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141216


緣起

 

我並不記得阿J是什麼時候開始說想要直參的,當然我也不記得那個時候我是中了什麼邪(喂)才會說好吧到時無論如何我都會拋家棄子捨命陪君子,就像我也已經不記得那個曾經總是會對我的文作出好長一篇評論的當年的那個阿J一樣。

當然我會一口答應並不是因為我覺得這一天一定不會來臨(喂),當然我也確實萬萬沒想到阿J的內心深處是如此希望來去夏威夷,如此渴望幾假教啊棒粗浪(←臺語)。

總之就在麻煩各方人士,度過重重磨難,經歷各種艱辛之後,我們終於前往朝聖,前往那不知怎的紙一重組總是很多梗的名古屋去了。

 

12/4

 

我和阿J相約在機場(感覺好屌),順利地將行李託運完畢,當行李通過安檢口時,不知怎地發出了不祥的嗶嗶嗶,雖然櫃台小姐在身後吶喊,但我們都認為那一定是在叫別人而快步走向海關一心只想速速通關直奔免稅店。

「小姐!小姐!不好意思!請去一下安檢口!您們的行李有一點問題!」

櫃台小姐氣喘吁吁邁開長腿朝我們狂奔而來。我兩面面相覷,怎麼回事?我們又不是伊斯蘭國國民,託運行李裡也沒放鐮刀或者松香水之類的東西啊。

等阿J打開行李,才赫然(沒這嚴重)發現她把隨身電源給塞了進去,大家可能會覺得哎呀這孩只可真是粗心大意,行動電源不能託運這是常識吧。

誰不知道這是常識,常識人人有,但能否時刻遵守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且這才只是開始而已,接下來的旅程中,她會不時的粗心大意,帶給大家無限的驚喜……總之阿J的粗心史,為了行文流暢,此處且按下不表。

 

雖然不一定會爆炸但是為了全機乘客的安全著想,安檢人員還是客客氣氣地請她拿出來。是說安檢人員也真厲害,阿J簽名的時候我偷看了一眼掃描儀,螢幕上那一坨一坨時圓時方的東西也真虧那位有點可愛的安檢妹妹能認出來哪一個是行動電源。

 

J在免稅店裡買了要給幫我們買票的香港

小姐的鳳梨酥,是說免稅店裡的伴手禮怎麼都拿抹新穎,搞得我也想買一盒在路上吃,但考慮到行李重量還是作罷。

因為還有時間,沒吃午餐的我雖然知道一登機就有飯吃,但還是飢腸轆轆開始靠腰,阿J只好背起帶我出門就要把我餵飽的業障,帶我去了登機口旁的咖啡廳。

 

咖啡廳門口有一張告示。

 

我:「咦……雞腿飯今天停售耶。」雖然我本來就沒打算點。

男店員:「(突然飄過來)但是有咖哩飯喔~」

J:「反正你剛好也很喜歡咖哩飯。」

我:「居然有咖哩!跟一航完全不能比!」

男店員:「那裡品項比較少真不好意思~雖然那邊的店也是我們的關係企業~」

J:「你怎麼會跑去一航?」

我:「因為我上次去是坐國泰。」

男店員:「沒錯,國泰就是在一航喔~」

 

……這位男店員也太懂得插入客人談話的時機了。

 

在吃咖哩的過程中確認了一下到名古屋之後的行程,我們愉快且順利地登機。

 

這次去是坐日航,不知是否因為它叫日本航空的緣故,還是因為我們在這種時間飛名古屋本身就是很不對勁(喂),總之整台飛機都是日本人,耳邊滿滿的朱離鴃舌。沒想到台灣有這麼多日本人在觀光,哪有這麼多東西可觀呢小白菜不都去日本了嗎。

零落的幾個本國少女意圖明顯,就是小伙伴無誤,話雖如此。

 

「這種肉眼就能看出來的(起碼十歲的)年齡差距使得我不敢跟他們搭訕!」

「如果光用肉眼觀察的話其實你跟他們(的幼稚程度)看起來也相差無幾。」

「或許我的外皮看起來很年輕,但內心卻已然是個大嬸了。」

「唉。」

 

機位很滿,於是我和阿J分別坐在前後,我被一日本男子與一本國女孩包夾。

翻閱機上誌時,發現有三張拉拉西,雖然R子沒吩咐但我還是自動自發地作了小孩子不能學所以我在這裡也不要講了的事,然後懷抱著罪惡感開始看起了一部我已經忘記名字的臺灣還沒上映的搞笑片。看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來了一位空服員,就這樣越過我旁邊的女孩問我日文歹不歹就補,於此同時還很乾脆地把我的電影按暫停,我詫異地看著他說歹歹歹歹就補卡那,還以為自己要因為偷竊機上誌(啊不小心說出)而被繩之以法,結果他只是叫我填個問卷而已。

