旦旦表示他沒收到什麼匯款單的時候。

相葉是真的不懂了。

那個跟著自己回家,名叫松本潤的男子,又愛抽菸又像個基佬又是個色狼。

說什麼線上刷卡不能退貨,對他又親又摸,這一切難道只是一場夢(魘)嗎?

 

 

 

匆匆一年過去。

轉眼又到了大晦日的前兩天。

當相葉媽打電話來要他記得帶男友回家吃飯時,相葉才很絕望地想到。

就算他出櫃,還是得找個人跟他回家過年,這件事根本就沒解決!!!

就算想連絡松本,也已經失去了他的聯繫方式,就算電話還在,相葉自己也拉不下這個臉,相葉甚至想出了拜託二宮和已婚櫻井這等餿主意,結果當然是以被打槍兼痛揍作為一個華麗的結尾。

無計可施的相葉,只好硬著頭皮,打算用已經和松本分手來搪塞一番,結果一回到家,卻看見某個很眼熟的人,好端端地坐在自家飯廳,正跟大家年夜飯。

「………………………哈?」

相葉此時此刻只能用啞然來形容他的表情與他的心情,松本嘴裡咬著黑豆,抬起手朝他『嗨』了一聲。

「啊……哥哥回來了。真是,做人的媳婦就要知道理啊,真虧潤君受得了。」

不用問都知道松本一定又跟他家的人說了什麼危言聳聽的話!!!

「……沒關係,都是我不好,雅紀一點錯都沒有。誰叫我愛到卡慘死呢?」

松本起身,朝他走來,拎走他手上的行李,接著,給了他一個長長的吻。

相葉紅著臉,全家都在,為了圓謊,他根本不能反抗。

「你、你、你……怎麼……」

「因為……我愛你啊。」(親愛的雅紀,今天是大晦日,我有跟你一樣的煩惱,我要是回家,家人一定會逼問我,怎麼還不娶個老婆,而且,你去年不是沒有付錢嗎?我現在是來收錢+利息的。)

相葉被緊緊抱著,臉紅得像要滴血,可是他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這個體溫。

「為什麼騙我,說什麼線上刷卡不能退貨……還說什麼如果有需求的話對誰都會做……那種事。」

後來相葉上網看了契約,契約裡根本就明文規定,無論如何都不能回本壘。

松本聞言只是笑著,抱緊了他。

「因為,從一開始見到你的時候,我就不想當你的出租女友,而想當你的……正牌男友啊。」

「說什麼正牌……」相葉只覺得臉頰像要燒起來了:「既然這樣,為什麼那麼乾脆地就把我的電話刪掉啊。」

「笨蛋。你的電話,就算手機刪掉,也一直都存在我的結標網頁上啊。因為你看起來完全不能接受的樣子,所以我才想放棄……不過現在看起來,我似乎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冒著不回家過年被罵死的風險,這一把還真是賭對了。」

 

無視旁邊家人寵物們驚悚交織的歎息聲,相葉悶在松本胸口,低聲說。

 

「先給我一年的鑑賞期。」

 

 

 

 

「……這都已經過保固期了!」

 

END

2013.03.13 |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喂、甚麼叫狀似親切我明明就是真真切切的親切!!
不過一看到你真的發模特我就差點尖叫~沒想到你真的有在寫、有在寫啊~~~~(飆淚)
而且這次的標題一看就知道是甜的,很好~
快被內文給笑死了,從頭笑到尾!雖然一開始就被箱夜亞紀的工作給嚇到甚麼鬼A片導演啊???
還經常上網買一些說了都害臊的東西...嘖嘖你想詆毀我家男人的形象到甚麼程度?!XD
他那損友二叔這次就更沒良心了居然幫他出了這麼餿的餿主意,租一個男友?!我懷疑你不是搞錯而是根本是故意幫他租男人啊!!!!
回到老家後當然只是更加爆笑又溫馨(?)美千代免驚你兒子甚麼都吃連虧也吃,但他傻人有傻福的!
這男友真有辦法把一家老小全給制伏,其實最後幸福的還是箱夜亞紀啊(拭淚)

真的好甜、好甜的一篇文,我被治癒了,但...没、有、肉!!!
說好的肉呢??(有說好嗎??)
我要續篇!!!

2013/03/13 (水) 12:15:51 | URL | JESS #- [ 編集 ]

Re: タイトルなし

我真的有在寫!我在過年那段時間除了打電動就是拼命的寫模特了!除此之外沒別的!それしかない!
說真的以拍A片這個梗如果有心其實可以發展很長一篇但是我真的沒時間!至於上網拍租男友這種事絕對不是本人的經驗談!雖然寫成故事感覺似乎很美好,但仔細想想根本就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引狼入室,成為社會版頭條!畢竟最近就連親哥哥都會為了保險金腌了妹妹的頭!……
最後續篇它就交給妳了,小的真的是力有未逮啊!……

2013/03/18 (月) 12:09:38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