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140123

1.對不起我的遊記沒照片

2.嚇死我了FC2居然有註腳功能







緣起

 

這個事情是這樣。

 

大約2-3個月前,R子問我要不要去竹馬ONLY,難得阿蘇米小姐與她的小伙伴這麼熱情有勁,身為小伙伴之一的R子也想共襄盛舉,雖然我多次表示一我非純血竹馬飯二我們有要出本嗎但她卻說不管反正就是要去支持一下,明明沒出本也沒出周邊卻租了一個攤,我只好說好吧,反正我可以在攤位上打PSP,大家路過頂多只是覺得這人應該是個二宮飯吧,絕對不會想到我是XXX

 

孰料,大約活動一個月前,R子跟我說她不能去了。

 

「為什麼!?」我當下感覺就很像,雖然原先也沒有很想參加畢業旅行,但既然已經決定要去也還是會稍微期待一下,結果出發前旅行社卻說不好意思泰國現在旅遊紅燈,我們不能成行了!一樣的悲憤+不解。

「這個……」

簡而言之,R子的朋友抽到了票,於是她要去福岡看阿拉西,我開始追問她是跟哪位小伙伴一起,熊熊燃燒起了嫉妒之情,但R子說這次的小伙伴都在日本,她要自己單槍匹馬去與她們會合。

「咦?」雖然R子一向青春有勁,可以一個人去everywhere,可是我卻產生了一種說好聽一點是不能放著她不管說難聽一點就是愛哭愛跟路的心情。

 

於是我說,幫我標一張票(為什麼不自己標呢這真是一個謎),我要跟妳去!

 

就這樣,R子被迫帶著我,踏上了看學長之旅……

 

12/19

 

總之莫非定律這種東西就是,怕路上塞車早一點出門,就一定會超早到機場,想說有前車之鑑下次晚一點,就一定會搞到快遲到,出國這麼多次,屢試不爽。這次我們早到,早到超級多,三小時以上,完全沒事做,不止困倦,我甚至開始飢餓了起來,明知飛機上有東西可吃,我還是一直盧R子說我要吃東西,一直哭餓,最後R子沒辦法只好帶著我四處晃蕩,可說也奇怪,中正機場第一航廈都沒東西可吃,只有貴鬆鬆一碗好幾百的牛肉麵(順提這牛肉麵,後來電視新聞有報導說是多麼名貴湯頭多麼好的一碗物超所值的麵,可當時我們在機場真的沒看到任何旅客在食用,甚至它整間店舖也呈現門可羅雀的狀態)。

後來我們在登機門附近的一間咖啡廳,點了貴鬆鬆的可頌,不過它沒有辜負它的貴,非常的可口,咀嚼過程中赫然發現,這好像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在機場買東西吃!真是珍貴的體驗。不過R子的奶茶,莫名奇妙很不奶,也很不茶。

 

結果因為跑去吃東西,我們明明最早到,卻變成最晚登機,不過無所謂,反正有坐到飛機就好。本來想說看一下一代○師,結果國泰(咦,不小心講出來)居然沒有電視可以看,於是吃很飽的我就開始一直睡,然後不時被叫起來吃難吃的機上餐,被叫起來跟空姐說R子想要AKAWINE,被叫起來寫入境表……

 

抵達福岡,已經七晚八晚,在自動步道的沿途,貼有阿拉西長幅海報,然後就看到很多大概跟我們目的相同的失心瘋(喂),瘋狂舉著相機拍攝,不過每個失心瘋的女人身邊,一定會配備一個冷靜到不像飯的女人,不然那一堆行李誰要顧呢。於是我就讓失心瘋的R子去盡情拍攝,我則在旁邊以微笑守護著我們的手提行李。等R子拍夠,總算要進海關,突然兩名空姐朝我們飛奔而來,並且她們身後,拖著我們的託運行李。

 

「這兩個行李在轉盤上一直轉我們還以為行李的主人不見了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真是太對不起了!」我們拼命的鞠躬哈腰,怎麼說得出是因為那海報二宮先生的臉老是被陰影籠罩,怎麼換角度他臉上就是一團霧霧而翔桑他拍起來卻莫名其妙(喂)很帥所以我們就花了很多時間在橋呢!……

 

順提飛機上附餐的鳳梨酥我就這樣帶去日本又帶回台灣,它還是一樣硬。

 

 

就在我把身心都託付給R子(不幫忙找路的意味),頂多只是指點『咦那邊有人在狂拍啊是SJ的海報妳要不要也加入一下』諸如此類的迷津之後,我們搭上了電車,抵達遠離市區(沒那麼遠)的我們所要投宿的飯店的地鐵站。

當晚斜風細雨,不時冰雹,跟當初在台灣查詢福岡一周天氣說什麼會有10度的氣候TMD壓根不一樣。抵達車站已是11點多,要說為什麼會這麼慢,絕不是因為R子出關後又去找垂掛式阿拉西長幅海報的緣故,我一定要申明這點。

 

回到狂風斜斜吹細雨直直落的車站。我就不說是什麼車站,大家只需要知道是個附近有痴漢出沒的車站即可。當我們來到痴漢車站,並走出出口時,赫然發現,此出口不通彼出口,然彼出口才通往我們的旅館,但是我們的票已經被吸走,R子試圖硬闖,反正也沒看見站務員,但那閘門,發出了可怕的嗶嗶聲!