順提那問卷實在有夠大份,中途空姐還一直來關心我到底寫完了沒,但明明還沒吃飯卻叫我回答對機上餐的感想如何這樣豈不是有作假的嫌疑?她大概萬萬沒想到一個會偷竊機上誌(不要再說了)的女人居然對問卷的效度有這種異樣的堅持。

日航的機上餐很好吃,但因為我在機場吃了咖哩,結果就很殘念地剩菜了。用餐結束旁邊的日籍男子脫掉鞋子,一副準備就寢的樣子,這不打緊,打緊的是他接下來居然把腳翹過來我這兒,還不時晃蕩兩下。

雖然他腳不臭,我們也不是小學生有在座位上畫楚河漢界,他的襪子也相當美觀沒有破洞,但我還是很昧爽。為什麼我非得看著一隻不是我腦宮也不是XYYJ或其他四個人誰都好的腳在那裡晃?於是我只好把鞋子脫了,然後也把腳伸過去他那邊禮尚往來。

但因為我的腳很臭舉世聞名,於是不多久日籍男子就把腳默默收了回去,於是我也就乖乖穿回鞋子,畢竟在外面脫鞋很沒規矩,尤其鞋脫了又用腳侵犯旁邊男人的領域更是失禮,重點是我穿裙子卻還用頗具雄性風範的姿勢翹著腳其實真的不太妥當,但我才不管妥不妥當,我只是想要捍衛我的主權,就跟捍衛XX臺一樣。

 

最後我在問卷上寫了『請幫非日語的外文電影加上中文字幕』的意見,交給笑容可掬的空服員。但阿J說人家是日航,而且那片臺灣根本還沒上映,你是在強日航所難,逼他們作盜版的字幕。想想好像也對,而且我用日文字幕也是把整部片看完了。

 

在台灣的時候阿J估狗了名古屋的天氣,日日零下,北部颳著暴風雪。阿J事前問過我要穿什麼赴日,但基本上我從開始上班之後沒穿過長褲,甚至現在已經連一條長褲都沒有了……啊也不是都沒有,其實還有一件牛仔褲,專門穿來倒垃圾用der

所以就算知道日本是零下,我還是打算穿裙子、因為不管是多冰天雪地零下幾百度我都是穿裙子,頂多帶一雙厚毛襪,加上我家阿母出國前很不知所云的把我僅有一雙的雪靴丟了於是我只帶上的耐操帆布鞋。但阿J穿不慣裙子,而且零下聽起來很可怕,再加上去年我從福岡回來後把日本的天氣說得繪聲繪影,風聲鶴唳(不是這樣用),於是阿J最終穿著某牌發熱衣,再加同牌刷毛外套粉墨登場。

 

在此我要告訴電視機前的所有太太,這是史上最強組合,兩相加持不僅可以抵風禦雪,甚至讓您即使身處零下也天天汗流浹背,如同在蒸籠裡的包子!請直接撥打語音!

 

下了飛機,跟隨著一看就知道是小伙伴的小伙伴走向電車站,竊聽到有人跟我們的目的地一樣,我就放心地開始撥打電話給遠在台灣的阿母報平安。

 

然而。

「好熱啊。」阿J香汗淋漓。

雖然我已經穿得夠輕薄簡便,也覺得熱到不行,然而手機上的溫度計卻顯示著八度。「阿母!日本根本一點都不冷!」

電話那頭的阿母因為去年我從福岡回家之後,面容枯槁,神情憔悴,這次在行李箱裡幫我放了好多禦寒衣物例如摳鐵死x2

『嗄?怎麼會』電話那頭阿母的聲音瑟瑟發抖:『但是基隆好冷欸!』

「你為什麼自己跑去基隆啊!你為什麼這麼開心啊!?」

『跑去日本的人在胡說八道什麼鬼東西!』

「太過分了!我也要吃咖哩酥!我也要吃綠豆凸!我也要吃鳳梨酥啦!!!」隔著電話,我也照樣磨蹭翻滾哭鬧。

『吵死了!不要專程打電話來講這種事情!』

 

我家阿母居然把女兒特地打去的越洋電話給掛了!