 

「嗶嗶叫啊R子!我們是不是應該買張月臺票!」

 

我提出了不需要現在大概10分鐘後自己就覺得很蠢的主意,R子把零錢丟給還在閘門外的我,我緊張的花了兩張月台票的冤枉錢之後,終於抵達彼出口。

但當我們抵達彼出口時,總算出現的站務員大哥告訴我們,兩位好像有個茶色的東西放在購票處沒有拿,並提示我們看一下監視器,然後就看到剛剛我幫R子提著的咖啡色紙袋,它孤拎拎的被扔在那裡。

 

「那我只好回去拿了,但是我要怎麼出去呢?」我問站務員。

「您就直接闖出去就好了,我會在這邊看著的!」站務員說。

 

你們真的要好好看著啊!這附近可是有痴漢出沒呢!

 

於是我就以跑百米的速度,衝過無人的地下道,闖過嗶嗶叫的閘門,抓起茶色紙袋,再闖一次嗶嗶叫的閘門,衝過無人的地下道,回到了R子身邊。

是的這時我就想,那我剛剛幹嘛買月台票,反正透過監視錄影,站務員就會知道我們是無辜的了,決不是故意硬闖。其實如果時間來到春光明媚的大白天,我們應該也可以找到此出口與彼出口間的連通道,但當時實在太晚,加以附近又有痴漢出沒,導致我們心神不寧,總之無論如何都不是長條海報、垂掛式巨幅海報以及SJ海報的關係,我還是要再次重申。

 

當我們離開車站,赫然發現那邊很像我家附近,簡單來說,就是個住宅區,很宅很宅(不是這樣用)的住宅區,只有車站出來有一間羅森,我明明很飽,卻想起阿J在我甫出發前說過,羅森鮮奶油蛋糕捲,美味可口,甜而不膩。

正當我在普通版和PREMIUM鮮奶油蛋糕捲中猶豫時,R子突然指示我不要只買水,要另行購買一瓶零卡可樂。

 

「為何。」

「因為這是天然組代言的!」

「……好吧。」

 

儘管我一點都不喜歡喝可樂就算要喝也死都不喝零卡的,為了天然組我還是買了,店員嗶下去的時候,出現了兩位可愛的先生,應該是為了感謝親愛的粉絲買那味道一般的可樂吧(住嘴)。

我們從便利商店出來時,外頭依舊淒風苦雨,不多久,就轉成激烈的冰雹,打在外套上,劈啪作響,因為風很大,也無法撐傘,只好緊緊用外套帽子捂著臉。

R子走前,我殿後,雖然我們總共也就兩個人,但看著R子的背影,我真的想就算有痴漢,也不敢接近我們,因為我們看起來,比他們更像痴漢!

 

總之就在RGOOGLE MAP的威能下,我們於社區中自在穿梭,然而隨著冰雹時大時小,四下越來越暗,電車不時開過,每一位途經的居民都顯得鬼鬼祟祟,我們怎麼樣就是找不到那GOOGLE MAP所提示的,神秘的旅館。

這樣那樣拖著行李起里卡拉走了半天,在一個十字路口,R子停下腳步。

 

「妳在這裡等,我去附近找一下。」

「不要!我決不離開妳!」(雖不是原話,但相差無幾)

 

所以說妳就是柯南或者金田一或者是美國B級片看太少啊R子。組織成員一但分散行動,必然就是悲劇的開始!雖然我們只是間兩人公司,但我依舊貫徹著落單就要倒大楣的原則,死黏著R子,R子被我黏著也沒有怨言,依舊默默用孤溝滅譜找路,不多久,她就在一個毫不起眼的路邊,發現了旅館的入口。

 

「天啊,R子,妳太棒了,這地方我即使路過100次,也不會發現旅館入口就在這裡!」我驚呼。

「呼。」R子看不出疲憊不疲憊地帶著我走進了旅館,旅館人員已在櫃台恭候多時,就在這樣那樣旅館老闆娘秀了之前去台灣玩的照片給我們看我們卻怎麼看都不知道那是哪裡,我一說沒帶沐浴用品旅館人員就立刻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了一堆毛巾一瓶沐浴乳和一瓶洗髮精之後,我們總算CHECK IN,進入不算太寬敞但還滿舒適的房間。

 

然而今天還沒這麼快結束,當我進房間,準備幫手機充電,赫然發現我只帶一個變壓器,而所有電器用品包括遊戲機、網路分享器、行動電源以及手機都要變壓,我到底要多麻煩R子才行呢,我真是個超級大累贅,就在我自怨自艾的同時,還是厚臉皮的跟R子借了一個變壓器,並在床上滾來滾去,正當我這滾那滾脫個精光準備洗澡時,R子賴我,說她房間熱水壞了。

在這種天寒地凍的季節裡,熱水居然壞了!明天應該去買個彩券!我請R子過來我的房間洗,不多久一個赤裸著雙腳的女孩就出現在我房間門口……外面是零下啊孩子!真是令人不得不想起這人當初穿靴子爬陽明山的美好回憶……

 

旅館人員早已經不在櫃台,就算要反應熱水的問題也只能等明天了,就在R子洗好澡時。她告訴我,明天5:30要起床。我看看手機,上面顯示著1:00

 

12/20

 

5:00鬧鐘響時,我的內心充滿了國罵,但是為了阿拉西,所有國罵都只能吞進肚子裡。我很快漱洗好,重新鑽回棉被呼呼睡去,然而昨晚那位雙腳赤裸的女孩5:30就準時來敲我房門,我們就這樣踏上了本次旅途中最漫長的征程。

 

YAHOO巨蛋其實電車也可以到,不過我們坐巴士,車裡很溫暖於是我開始還起睡眠債,但不多久就被R子搖醒,告訴我,福岡巨蛋到了。

 

零零落落幾個人跟我們走往同樣的方向,下車時只覺得極冷,但等接近有一架手扶梯的那個廣場時。

 

「巨風!!!」

「啊哈哈哈哈哈哈!」

「無法前進!」

「啊哈哈哈哈哈哈!」

 

要說為什麼那種時候我們還笑得出來那當然只是因為很好笑而已!哪有這種巨風!哪有這種使人無法前進的要死的風呢!颳颱風時北車新光三越前面那個風根本就不算什麼!我們走一步退三步,還不時笑到無法自拔,好不容易終於匍匐至手扶梯,乘上去的時候,已經是不緊抓著扶手就會咕嚕咕嚕滾下去的程度。

順提一路上遇見的妹妹們,都穿得很清涼,很可愛,完全是精心打扮要去看演唱會的狀態,然而遇到這巨風,大家都花容失色,裙襬狂飛,尖聲驚叫,慘慘悽悽,我們在後方走著,已經開始圍巾口罩只恨沒有帶棉被的看著那群妹妹,內心深處有著森森的同情。為了偶像啊,大家只能燃燒內心的這份愛來禦寒了。

當我們總算走到排隊處,隊伍已經長得看不見最前端,我們前面是一個年輕底迪,不停被風吹得東倒西歪,隨時可能滾遠,到底這底迪是來幹嘛的,真是一團謎,但不多久謎底揭曉,他的同伴,一位年輕美眉出現了。

順提我們所在的位置,吹著比起剛剛在廣場還要更甚的颶風,完全是阿拉西降臨,但真希望在巨蛋裡降臨,而不是在巨蛋外。本來就已經夠冷,風又這麼大,不多久還下起了雪,重點是我們到現在都還沒吃早餐。

這時我想起了剛剛在便利商店裡買的梅子飯糰,但當我打開背包,赫然發現,那飯團已經被凍得卡親卡親,根本無法咀嚼!

此時工作人員示意我們蹲下,大概是要我們像雛鳥縮在一起取暖,但當大家都一樣冷,甚至中間還參雜好幾個穿著清涼的辣妹的時候,是沒啥暖可以取的。我們緊緊縮在一塊,用各種禦寒物品把自己遮得只露出兩隻眼睛,想打電動也無法,因為手指都凍僵,一下就被砍趴,無事可作的我們,開始觀察起周遭,前方兩位年輕男女自然成了我們的對象。女孩穿得很輕薄,男孩則準備萬端,於是不多久,那女孩就開始不受控制的生理性顫抖,在後面的我不由發出了不平之鳴。

 

「那傢伙看見女友這麼冷也不會把她納入懷中!」

「我倒覺得他們看起來非親非故應該不是情侶。」

 

兩個歐巴桑,不消多久便得到『他應該只是想把她』的結論。

不過說真的,如果有個男人這樣在冰天雪地陪我排周邊,我真的覺得嫁他也可以,不過前提是他爸爸沒有禿頭(?)。

 

本來公布10點開始販售,但是隨著工作人不斷告知DELAY,買周邊一事變得遙遙無期。我們在寒風中瑟縮著,開始變得很睏,中途因為實在太冷,我甚至產生了想要當逃兵的卑鄙心態,跑去旁邊的便利商店裡。便利商店裡開著暖氣,超級溫暖、溫暖到令人想要乾脆住在那裡,但是R子還在外面呢!冰天雪地的凍在那裡!我非得買點熱的東西和暖暖包出去給她才行!

 

結果暖暖包一個不剩的賣光了。

我一瞬間產生想買十條軟銀大毛巾來纏在身上的念頭,最後還是忍住了。

 

買了兩罐熱飲,回到隊伍中,結果就看見R子一動也不動的龜縮在那裡,甚至連手機都不滑了,我急忙把她搖晃一番,後面的在地人,也不停用在地語言互相提醒『不可以睡著。』真的就是冷到那種程度,冷到睡著就會變成賣火柴的小女孩,等R子的靈魂回到竅中,我趕忙把熱飲遞給她。

 

「不可以睡著啊!要是我們因為排周邊身故,會變成偶像的負面新聞的!就算真的身故,也要先立遺囑說是因為自身有舊疾,絕對不是因為排周邊的關係!」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說這個,不過這確實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們竭力保持清醒。要說為什麼會一直延後周邊販賣的時間,就是因為那巨風,因為巨風,帳篷沒法搭起,我到前面去看到底是什麼情況的時候,只見STAFF們搬著巨大的箱子在那裡衝來衝去,后來才知道他們把販售地點改到地下駐車場。

然而,當隊伍開始往停車場移動時,突然出現好多剛剛也沒看到人影的傢伙不斷加入隊伍之中,果然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有這種人,不知道挪威或者瑞典之類的北歐國家會不會比較好一點,雖然後面的在地人先生不停咒罵,但是咒罵也沒用,反正大家最後都有買到周邊就好了。因為排太久,以致失心瘋的症狀也上了我的身,於是我就花了此次旅行最大的一筆錢,把周邊全包了除了海報。

就在根據R子落落等的清單,不停重排重排重排並重複說我要五個五個五個說到我超級會講那些周邊的日語之後,我們終於達成任務,並吃了今天的第一餐,就是那個R子每去日本必吃,[1]臺北車站周邊也有一間的壹番屋……

 

並在飲食過程中赫然發現剛剛買給R子的罐裝飲料,居然是那洋蔥湯。

 

當她以一種喝附餐飲料的心情,優雅的拉開易開罐拉環,將唇靠近鋁罐,將之飲下時,不難想像她因那始料未及的味道而扭曲的臉部表情……

 

 