 

掛斷電話,我發現旁邊的阿J神情肅殺地看著她的手機。

「我在日拍上沒有看到XYYJ舞台挨拶的票欸。」他語重心長地說。

「那可能要去日本雅虎拍賣。」

一番手忙腳亂,我們登上了日拍,但是票價很驚人,而且還以比光速略遜一些的速度一直被標走,阿J一直望票興嘆,雖然一度很想下標,但理智最終佔了上風,我突然憤怒不已。為什麼那些自己不去的人卻要參加抽選,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會有黃牛悲悲這種東西,為什麼那些斂財之徒都不會遭到詛咒!聽著旁邊小伙伴們抽選也都謝謝惠顧的悲鳴,我坐在一旁,只覺得既哀傷又生氣。

 

快到目的地時,阿J突然遍尋不著他的票,翻箱倒櫃(誇飾)都無所獲,然而當我把手伸進他的刷毛外套口袋後一摸,赫然發現車票根本就乖乖縮在那裡。

 

之後,類似情事不斷發生,無論到何處,阿J的首要之務總之就是找東西。車票、手機、控票、錢包、WIFI、等等ETC。我曾一度心想難道是隨著小孩子出世,連記性也會被帶走嗎?但事情沒有這麼單純,因為阿J在台灣的時候看起來時明明那麼可靠,我則屬於被帶領的一方,但一出國就立場反轉,就算水土不服,但還是豈有此理。

雖然阿J老是自稱自己跟EGHY一樣屬於陰陰沉沉不能愛的悲劇性人物,但我看他跟XYYJ其實也是半斤八兩,只是自以為深沉,結果卻作出把空調遙控器當成手機帶出去的骨子裡蠢萌的類型,都說什麼哀斗有什麼飯,我此刻深有所感。

 

抵達地鐵站,飯店網頁上寫著從

8A出口出去,走路只要1分鐘,但是地鐵站根本沒有8A出口,於是我們只好從8號出口出去,等菇溝妹普從臺灣跳到日本花了一段時間,搞清楚方向之後又走了好長一段路,中間還和百貨公司的警衛悲悲確認了一下方向無誤,我們總算抵達了明明在高架橋下面很偏僻卻顯得還挺豪華的飯店,隔天還發現飯店根本就離5號出口比較近。

 

飯店只有一張床,真是令人害臊,剛好住在同一飯店的魚小姐把票拿給我們,因為魚小姐是香港小伙伴,阿J本來還擔心可能要跟他用日文溝通,但後來我只慶幸魚小姐的中文說得字正腔圓,因為如果用日文的話她們絕對無法溝通,還不如用英文。

飯店旁邊雖然有羅森,但卻沒有經典蛋糕捲,買了兵長潔牙口香糖以及適合日本天氣的油膩膩旅行用保養組,也看到了XYYJ代言的那個口感微妙葡萄味覺糖,想說明天再來買,結果隔天就沒貨了。

回到飯店,我颯爽地打開一包醬油米果,結果包裝袋好弱,米果瞬間噴射四方,射程之遠範圍之廣讓我隔天早上起來還在床上發現一坨被壓爛的茶色物體。

 

12/5

 

早上起床好疲憊,而且因為我在家裡睡的枕頭很硬,但飯店枕頭軟得要死我根本睡不著,洗漱完畢準備出發購買周邊前我到櫃台表示我要硬枕頭,櫃台小姐還特地拿出枕款讓我確認。

「嗽嗽!就是這種硬梆梆的枕頭!」我對著枕頭用力拍兩下以示感謝。

 

上次跟R子去福岡的時候,我們過著三餐不繼的生活,但並不是刻意,而是人在忙的時候本來就無心進食,雖然R子一去大阪就過著爽爽吃的夜夜笙歌的日子,但我不怪她真的。有鑑於此總之阿J說這次旅行的重點有二,一就是見生人,二就是讓我吃飽。所以早上起床我根本不餓她也帶我去了藍藍路,我還差一點就買了妖怪手表日曆,幸好最後忍住了。

通往名古屋巨蛋的天橋上有好多黃牛悲悲,但我對黃牛悲悲很生氣,都是他們害我們去不了舞台挨拶,路上還有好多舉著讓票的小伙伴,使我的內心更加悽涼。

排周邊的人比想像中少,回來之後R子說是因為事前就先開賣的緣故,總之一切都很順利。雖然這次周邊因為個人觀感使得我兩起初不敢恭維,但是『身歷其境』這件事本身實在是很強力的嗎啡,於是我們還是也不考慮之後是否會使用的大開殺戒。

J在說周邊那一堆片假名時日文突然變得嚇嚇叫,我就很放心地讓他自己去處理,然而在買限定照的時候,卻發生了莫名其妙的問題。

我很順利地購入了竹馬和全員的照片,然後在旁邊用溫柔的眼神守護著她,阿J則打算買模特組和全員,至少我的耳朵聽起來她是這樣注文的。

 

接下來的流程我的記憶非常混亂,因為實在太好笑,所以就等阿J自己補完吧。

 

總之最開始的時候STAFF拿了XYYJDYZ和全員的照片來。

因為不太對,所以阿J說,不是DYZ,是要SBR的。

然後STAFF又拿了XYYJSBRDYZ的來讓她確認。

還是不對,於是阿J又說,不是DYZ,是要全員的。

然後STAFF又拿了全員、SBRDYZ的來讓她確認。

還是不對嘛!總之就是不對!我已經笑到快要發狂了!到底是哪裡卡到了啊!