由於我們周邊真的買太多,多到根本沒辦法拖進會場,於是決定先回旅館一趟,當然這一趟後來讓我們付出多慘痛的代價,我想全世界都已經知道。我們也因此被姓小名F(人家姓蔡)的小姐罵了個狗血淋頭,但是沒有辦法,因為R子就是這樣一位善良的女性,人家託她買周邊,她就無法將那些人棄之不理,於是她拖了一個行李箱又買了一個周邊袋,整個活像來代買。而就在我們急忙忙的拖著周邊回旅館,又急忙忙的衝出去坐車並和其餘兩位小伙伴會合的時候。

 

……TNND路上大塞車呀。

 

而且是塞到一個不行的那種塞。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卻只想睡覺不知道怎麼搞的。後面的妹妹不停在蕊FUNCKY的舞步,我們一行四人卻不停散發出一種車裡太熱好睏的氣場。當巴士總算抵達福岡巨蛋,已經六點出頭,所有人一下車就暴衝,M子更是拖著她那從熊本拖來的行李箱一路高速奔馳,入口處STAFF也完全沒檢查包包,那種時候是沒人有時間把包包打開來給STAFF看的。總之大家就是以彷彿紀政(如果有比較年輕的讀者,不知道她是誰,請自行估狗)的時速,各自奔往自己的座位。那時我一邊跑,一邊聽到會場裡傳出音樂,還天真的以為是在放卡拉帶,直到我們奔進入口,看到二宮先森那張超帥的臉出現在大螢幕上,而且他們剛好準備要把可以說我這次去就是為了要聽這首歌的現場的BREATHLESS唱到完的時候,我真的只能啊哈哈哈哈哈了。

因為ARENA管制的關係,沒有辦法立刻讓大家入席,於是我們明明坐ARENA,卻在比STAND席糟十萬倍的地方看了4首歌,M子氣個半死,一直拿手燈死命的搖,就在4首歌結束招呼也打完之後,STAFF總算放我們進去。

從來沒坐過ARENA,沒想到裡面跟迷宮一樣,我們鑽過去的時候不停承受著大家的白眼,但一切都是我們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控的細節就不多說,WEIBO上應該都有,總之那天XYYJ的狀態超級好,好到讓我望遠鏡都沒辦法放下來(請不要說什麼都已經坐在ARENA還拿啥鬼望遠鏡這種話,粉絲總是希望可以看得更清楚一點,最好連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我絕不承認這是溺愛心態在作祟的緣故。前一排妹妹似乎都是S飯,每當翔桑對著我們笑、或是以一貫的安定手勢煽動我們的時候,她們都會此起彼落的發出『雅敗以』、『卡擴以』之類的悲鳴。順提我們的座位幾乎整場面對翔桑,然後翔桑他那天睡過頭差點遲到,大概因為這樣所以服務很好,笑容無料,神清氣爽,睡很飽因此特別的帥,不過事後和其他小伙伴討論了一下,發現他這次整個巡迴服務都非常周到,一定是因為去年服務太不好今年想要補回來的關係。

我想起了,最後一位小伙伴名叫純純,不過我不確定是哪個純。總之純純小姐是S飯,看完之後大滿足,並且因為翔桑在安可開始的一瞬間很帥氣的把大浴巾扔開而決定入一條,我只記得相葉先森那件紅色帽T和他不停跟二宮先森開小差,以及相葉先森看著我們的臺灣扇子笑得好可愛的揮手的模樣,真的太感謝R子提醒我記得攜帶臺灣扇子了,回去我立刻把臺灣扇子供在佛桌上,天天膜拜。

因為演唱會中途我就哭過,以致安可時聽到買尬魯雖然內心小激動了一把但還是很鎮定,孰料回頭發現R子等人哭成一排,事後我問R子哭點究竟在何處,她說一是想到什麼時候才能再看到這五位先森的生人就悲從中來(?),二是她看到前排有一位老杯杯,那一瞬間她的內心百感交集,因而痛哭失聲。[2]

 

「嗄?有老杯杯嗎?我怎麼都沒看見。」

「有!很熱情的舞動呢!雖然我看到他的時候他正在休喘……」

「我看阿北是全程都在休喘吧。」

 

演唱會結束後的周邊販售依舊腥風血雨,M子說貼紙很可愛想要入一枚,誰知道居然已經品切。等純純小姐把大浴巾入好,R子也買好了她回去點過之後發現少一張的隊長資料夾後,巴士站已經是大排長龍。

我、R子和純純小姐都住在福岡周邊,但是M子還得坐夜巴回去熊本,因此我們捨巴士改焦躁不安尋找著計程車招呼站,結果巨蛋附近完全沒有這東西,警衛先森告訴我們,巨蛋附近一般只能在路上招車,但是每個人都在招,整個呈現一種先搶先贏的狀態,這裡不是尼轟嗎?為什麼讓我覺得跟在士林捷運站附近也沒啥差別。不過論起搶東西我們是不會輸的,因為我們一直都是這樣活到現在三十年!總之在大家通力合作之下,我們就在日本人羨慕嫉妒恨(誇飾)的目光中搭上了計程車。我被R子和M子夾在中間,因此可以很清晰的看見表在跳,不愧是日本的計程車,真的不可以再嫌臺北計程車貴。

 

等我們抵達那個需要補完我已經遺忘的車站,大家便分道揚鑣,純純小姐回家,M子趕夜巴,我和R子疲憊的搭上往痴漢車站的電車,然而就在電車到站後,M子賴R子,說她沒趕上末班車,可否借住我們旅館一宿……

 

但是R子房間沒熱水的問題因為我們太晚回家早上又太早出門根本沒人可以講懸而未決,[3]在羅森便利商店消費完之後,外頭又開始冰夾雪夾雨,后來M子說她只要有水可以洗瀏海就好,我一放下心洗好澡就沉沉沉沉睡去。

 

12/21

 

早上起來好累,有種回去一定會破病的感覺,但我們還是出發去了太宰府。

剛到門口R子要我馬上去摸太宰府門口的牛,她說那是保佑學業的牛,所以一直想要帶我來,希望我的學業能蒸蒸日上,但我的學業前途迄今仍是未卜,真是可憐她一顆阿母之心,而且門口左邊和右邊各有一隻牛,到底是要摸哪一隻才能保佑,重點牛的鼻孔那麼大,擺明是想讓我把手指插進去,但是看著R子斥責+無奈的眼神,我還是乖乖摸了牛的頭。

我們在神社裡開始了搞不清楚順序的參拜,但我完全想不到要求什麼,而且跟日本的神明,是不是應該要說日語才對,那我到底是要請神明保佑我早點考上高考,還是要請神明保佑我研究所順利畢業,還是要請神明……就在我一直拼命思考的時候,突然就輪到我和R子,於是我就說出了『請神明保佑我學業進步』這種模擬兩可的蠢話,而且還是用中文,神明肯定覺得好困擾,就跟某次我被拉去拜月老,工作人員要我把條件說得越詳細越好,情急之下我就說出希望未來的老公像XYYJ這種又蠢又瘋的傻話,結果拜好一出來紅線立刻弄丟,我的人生真不愧是一桌餐具。

和神官大人進行一番互相都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的溝通、寫了朱印帳、準備採買護身符時,才發現整個太宰府都沒有賣仕事御守,是因為神明覺得仕事這種東西還是要靠自己打拼才行嗎?不過學業還不是一樣,純粹只是因為太宰府是保佑學業的神社而已吧。在門口確認過明年不會倒楣之後,我們開始沿途R子一直制止我叫我停止叫我不要衝動的土產採購。

就像阿J事前跟我說的那樣,雖然這裡不是熊本也不是千葉,但是好多FUNASHI,好多部長和菇菇,我拼命購買這些也不知道要幹嘛也沒有想送給誰的土產,一直在一些沒意義的可愛物件上猶豫不決,R子則在筷子店大買特買,我們的痛真是完全不一樣,居然也能和平共處這麼久。

把整個背包都塞滿,準備動身前往下一站,順提從起床到現在已經大半天,我們還什麼東西都沒吃,在車站買了一罐罐裝味噌湯,匆匆搭上電車,因為實在太餓,喝掉湯,我又忍不住把梅枝餅名產開來咀嚼,是說昨天我還笑M子拆土產來吃的行為很愚笨,結果今天就做了跟她一樣的事,真是笑人者人恆笑之。

車上都是學生,明明是中午時分,日本的學制實在有夠神秘。

 

我們直奔天神,前往SHOP店,天知道那裡已經是大排長龍,這些人是怎樣,現在不趕快去演唱會場,妳們就會落得跟昨天的我們一樣的下場!

 

「這些人應該是昨天就看過或者明後天才要去看吧。」R子冷冷地說。

「說得也是……」真是個冷靜的女性啊R子。

談話間背著周邊毛茸茸LOVE袋子的妙齡少女經過我們身邊。

順提日本少女們都好會改裝周邊袋以及那個據說是化妝包的東西,甚至將之發展成斜背包後背包等各種款式,搞得我很想跟她們標一枚,不過還是算了,毛茸茸袋子本身就很不錯,還有保暖的功能。

本來我們的計畫是,先去夏普店把照片買好,然後去機場拿那條很像是壽司店會掛的阿拉西巾,但是一看到夏普店的情況,R子當機立斷先去機場,然後再奔回來夏普店,雖然我看表後發現已經一點,但R子說的話是絕對的,於是我們就跑去旁邊吃起了MOS BUGER

請大家不要問為什麼時間已經這麼趕我們卻還跑去吃這種臺灣也有的東西,說到底福岡的名產不管誰去開演唱會都一定要去吃的內臟鍋我也吃不了,再說了我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其實我有喝一罐湯又吃了一個餅),現在再不吃恐怕待會就會暴斃在某一條列車上。雖然我回家講述旅遊史時我媽說以妳們兩肚子那一圈就算三天不吃也不會怎樣,但阿母妳根本不懂胖子更容易飢餓的道理。

本來想點鮮蝦堡,結果菜單上寫著當店售罄,我一下子窘在那裡,一直說再讓我看一下,店員看我一臉躊躇,就小心翼翼地拿出了英文菜單。

我實在很想請她放過我,因為對我而言把菜單換成英文跟換成梵文是沒啥差別的,都是一樣看不懂,而且我只是在猶豫要點什麼而已,為什麼日本的店員都覺得外國人的英文一定比日文好,對自己多點自信啊日本店員!!!

 

總之就在優雅的吃完了摩斯之後,我們旋即殺向機場。服務中心的接待小姐和藹可親,看了一下我們的機票影本和申請書,就笑咪咪的把阿拉西巾遞給我們,R子總是在必要的時候展現驚人的日語水平,就看她和櫃台小姐講著昨天去聽演唱會的種種,不停說著好開心,我心想妳昨天明明就淚漣漣,不過看她那麼高興我就覺得一切很值得(雖然我根本什麼也沒做)。

 

回程途中的電車裡,高掛著一張NON-NO海報,五位先森真是非常帥可惜我的手機有防偷拍,每拍一張它就咖掐咖掐的叫,好丟臉,雖然我很愛阿拉西,可還是做不出這等丟臉事,於是我就把手機丟給R子,請她幫我丟臉,R子很帥氣的幫我丟完了臉,瞬間我深深覺得認識她真的太好了,內心洋溢著愛。

 

然後我們又回到天神,此行程後來一直被朋友說有病,但即使真的有病也無所謂,一趟去那麼遠,該做的事情就該全部做到,而神人如R子,虧她想出先去機場這個主意,因為就在我們抵達夏普店時,幾乎沒怎麼排就進去了!