 

於是阿J就說出了本次旅遊的經典名言,我要再三澄清,那只是情急之下的說詞,不帶任何惡意,我和阿J都非常喜歡當事人,就算不是第二愛,也是第三愛,她會那樣說,純粹只是被逼急了而已,只是彰顯了所謂的狗急跳牆、人急抓狂。

 

おおのさんはいらない!」J大叫。

 

STAFF定格了,阿J也定格了,那一瞬間整個宇宙都彷彿靜止了一般,只有我一個人嚇壞了!立馬戴上口罩和毛帽,把臉深深埋進圍巾裡。在這種搞不清楚前後左右人成分的場合,說這種經典名言,要是有人在用推特,立刻給我們實寫,肯定炎上啊!

但不多久時間凍結的魔法就被解開,STAFF鎮定地拿了正確的照片組合,旁邊的人的表情也沒啥變化,一切都恢復了原狀,太陽從雲層後露出臉來,氣氛祥和肅穆。

 

於是買周邊之行畫下了圓滿的句點,阿J的經典名言也就此深植在我的心中。

 

 

買完周邊,我們前往東寶電影院,想去買個デビクロ的周邊,總之在演唱會開始之前我們就是打算不停的買各種周邊。換了好幾趟車,去到冷颼颼的位在好偏僻之處的東寶,是說為什麼看個電影非得跑到這麼個鄉下地方(喂),我真是搞不懂。

結果這個位在蕭瑟處的東寶什麼周邊都賣光了,只剩下場刊,真是太過分了,害人家這樣千里迢迢地跑來,我甚至產生了想買隻寄生獸原子筆的衝動,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雖然我一點都不餓,但還是被阿J帶去吃了豬排,吃完豬排,開始在附近的商場閒晃,晃啊晃晃到了一個電氣行,就在裡面拿了一大堆的DM洩恨,然後又晃到書局,買了一本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出中文版的小黃書,什麼周邊都沒買到的憤怒總算稍微被緩解,但那個對溜肩不友善的好難背周邊袋也因此變得越來越沉甸甸。

從東寶回到飯店,把東西放下,昨晚我們都沒睡好,阿J因此困了起來,開始在床上磨蹭,雖然我也累個半死,但還是打起精神強迫她聽我讀報告。這次的行程安排得天造地設,等我一回國隔天就要上臺,雖然我的報告寫得亂七八糟錯字連篇但也沒時間改,更何況我還把報告帶出國就已經很精神可嘉了不然老師你是想怎樣!!!

 

等我讀過兩遍,改了好幾個錯字,時間已經來到晚上五點。

因為有去年的前車之鑑,我整個緊張兮兮魂不守舍,雖然阿J一直叫我不要緊張、飯店離演唱會會場也沒有很遠,但我就是不安心,就是想快點出門。結果到站時阿J發現買錯了車票金額,必須精算,又花了一點時間,這時我開始捉急,開始扭腳踝想要全力衝刺,但阿J又以老母之姿,開始勸我不用這抹緊張,不用這麼匆忙。

我不能跟他分開,因為阿J今天忘記帶的東西是WIFI,只要我們一分開,就是千山萬水,重點控票還在他手上,我等於是白來,於是我緊緊捉住他的手,開始快走。

也不怪阿J不能明白我的緊張,我想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明白除了R和米亞小姐以及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她的純純。總之我就是很趴你可。早上覺得還算近的距離此刻卻覺得好漫長,天橋上依舊一堆舉著讓票的小伙伴甚至有變多的跡象,前方則有一大堆黃牛悲,我當下真的很想請誰來媒合他們一下。黃牛悲你不要再執著了,十萬的蛋頂鬼要買,等演唱會結束那張票就變成廢紙,說到底還不都是不義之財!

我內心又生氣又焦躁,這時總算看到了名古屋巨蛋的殼,舉起控票赫然發現我們的GATE離得超遠,那一霎那名古屋巨蛋突然變得好龐大,抬腕看表,發現只剩下十五分鐘,正要拔腿狂奔之際,又想起我們的手燈還沒過電,過電又花了一點時間,而且出口和入口離得靠北遠,從出口衝出來之後我們離該去的GATE更遠了,只好全力衝刺,終於還是落得了全力衝刺的下場,兩個年邁的大嬸就這樣一直跑、哈哈笑,累到極點之後就會笑,到底是為什麼呢我那時也已無力去思考了。

更精采的是進去之後發現電梯壞了,我們立刻發揮大嬸POWER用衝的衝上蛋頂,衝上去之後又找不到座位,等一找到座位坐下來正準備脫衣的那一瞬間,燈就嘩地一聲暗了。

 

雖然真的很熱,熱到無以復加,但是在看到DISCO STAR之後一切都值得了。

 

控的細節就不多說,反正WB上都有,總之就是模特組的心跳從一開始就跳得異常快,快到我甚至誤以為他們上臺前正在做什麼不該作的事情例如健身,當然是健身,不然讀者們是以為我要說什麼。然後翔哥哥的心跳則很慢,慢到真的會令人懷疑那個測量器沒有安裝好,所以只好讓他在中場MC時跑個兩圈確認一下,但即使是我看到哥哥那樣香汗淋漓,氣若游絲,也還是很於心不忍,但至少證明了測量器沒壞,真是可喜可賀,謝天謝地。然後DISCO STAR出場的時候旁邊的阿J完全瘋了,一直說他是頂胯之王,誰的SOLO排在他後面都是倒楣,他就是個妖精,閃閃發光,好像有翅膀一樣。

 

順提SBR超帥的,就是素敵的王子,就是不管有幾萬人都能讓他們幸福的那種王子,猶記我06年第一次去看台控,連誰是誰都還搞不清楚,好像還在某一首慢歌時因為昨晚開夜車念書而有一點陷入彌留的那個年代,就曾為我只知道他叫松本潤的SBR瘋狂尖叫,差點買了他的團扇,現在想想,他才是我的初心,比咖每講更早的初心,但初戀都是沒有結果的,八年之後,我總算體悟到了這個道理。

 

結束之後,我們心滿意足準備去搭電車,但是阿J說,電車好多人,去坐計程車好了,雖然我心裡大吃一驚,但隨即想起他畢竟是住OO坪的跪婦人,再加上我孱弱的腳也確實滿酸的,就欣然同意了。

日本的計程車配備有神一般的導航,只要飯店夠大輸入電話甚至不需詳細地址就能開始導,雖然感嘆於導航的神奇,但我的眼睛仍死死盯著那連一公尺都還沒有移動就開始跳的表。司機先森大概發現我面色不善,開始跟我搭訕,問我演唱會嗨不嗨,明天還要不要來,我一律用單字回答,嗨,沒有,很帥,嗯,但並不是我在生氣,純粹是我詞彙貧乏而已。

結果車子一離開車陣很快就到飯店了,車資雖不公道但尚可接受,但我真正擔心的是這次嘗到甜頭以後我再來日本搞不好都會想坐計程車移動但這完全是大嬸的行徑啊。

 

晚上和魚小姐一起去吃消夜,魚小姐是死忠的哥哥飯以及紙一重飯,當時我很疲憊,所以並沒有說出太多失禮的話,現在想想只能慶幸當時我體力不濟因而沒有進入說到飽狀態,但如果可以還是希望阿J能早點告訴我魚小姐的成分,那我肯定會竭盡所能阿諛哥哥,也會大提特提LUCKY MAN這首經典名曲,也不會說出哥哥心跳這麼慢肯定會長命百歲這樣好像有點擦邊球但我問了R子他說這是讚美呀的話。

 

和魚小姐分別後,我們走在通往羅森的路上。

「天啊,我除了說哥哥的心跳跟恐龍一樣慢,跑了兩圈喘吁吁的讓我好心疼之外,還有說什麼不該說的嗎?諸如模特組真是閃閃發亮的天生一對之類的鬼話?」

「喂!模特組是天生一對這句怎麼會是鬼話!」阿J佯怒。

「話又說回來,現在我的記憶就只剩下DISCO STAR而已了。」那段表演給人的衝擊實在太大,簡直跟被隕石砸到一樣。

「對啊,其他人到底在作什麼都沒啥印象。

「比如你說いらないおおのさん之類。

「事到如今就不要再提我的黑歷史了!」

 

12/6

 

晚上睡好熟,硬枕頭真是太厲害了(是因為疲憊)。

今天本來如果沒有黃牛悲等人作梗,我們應該是可以去舞台挨拶的,但是我們去不了!雖然昨天XYYJ跟我們說明天見我們也還是去不了!