 

「天啊我怎麼會有妳這樣料事如神的朋友,我好榮幸!」

(也許大家已經發現,我只有口頭上很會鼓勵別人這個才能。)

店裡萬頭鑽動,大家好像照片不用錢那樣的買。順提事前我說要幫阿J買點模特組以及XYYJ VS APPLE的照片當伴手禮,結果回去點照片,赫然發現我只買到一張模特,內心受到好大的驚嚇,想說從手邊的夏普照找幾張模特組送她,結果我的模特組照片只有十周年那一套,偏偏那一套把XYYJ拍得炒雞可愛我實在割不了愛……反正我一直都是自私自利,我想阿J也會諒解的!

 

準備離開夏普店時發現外頭下雨以及我的傘在不知道什麼地方丟了,於是又入了一把卡褪黑傘,店門口有個阿姨在跟STAFF爭執,她說她只是離開去撒泡尿怎麼回來已經禁止入店,誰知道她是真尿還假尿到底有沒有確實排過,果然不管在哪裡都有這種人,不知道挪威或者瑞典之類的北歐國家會不會比較好一點。

接著我們出發前往百貨公司,去把藥啊衣服之類人家託的東西買一買。途中經過AOKI西裝,KAME看板真是帥,當然本人更帥,雖然我也才看過兩次。KAME是我的初心,初心總是會讓人做出一些破廉恥的事,至此我終於失去理智,無視那隻吵得要死的手機,開始瘋狂拍攝,雖然我們家的馬踢那小姐老是說陳列不能拍,但我看店員也只是看著我一直嘆氣嘆氣深深嘆氣而已,所以我就讓R子停止沒啥實際作用的掩護,大拍特拍,拍完之後因為沒必要的心虛,就開始說以後如果我有老公一定會帶他來買AOKI西裝這種不負責任且不會實現的話。

 

最後阿J拜託我找的鼓咪槓,怎麼樣都找不到,我到雜貨店問,兩位店員阿伯一臉迷惘,甚至因為太迷惘而弄倒了陳列,害我很不好意思。回到旅館,我告訴阿J我實在找不到鼓咪槓,請她傳圖或者跟我解釋一下包裝。

 

「它包裝有個特點,就是上面有兩個G字特別的大……」

 

……靠,這東西我每天都在便利商店見到,但卻完全不知道那就是鼓咪槓,這簡直跟我一直在你身邊,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的大仁哥一樣啊。

我把甚至身邊就有一包的鼓咪槓拿出來,上面赫然寫著GUMI GUM

 

我一定是太累了才會脫窗。

 

12/22

 

我要回家了,R子則要去大阪續戰,雖然我真的覺得讓她陪我到國際線CHECK IN再自己回國內線寄包裹搭飛機是件很不道德的事,但看在我幫她拖了部分行李以及怎麼說我都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坐飛機的份上,還是勞煩她陪我一趟。飛機是十點多,想說八點出門應該還好,結果啊哈哈哈的我果然遲到了。

順提出車站的時候R子找不到她的票,去精算站務員問她是從哪一站來的,一通聯絡發現她是根本沒把票拿走,還插在痴漢車站的剪票口。

 

一到機場不知怎的前後左右全都是泡菜,CHECK IN的時候前面有個滿帥的泡菜導遊詢問地勤能不能帶長柄雨傘登機,這時我突然想起,靠我把卡褪雨傘丟在旅館!!!……算了,一切都是命,就讓我的雨傘在日本遺愛下一位住客吧。

就在好不容易泡菜們全都CHECK IN完輪到我時,地勤小姐跟我說,您的登機櫃台不在這……天啊,都已經快到飛機起飛的時間了,我還在這邊跑來跑去尚未CHECK IN,遲到是無所謂(有所謂),問題我的手提行李就是那個周邊袋,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去看阿拉西,套句M子小姐常說的話,我不能讓偶像蒙羞啊!

於是我火速衝到後面的櫃台,赫然發現那裡整個沒人在排隊,一副快收工就差我一個的狀況,地勤小姐一看到我,立刻超兇一點也不像日本人的說小姐您是最後一位待會出境切莫逗留請您直奔某某登機口,我一直嗨嗨嗨嗨嗨了半天之後就以我出國史上最快的速度通過了檢查並託運好行李,在海關入口和一臉擔心的R子道別,我衝向海關,結果通關出去之後赫然發現還有20幾分鐘飛機才起飛,這時我想起了R子的告誡『如果有時間,就找一下有沒有阿拉西的海報。』

不過我左顧右盼老半天,沿路還順便找了一下有沒有別的口味的鼓咪槓,後來發現不管我問誰鼓咪槓,在地人都不知道那是啥玩意,我也沒看見什麼海報,最後只好默默的登機,這次我終於不是最後一個登機,而是倒數第二個,有人比我還慢,我總算沒讓偶像蒙羞……

 

回程還是坐○泰(現在才打圈有意義嗎),○泰的機上餐不管是早餐午餐還是晚餐都一樣不爽口,我本來坐走道但因為飛機太空於是就自動移到窗邊,結果一覺醒來發現旁邊多了一個阿婆。