 

把行李寄在櫃台,在飯店對面的家庭餐廳吃早餐時,天空輕飄飄地下起了雪,走到外面終於有冷的感覺,但對於體感溫度計已經壞掉穿著發熱衣和刷毛大外套的阿J來說什麼都沒有改變,就算雪就在眼前飄。

「這真的是在下雪嗎?一點都不冷啊。」

 

又來了,這種跟電視購物一樣的說詞,我是不會撥打語音的!

 

在路上看到把大根人偶放在推車上的意義不明的菜攤,我們往地鐵站移動,準備去夏普店,大概是心情太輕鬆,這一天我一直在打噴嚏,深受過敏所苦,中途還想買噴鼻劑,但想想也是類固醇,還是算了。

 

明明才快十一點,夏普店裡人卻好多,雖然很多背著拉拉西周邊袋子的小女孩,但手裏拿著的卻是別團CORNER的紙,不過我自己也是半斤八兩,沒資格說人家。

J是第一次逛夏普店,想當年她在台灣的時候是那麼一個冷靜又酷對照片雜誌興趣全無的孩紙,但果然不管是怎樣冷酷的孩紙來到心水偶像整店都是的地方也還是會失去理智,雖然精算過後她只買了二十幾張,這讓我不禁回想起我第一次去夏普店時買了百餘張,得到好長一串收據的沉重過往,但阿J那樣奮不顧身在掏錢包的樣子還是頗令人動容。

不知讀者們是否記得去年我丟在飯店的那把卡褪的傘,這次我又買了它,然後把它當傳家之寶一樣緊緊抱著,就算在電車上滑珠珠我也把它死命夾在我的兩腿之間。

 

在名古屋的高島屋閒晃,我買到了小黃書第三集,阿J也買了平常在台灣絕對不會買的雜誌,儘管肚子不餓,但阿J又提醒我該吃飯了,於是我們往餐廳樓層移動,然後在那裡看見了鼎泰豐。

不愧是飄洋過海的小龍拋,真TMD的貴,名古屋的名產好像是炸雞翅和鰻魚,我不敢吃炸雞翅,那至少也該吃個饅魚,結果不管是這裡的鼎泰豐還是那裏的鰻魚,都要等超久。阿J不想等,於是我們就想乾脆回飯店附近或者另外找個地方吃,結果在等電梯的地方看見了好像很適合當伴手禮的手帕。

手帕店的店員包裝功夫了得,看得阿J本來要自用也請她順便包一下。

 

採購完畢準備退稅,就在我好不容易找齊收據並把信用卡和護照都掏出來時才發現要一萬塊才能退,我們剛好就買九千八百多也是很神,退稅的小姐不斷跟我們道歉,說是他們繁文縟節造成了我們莫大的困擾云云,雖然我心裡很想說你也知道,但麻煩的是繁文縟節而不是這位小姐,於是阿J又前去湊足金額,一番折騰我們終於可以退稅了。

 

「耶!」站在櫃台前,我打從心底發出歡呼。

「耶!」退稅小姐也很熱情洋溢地配合了我。

 

然後我們移動至地鐵站,發現那裡有個小小的整條都在賣吃的地下街,內有好像很好吃的鰻魚飯,而且店門口的櫃子裡擺著正在親親的藍色小鰻魚。↓

「啾啾、在啾啾!」我跟白癡一樣,一直指著櫃子吶喊,阿J慈母一樣好、好、好、的安撫我。店內滿員,一股煙味,那一瞬間我兩實在慶幸台灣室內處處禁煙。

雖然煙味很臭,但是啾啾飯真的好好吃,還有日本人禮數真周到,吃完都會說謝謝招待,就算是看起來像不良中年的不良中年集團。

 

 

因為隔天是早上九點多的飛機,於是第三天晚上我們要換飯店,大概又把名古屋附近逛一逛,我們就開始了這次旅途中最令人疲憊的行程。

每一趟旅途都會有一個使人特別疲倦的點,這次的點毫無疑問就是這個換飯店的行程,飯店附近的地鐵站入口都沒有電梯也沒有手扶梯,雖然中途也想過要不要搭計程車到離第二個飯店較近的車站,但一是也不能確定那個比較近的車站就會有電梯,二是看地圖好像要過收費站不知道會不會要加很多錢只好作罷。拖著沉重的行李走在路上,難背的周邊袋一直從我那比起哥哥也不惶多讓的溜肩滑落,走了好遠好遠都沒有手扶梯,還發現其實飯店附近就很好逛幹嘛還跑那麼遠去名古屋,最後本來堅持絕對不搬行李下樓梯因為他一定會跟著行李滾下去的阿J默默地說,那不然就用搬的好了啦。

既然決定要搬,那就絕對不能走錯路,我兩此時徹底擺脫路癡行列極為精準地掌握了方向,並順利趕上電車,雖然過程累個半死,但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

名古屋地鐵雖然沒有東京複雜,但因為不熟對於換車的困惑其實仍是不惶多讓,我們拿著不知道哪裡營的地鐵票惶惑於該走向哪個月台時,我雖然感受到面前名產店裡的妹妹盯著我兩周邊袋的灼熱視線,但我還是很沒禮貌地問了旁邊掃地的阿婆。

順提這次經過的名古屋車站的便利商店,都放著拉拉西的似顏繪,起初以為是拉拉西飯滿天下,但後來覺得這麼多也太不對勁,討論的結果這大概是和拉拉西控主辦單位的合作吧,結合在地觀光到這種程度,讓我覺得拉拉西實在很了不起。

 

在阿婆正確又親切的指點之下,我們順利坐上車,中途我的卡褪傘還不小心戳到了一位華貴的婦人,我只好不停郭咩哪賽,最後我兩平安抵達位於荒郊野外的第二間飯店。

CHECK IN時,飯店從業人員好熱心一直用英文跟我們交談,但我對英文一竅不通,只好交給阿J,只見他們互相你來我往熱烈溝通了一番,我們總算拿到了鑰匙。

「你不是說要問巴士站的位置嗎。」阿J說。

因為明天一大早就要搭巴士去機場,雖然地圖上顯示巴士站就在飯店附近,但還搞清楚一點比較安心。

「唉呀你們既然會說日文那我們剛剛幹嘛還一直用蹩腳英文溝通嘛!」

是啊其實我也很困惑,不過他們的英文並不蹩腳,至少比起我第一次去日本的時候,英文程度有了飛速的進展,但麻煩的是,雖然他聽得懂我們的英語,但回答我們時的腔調,又超出我們的聽力所能理解的範圍之外!

櫃台小姐親切地給了我們一張地圖,詳細標示附近飲食店及便利商店的位置,我一直都很瞧不起日本的小7,結果那邊的小7超大的,跟COSTCO沒兩樣。

在小7買了好好吃的銅鑼燒和炸雞塊,一邊收看動物園、很中二的神眉(阿J一直叫我轉台)和喜壓嘎咧,我一邊看著日文小黃書,十二點一到又呼呼睡去了。

 

12/7

 

終於要回台灣了,老實說再繼續下去我的手可能會死得很慘,從第二天開始我的手指甲附近就血流不止,乾到爆炸,就算用了凡士林,也不見起色,怎麼會這麼乾呢日本。

飯店早餐好豐盛,我們吃了一會就去搭巴士,結果路上都沒車巴士開超快咻一聲就到了機場,到的時候都還不能CHECK IN

雖然阿J對不能多睡一點頗有微詞,但我們不可以跟巴士以及路況賭!而且遲到是不好的,早到總是比晚到好!(←心靈陰影仍在)

順利的(應該也是第一個)CHECK IN,進入海關,名古屋機場有一個瞭望台,就是機長文裡EGHY站在那裡和XYYJ相望的那種瞭望台,雖然我在文裡把瞭望台寫得煞有介事,但實際上根本沒去過,就像我多次寫到京都,實際上也根本沒去過一樣監介,但比起這些,明明除了自己以外誰都沒愛過卻還在這裡寫著愛來愛去故事才真的是丟臉。

「這就是瞭望台!」原來離得這麼遠,以後如果還有機會寫到瞭望台我會注意的。

「好冷啊。」這時阿J的體感溫度計突然恢復正常了,我們在刺骨的冷風裡拍了照片,速速回到溫暖的機場內。

 

回程一樣客滿,我們的座位一樣在前後,旁邊的日本叔叔一樣脫掉了鞋,我真的不懂,難道對日本人而言,上機脫鞋是一種禮節嗎?還有當我點了牛奶的時候,左右兩個叔叔同時噌一聲看過來……幹嘛我不能點牛奶?幹嘛我就非得點酒精飲料不可啊!?

 

回到台灣,真是溫暖,嚴格來說是好熱,但是這剛好的濕度,令我無比安心。

 

補遺

 

一、回到家後,阿母問我,這趟回來之後,姐姐會不會討厭妳了?我想了想,這趟出去,我自覺還蠻乖的,雖然換飯店那天我因為走太多路而且好累所以面有慍色又走得有點快,但之後還是有乖乖去問路,而且母上大人八成不曉得,我只有跟他出去的時候才會不停添麻煩,但還是姑且問了一下阿J給母上大人一個交代。

「妳是很好的旅伴喔。」阿J答。

這樣我就放心了,不管他是不是在跟我虛以委蛇。

「下次也請帶我去喔,如果坐ARENA的話。」

「…………」

 