阿婆很淡定的拿著購物誌在瀏覽,不多久空姐來訪,問大家要吃什麼,阿婆說,挖愛米;空姐顯然聽不懂,又用英文問了一遍,阿婆還是說,挖愛米。

空姐最後拿阿婆沒輒,請了一個勉強會說國語的空少來,阿婆說,偶要麵啦、麵!也許大家會說,啊T子妳在旁邊是不會幫忙翻譯一下嗎,但是因為那時候我忙著在吃我的雞,重點是那個場面真的很有趣我一點也不想打擾。

順提這位一直很想吃MAN的阿婆,餐後買了兩條濕滑落事齊的手鍊,她完全不是一個普通的阿婆,○泰航空真應該為她準備麵條的,即使是泡麵也無所謂。

 

最後我平安的回到臺灣,因為快速通關的關係超快就出來了,本來想說光只有我一個人快有什麼用,行李不出來還是得等,結果大概因為我最晚CHECK IN行李最晚塞進貨倉,它一馬當先的被吐出來了,說這段並不是我在鼓勵大家以後都要最後一個CHECK IN,讀者們應該了解吧。

 

R子與我分別後,赴大阪與她的小伙伴會合,說也奇怪此人和我在福岡三餐不繼,一去大阪就夜夜笙歌吃個不停,還吃河豚沙西米好沒禮貌;還有她回國之後,給了我許多護身符做歐米鴨給,有櫻井神社的,也有二宮神社的,總之就是許多護身符,我感受到了她深沉的愛意以及希望我可以被各路神明保佑的心情。

 

這次的行程就這樣畫下了完美的句點!

 

補遺

 

甫出發前,發現了兩件事。一是這是我們第一次單獨兩個人出國。

 

當然這不是什麼可歌可泣的事情,不過經常有人說,旅行會使人看清對方的本質,要嘛交情變更好,要嘛徹底決裂。但可能因為我們大學時就吵夠,出社會後反而沒啥可以吵,更何況本質這種東西,能看清的差不多都已經看清,看不清的永遠也是看不清,而且整趟旅程,我一點力都沒出到,實在沒靠夭的籌碼。

 

二是每次R子去看阿拉西,我都在隨侍在側。

 

仔細回想還真的。從我還完全不知道阿拉西是什麼東西的2006年臺控、2008年、十周年、2013……

 

7年了,身邊小伙伴來來去去,一段段露水姻緣,讓我體會到人生就是這麼回事,不同時期,就有不同的小伙伴陪伴在我身邊,說真的也令人感激,但只有R子,始終堅守崗位。雖然小F小姐一直罵我們(主要是罵R子)幫那麼多人買周邊,買到郵寄回臺,甚至因此演唱會遲到,是腦子有洞嗎![4]是啊她腦子或許是有洞吧,連我都覺得這麼好的人要不是腦子有洞就是什麼地方有缺陷,可是R子的個性就是這麼好,樓下瓦斯行的老闆你是沒長眼睛嗎還不娶她令人生氣!

 

全文完(咦!?)



[1] R子說他每去必吃的是PINOMOS,但是這次她根本就沒吃PINO......好吧她說她是去大阪吃的= =

[2] R子的哭點還有一個就是她聽到了感謝感激暴風雨。這麼說起來的話十周年控的開場曲也是這首,當五人從天而降的那一瞬間我兩哭成一團,開場就嚎泣這種病症一定是被XYYJ傳染的。

[3] R子說我們放完周邊準備出門的時候有遇到旅館人員,這麼說起來好像有這麼回事。當時旅館人員一臉歉疚說立刻幫您換房,結果卻是換到完全不同的樓層,但我一點都不想跟R子分開(住隔壁的意味)就強勢主導說妳就來我房間洗吧,我房間水很熱!

[4] 對,經由R子自己爆料我才想起,她幫大家買完那滿坑滿谷的周邊後,自己的東西卻一堆沒買乾淨。二宮先森的場限照片也沒買,去夏普店又忘記入她自己的二宮先森的照片,我說要把我的二宮場限送她,她卻說不可以因為我有買相葉先森的而竹馬(的照片)一定要擺在一起,不得分離……她對竹馬的愛已經到了永誌不渝的程度了我覺得。

2014.01.23 | | コメント(7)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紀行



コメント

bravo!

果然精彩!雖然不在場但不知為何我感同身受!然後你好奢侈…一直都有看到卻沒買,我在東京找了四天都找不到學長的Gum!!T^T

2014/01/23 (木) 17:41:36 | URL | K #- [ 編集 ]

No title

1)那個癡漢車站是JR的「笹原駅」另一個比較近的是西鉄的「井尻駅」
2)不要一直記著我穿靴子去陽明山的事情!!!!下次如果還是冬天去我就穿雪靴 (哪裡怪怪的?
3)我每次必吃的試MOS跟PINO不是CoCo壱番屋啦~
4)我是因為聽到感謝カンゲキ雨嵐想起台控又想到不知道又要何年何月才能看到生人......反正就是哭了咩T口T
5)我們放完週邊準備去博多駅的時候有跟飯店的人說熱水壞掉,只是她說只剩下208是空房,因為不同樓層所以決定不換房間了
6)FUNASHI真的是醜到我買不下手=口=
7)我團體的SHOP照沒有買...到底是哪裡不對= ="
8)我在大阪其實也是三餐不濟......但河豚生魚片真的好好吃、炸物們也好好吃,酒也好喝......(擦口水
9)是說回台灣之後我才發現我自己二宮大人的限定照沒有買到...果真是因為太蠢了= =" 不過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啥我會幫這麼多人買週邊(歪頭
10)瓦斯行的小開...我最後又沒有去跟他相親=口= 而且真相親了估計立馬就被駁回吧=口=
11)經過這次旅程~我想我們應該也不會變更好或是決裂之類的=口=" 阿不就是這樣...