二、去年我沒把泡菜導遊和地勤人員的對話聽到最後,今年才知道長柄雨傘不能登機,於是我只好忍痛把雨傘託運,同時也在心裡做好可能回國後就看不到它了的準備。

提行李的時候,雨傘一直不出來,就在我已然放棄之時,發現遠遠的來了一把好像武士刀被供奉在台子上的長型物。

「啊那傢伙該不會是你的傘吧。」阿J指著那個神奇地物體笑著說。

……總之卡褪雨傘平安地來到了我家,母上大人稱讚它很漂亮。

 

2014.12.16 |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紀行



コメント

No title

你知道的,我真的很喜歡看你的遊記。
你可不可以每年多去幾次然後每次都寫?v-398
結尾依舊很棒超愛的顆顆
不過整篇的MVP還是要頒給...

おおのさんはいらない!

你們能平安歸來真是太好了w

2014/12/19 (金) 20:18:43 | URL | No #- [ 編集 ]

No title

關於整個行程你比我記得還多
或許記別人的事都比較容易
像我就記得了"起了個哭秀"這種你根本忘記有說過的話....

總之我這人的忘性就跟我的萌性是相輔相成的你也包涵了我四天還沒有暴走
還時不時照顧我這個日文到關鍵時刻會掉鍊的人
真不愧是個好旅伴,你可以跟阿母驕傲的!

關於不需要的歐諾桑我必須要再度澄清一下
真的一點惡意都沒有的!
因為本人的日語水平真的太貧乏,只能用直覺去反應"我真的不需要歐諾桑的照片"
偏偏小姐又不知是不是個歐諾桑的飯,一直鍥而不捨地強迫推銷歐諾桑給我而不是我要的那個組合
情急之下就脫口而出了....
歐諾桑絕對不是不需要的,他是拉拉希的領袖,他是拉拉希的安定的力量!
我真的非常非常尊重他!
話一說出口後我就想咬舌自盡了我實在太對不起歐諾桑了但看在我是個歪果人的分上就原諒我吧...
當然那一整天我都有好好反省了
連看控時也因為心懷愧疚除了模特以外我還多看了歐諾桑好幾十眼!
事情就是這樣

明年也請帶我去吧!如果是坐ARENA的話~~拉布你~~

2014/12/21 (日) 23:20:43 | URL | 阿J #- [ 編集 ]

Re: No title

TO N

你知道的,雖然我一直鼓吹你去爬珠穆朗瑪峰,但那只是因為我真的覺得你是個正妹罷了!
每年都去或許可以作到但每年都寫卻有難度,而且從頭到尾只有妳最捧場v-532
>
> おおのさんはいらない!
>
這句真的是金句,我想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會忘記這句話的!

TO 阿J

關於行程,其實我也就是看著照片回憶罷了,因為平常都有別人在記錄我只要之後等照片就可以
但這次我發現你比我還懶我只好餐餐拍處處拍就連啾啾也要拍了>_+
雖然我平常確實很愛說,但我真的不記得我有在日本國土上說過起了個哭秀這句話啊
你的日文雖然關鍵時刻會掉鍊,但在掉鍊之後立刻切換成英文讓我在一旁突然覺得你好像有點帥氣
雖然能夠發揮的溝通效果實在很有限

其實我也懷疑那位STAFF是不是歐諾桑的飯,不然她沒道理那樣賣命推銷歐諾桑的照片
(人家只是沒聽清楚)
結果我從頭到尾都沒看清楚歐諾桑的照片到底長怎樣,早知道就跟STAFF說乾脆我來買算了

2014/12/24 (水) 09:38:45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No title

大阪也就只有那個居酒屋而已
其它天我也都是便利商店解決的呀...
是說我同事對於我在日本不怎麼重吃感到神奇= ="

BTW 明年也請帶我去(星星眼

2014/12/29 (月) 22:11:53 | URL | R #- [ 編集 ]

Re: No title

對啊 我真的不明白 你不是個對吃毫不關心的女孩啊!
雖然我(跟我媽)去日本的時候也總是日頭炎炎食難下嚥

> BTW 明年也請帶我去(星星眼

你知道的,如果你有去的話就肯定會變成你帶我們倆去吧!!!

2015/01/01 (木) 17:25:47 | URL | sake810716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 ホーム |  »

自我介紹

sake810716

Author:sake810716
逐漸變換的季節裡
不曾改變的心情
漸漸染上屬於我們的顏色
此刻是最珍貴的寶物
能夠和你在這裡相遇
能夠與你歡笑在一起
無論多少時光慢慢的過去
我都不會忘記

自由區域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為什麼非得命名不可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