2014/01/23 (木) 21:31:44 | URL | R #- [ 編集 ]

No title

感謝你寫了那麼落落長的遊記,補足了那天你當面沒有跟我分享的許多事
我也看的超級快樂,也謝謝你很努力地幫我買了二十包估咪槓
是說捨不得給我模特夏普你是不會掃起來給我看看喔?我又不是一定要實物...(快去掃)
雖然我沒有跟你一起去但對於我的名時不時就出現這篇遊記中我也只能じぇじぇじぇ並感到受寵若驚,原來你在日本也那麼想我...
今年真心希望可以一同成行~看XYYJ生人已列入死前必做的事情之一了(當然我希望看到的是還擁有青春肉體而不是已垂垂老矣的他)

2014/01/23 (木) 22:06:49 | URL | じぇじぇじぇ #- [ 編集 ]

No title

很喜歡妳的文章所以一直都有在持續關注,看到拜月老那段真是感同身受!

想當初我跟月老祈求的條件根本就跟S跟A一模一樣只差沒指名道姓(幸好我的紅線還

在就是)。

很羨慕能親自去現場看控的人,尤其又有同好一起更是讓人羨慕中的羨慕(流口水)。

因為本人是年紀一把才開始迷戀偶像,所以一直只能默默進行個人粉絲行為(淚);

希望妳能持續寫下去,我會一直認真支持的喔^^


2014/01/24 (金) 00:04:36 | URL | yoko #- [ 編集 ]

Re: No title

TO K
K桑蒞臨真讓小店蓬蓽生輝。下次去日本我也要去個高尾山,到時候就麻煩R子穿靴子了。
看來福岡人對股咪槓比較買帳,福岡的便利商店到處都是,據說大板也不少。順提那個股咪槓其實一開始J子就有說是我家代言,一去羅森R子又重申一遍,但我一直在看蛋糕捲輕忽了兩位長輩的諄諄教誨,真是不聽老人言,麻煩在後面。

TO R
1.真是的你把車站名字都講出來這樣人家就知道那邊有痴漢出沒了www
2.陽明山的事情我真的覺得即使我得老人痴呆也還是會記得www
3.我回來整理的時後赫然發現雖然在那邊靠夭了半天結果我也沒買半隻撫哪喜。
4.茄反正我不吃生也不喝酒!
5.那你去找個天然氣管線的小開嘛,然後我一定要在大家的喜餅裡塞一本竹馬,不管來賓本命何CP。
6.今後也請多多指教。v-238

TO じぇじぇじぇ
小海女雖可愛但唱歌真的是不上手,正是所謂術業有專攻。
其實我覺得那天已經跟你講得差不多了,而且你看每次你都不問我只好自己一個人一直講,這也算彌補了我平日裡的冷淡吧!
所以你看十周年那套是不是炒雞可愛!還是讓它們躺在我的相簿裡吧~
對啊你看你講的話我都有在聽,還打了越洋電話給你結果你卻不接真是的,幸好最後還是有收成二十包的鼓咪槓,請記得分送親友並注意保存期限喲。
不會的你不用擔心只要我們看起來還年輕XYYJ他就不會太老的,大家可是同世代呀!

TO YOKO
YOKO小姐我在哪裡見過妳嗎,不然為什麼親切感如此強烈?還是說因為我老是在寫玉子內心深處對YOKO這四個英文字母就產生了喜愛之情?
月老橋段所代表的憂愁大概只有同世代才能夠懂,天知道我那拉我去拜月老的朋友之前一直在靠腰說想去參加婚友社,等我傳好錢她卻說好等她減十公斤之後就立刻去報名,言外之意不就是下輩子再去報名嗎。
其實我身邊的小伙伴們各個也有點年紀包括我自己,即便在所有的寫手中我們的成熟也是數一數二,也許YOKO小姐仔細在身邊搜尋一搜尋,也會發現隱藏在暗處的小伙伴也說不定喔,畢竟德不孤必有鄰嘛(不是這樣用)

2014/01/24 (金) 11:49:42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No title

噢噢噢是遊記果然很精彩哈哈哈雖然中途似乎有些受苦受難但想必您一定不會介意我帶著笑容看完全篇的吧~
我說真的我可以開一個美食團每天的任務就是吃tabelog上3.6分以上的店但我想可能要等到身邊所有人都偶像卒業才可以集到一個這樣到日本無所事事的旅遊團吧(歪頭)
過年期間看有沒有空來約一下吧啾
然後擺惹位我也不知道FC2有註腳這東西也太時尚了吧!!!

2014/01/25 (土) 00:14:39 | URL | No #- [ 編集 ]

Re: No title

真是太謝謝各位鄉親對這沒圖沒真相的遊記的支持惹,雖然我本意並沒有要使大家發笑,但如果大家看完之後心情有變好也算是做了功德。
雖然事後回想真有種"咦我那時候到底是在幹嘛"之感,但在日本時我們真的是卯足全力在衝刺,而且總覺得其實有點開心不知道為什麼。
其實你真的可以開一下美食團,說不定之後還可以朝美食團導遊的目標邁進,一定會比當編輯小姐開心我覺得。
我卻渴了一下行事曆,初三應該可以不醉不歸。

> 然後擺惹位我也不知道FC2有註腳這東西也太時尚了吧!!!

對啊!是不是有嚇到!至少我被嚇個半史!!!

2014/01/27 (月) 11:19:57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